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5章 洛雨素

第5章 洛雨素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499  |  更新时间:

“李不凡!我迟早会报那一剑之仇,只差一个机会我就可以凝聚脉灵了,到那时天梯碑上的所有人都不是我对手,包括你!”

方烈暗暗发誓,骑着黄金狮子进天方城威风一时无两,天方城的人哪里见过二级凶兽黄金狮子,所过之处人群避开十丈之远,像敬畏神灵一般。

黄金狮子通灵,在这万众瞩目下也耀武扬威一番,突如其来发出震天动地的狮吼,这声狮吼落在普通人耳里堪比晴天霹雳,有不少人被震得倒地。

“哈哈,我家烈儿竟然收服了一头黄金狮子,要知道黄金狮子可是拥有远古凶兽裂天狮的血脉,算是一头太古遗种了。”方镇得意道。

“方少主天资无双,年纪轻轻就有黄金狮子相伴,想必未来必定是一方霸主。”

秦仲很合时宜的拍马屁,这举动令一些秦家长老不满,秦家跟方家向来是死对头。

“哼!一头杂交的畜牲也配称为太古遗种,不知道当初是谁被魔君一脚踩扁,大气不敢喘一下。”

银铃般的少女声充满不屑,如耳光打在方烈脸上,众人寻声望去看看是敢打方烈的脸,只见两位天仙般的少女款款走来,一举一动美妙无双,那绝美的容颜令人大脑停止了思考。

“我一直不相信世上有仙女,直到今天我遇见了她才相信,原来一个人可以美成这样……”

“得见雨素姑娘一面已是上世修来的福,守护她一生需要修行百世……”

洛雨素和洛雪依一出现就俘获无数人心,原因无它,仅凭那一张不属于凡尘的容颜就让人倾倒。

“两个小娘皮,这次打我脸我记下了,用不了多久,你们就在我胯下承欢吧!”

方烈恶毒的念头在心中划过,虽然他是今天的主角,可洛家姐妹拥有无比的人气,就算是他方烈也不敢动众怒。

“方公子好大的威风啊,到天方城了还骑着这头畜牲,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一头二级妖兽一样。”洛雪依性格耿直,见不惯方烈耀武扬威。

“雪依姑娘说笑了,二级妖兽虽然不珍贵,但用作聘礼绰绰有余,希望雪依姑娘喜欢。”方烈保持一副翩翩君子模样。

“哼!”洛雪依冷哼一声,懒得和方烈多言,和洛雨素一起回到洛家的队伍。

方烈笑眯眯望着洛雨素姐妹的背影,那窈窕身姿令他升起强烈的占有欲望。

“爹快看,大哥回来了。”秦虎兴奋得从轮椅上站起来,他伤势未好,来迎接秦清就是要上演苦肉计。

“父亲,我回来了。嗯?是谁把我弟弟打成这样的?”秦清其实早就知道了一切,之所以还故意问是秦仲的计划。

“我也很好奇,是谁如此心狠手辣把秦虎贤侄的双手废了?”方镇发出惊讶声,一副很愤怒的样子。

秦长风面无表情,一双威严的眼睛冷冷看着,就好像在看几个傻子演戏,他就默默不说话。

“是秦阳,他说我是废物,也不把你放在眼里,扬言挑战我们秦家所有同阶,大哥,你一定要为我做主!”秦虎声泣泪下,把秦阳描绘成一个魔头形象。

“岂有此理,他把秦清当成空气吗?家主大人,这件事我一定要为我弟弟找回公道。”秦清看向秦长风。

“族人相残,秦兄你这个家主当得不称职啊。”方镇乐意看到秦家不合,故意施压,在全天方城人面前,他不信秦长风还能护着秦阳?

“嗯,知道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按照你喜欢的方式去做,最好不要太麻烦,简单粗暴一点。”秦长风淡淡应允。

秦长风的表现让众人傻眼,秦仲摸不着头脑,秦清更是当场愣住,有些人甚是怀疑自己的耳朵。

“家主刚才说的可是真的?”秦清醒过神来,不确定的问。

“当然,以后这种小事不要请示我了,你们孩子间的事情有矛盾就解决,能打死对方尽量打死,别给我找烦恼。”

秦长风颇有不耐烦之色,迎接仪式已经结束,他直接转身离开。

原本欢天鼓地的气氛变成死一般的寂静,大部分人脑子运转不正常,秦仲和秦清面面相觑,不知是喜还是忧。

“难道……这秦阳不是秦家主亲生的?”

“一定是,哪有亲生父亲把自己儿子往火坑里推的,天方城谁不知道秦阳是绝脉之体无法修炼,跟秦清决战不是找死吗?”

众人议论,最后得出这个结论。

“大家都听见了,是秦长风放弃了秦阳,大哥你可以名正言顺挑战秦阳了,只有天梯碑前十的天才才配成为我秦家少主。”秦虎兴奋吼道。

“姐姐,你那个未婚夫好像有点惨啊,少主地位很快不保,连亲生父亲都放弃了他,这个婚还要不要退了。”洛雪依扯了扯洛雨素衣袖。

“退,当然要退,他只是一个陌生人我为何要关心他,我喜欢的人是李不凡,我不会让一张婚约束缚我。”洛雨素坚定不移的要退婚。

秦家,秦阳忽然打了个喷嚏,他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正在满门心思怎么退婚,而他依然在捣鼓神秘卷轴。

“小子,你的另一条武脉是什么?我竟然看不穿它,这怎么可能?”沉默了三天的血龙终于发声了。

“它可以吞噬其他武脉,我把它叫做吞噬武脉。”秦阳也不隐瞒,他发现血龙好像被封印在卷轴里了,对他没有任何威胁。

“你说什么?吞噬武脉?这不可能!”血龙激动大叫,能让血龙失态,可以想象吞噬武脉有多可怕。

秦阳期待血龙解释吞噬武脉的秘密,可等了许久血龙都没有发声,沉默了许久后血龙终于开口。

“当年龙战从我这里骗去一篇残经,凭借那篇残经他辅佐天辰大帝开创了一个帝国,也成就了龙家……”血龙缓缓说道。

“残经?难道说现在龙家的修炼功法是不完整的?”秦阳激动道。

“没错,我这里有真正的不灭天经,修炼至大成可不死不灭,远比那篇残经高级,你空有不灭武脉而没有不灭天经根本不能凝聚脉灵,你想要吗?”血龙试探问道。

“条件?天下没有白掉馅饼的美事。”秦阳虽然万分渴望不灭天经,但他没有被渴望冲昏头脑,理智还在。

“哈哈,不错,能经受住诱惑,这样的人才能走得远。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我成为你的脉灵!‘’

山河图里血龙将龙身盘绕在巨峰,龙首向天,一双龙目望着苍穹充满了不屑,他要赌,赢则重生,输则毁灭。

秦阳沉默,脉灵无比重要,凝聚的脉灵几乎决定了武者以后道路。

“你的不灭武脉无比纯净,而我是不灭血脉的源头,做你脉灵完全没有问题。一旦做了你脉灵,我的生死几乎由你操控。”

血龙实话实说,这一点他没有隐瞒。

“为什么选择我?或者你凭什么信任我?”做秦阳的脉灵,等于把性命交给秦阳,血龙何等精明,会做这种事?

“这是一场赌博,我都豁出去了,你还怕什么?”血龙反问。

“是啊,我怕什么?都死过一回了,我有什么好怕的。”秦阳脑子清醒无比,血龙想害死自己不屑于用这种手段,人生就是一场赌博,如果连敢赌的勇气都没有,谈何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