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7章 隐脉之体

第17章 隐脉之体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757  |  更新时间:

炼丹广场寂静无声,每个人都在全神贯注盯着秦阳手中的动作,只见十五种药材的液体向中间汇聚凝成一团,明黄色的丹火不断炼化。

拳头大小的药材液体快速缩小,那是炼丹过程中的去掉杂质,最后剩下的才是精华。很快,药材中的多余杂质全部被炼化,一颗手指头大小的丹药成型。

“这就是传说中的丹火炼丹,杂种不用分解出来直接炼化,大大提高丹药品质,真是太神奇了。”洛庸激动说道。

丹火消失,秦阳手中拿着一颗白玉般的丹药,浓厚的药香飘满四方,洛家很多人拼命呼吸周围的空气。顶级丹药出炉时会有异香,那是分解在空气中的药物精华,对人体有好处。

这时,张天成的丹药也要出炉了,只不过有秦阳的虚空凝丹在前,人们对张天成的丹药没有太多期待。

鼎炉盖打开,一股黑气升空,味道有些难闻,洛德眉头一皱,连他这种外行人都知道那是分解不成功的现象。

张天成硬着头皮开炉,当丹药呈现在众人面前时嘘声四起,张天成的白露丹是炼出来了,可是那品质是最低等级的白露丹。丹药表面有些黑色杂纹,跟秦阳的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

“那颗黑麻麻的丹药也能称为白露丹?给我吃都不会吃!”

“孤前辈才是真正的大师,真正的大师是不讲究排场的。”

再也没有人敢嘲讽秦阳,对张天成也不再是毕恭毕敬,人们拿张天成来跟秦阳对比,两者的差距瞬间显现出来。

面对众人的议论张天成脸色铁青,刚才他还威风八面,无人敢不敬,现在被人指指点点,前后落差太大他无法接受。

“笑话,他那也叫白露丹?丹圣在丹书里可是写明了白露丹所需的药材,明明没有银心草这种药材他还加进去,天知道这颗丹药能不能吃。”

张天成还有机会,他相信秦阳的那颗丹药绝不是白露丹,而他这颗白露丹是按照丹书来炼制,在天辰帝国,丹书就是丹药界的法典,谁敢怀疑?

经张天成这么一说众人还真觉得不对劲,在场的人都认识银心草,也读过丹书,白露丹确实不需要添加银心草。

“是啊,白露丹哪有用到银心草的?”

在天辰帝国,古丹就像是神灵一般的人物,被天下所有丹药师所崇拜,古丹被人尊为丹圣,他所说过的话被人编撰成丹书,传遍天下。

“真是无知,古丹那个废物自称为丹圣已经够恶心人了,还编撰什么丹书祸害人,凭他那点炼丹经验也配?”冥愤怒无比。

“瞎了你的眼,好好看看我这颗丹药的表面,看看有什么东西!”

秦阳把丹药亮在众人面前,论无耻程度他是比不上张天成了,唯有用实力去打败他。

说罢,洛家的丹药师都靠近过来,仔细端详秦阳手上的白露丹。洛庸靠得最近,当他看到白露丹表面有一条条纹理时惊得张大嘴巴。

“丹纹!竟然是丹纹,我此生没有白活,请前辈收我为徒!”洛庸激动得向秦阳一拜。

“丹药分上中下三品,丹药师能炼制出上品丹药已经可以称为天才,至于炼制出拥有丹纹的丹药,那是属于绝品丹药行列!”

“正因为绝品丹药难得,所以丹药才品质只有三个等级,连丹圣都不一定保证每颗丹药都有丹纹。”

张天成脸色惨白,秦阳的丹药拥有丹纹,他说再多也是无力,相比之下,他这颗下品白露丹真拿不出手。

“多谢孤公子为小女炼制出了白露丹,如果小女的伤能仰望孤公子治愈,我洛家必有重谢。”

洛德站出来,就说明他是承认秦阳了,事情没有结束之前他这个家主都不能站出来偏袒任何一方,现在他向秦阳表示恭喜,说明认可的是秦阳。

事情几乎已经成定局,张天成内心后悔死了,打死他都不能给秦阳下跪的,作为二品丹药师,如果他向别人下跪,这一生可以说是结束了。

“张大师,你还有话想说?”秦阳笑眯眯看向张天成。

“哼,别得意太早,你那颗丹药就算拥有丹纹又怎样?又不是白露丹,在场的诸位你们也看见了,支持孤鸿等于怀疑高高在上的丹圣,后果你们自己想。”

论脸皮谁也比不了张天成厚,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认输。不过他这句话很有杀伤力,洛家的丹药师们不敢再表态了,怀疑丹圣等于叛国,他们不敢。

“洛家主,你也看到了,难道你忍心让两位小姐吃那颗黑麻麻的下品丹药?”秦阳反击。

洛德为难,不敢表态。张天成是从皇都来的,他代表着皇都那边的尊严,万一张天成回皇都随便乱说什么,洛家可就完了。

“洛家主你要想清楚,我可是天丹学院的,学习丹圣之道,代表丹圣正统。”张天成语气中有淡淡威胁。

洛德陷入两难。

秦阳也不想洛德为难,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不如让洛小姐决定吧,她决定吃哪颗丹药就谁赢。”秦阳说道。

这个提议无可争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当即得到了洛德的同意,张天成有心反驳也阻止不了。

洛家后院群楼林立,花园假山点缀其中,湖畔中白莲盛开,洛雨素和洛雪依的闺房就在白莲湖岸边。

闺房里,暖色春娇,空气中有淡淡的少女芳香,像是湖水中的白莲,一尘不染,让人迷醉。

粉红色的床上,躺着两位国色天香的少女,两女皆身穿洁白素衣,长发披肩,不施任何妆容,却胜过人间无数胭脂。

“姐姐,听说爹爹从皇都请来了一位丹药师,我们的伤很快就能治好了。”洛雪依调皮地趴在洛雨素的怀里。

“傻妹妹,我们得的可能不是伤,而是病……”洛雨素秀眉紧锁,十年前在她七岁时也发生过这种情况,症状跟现在一模一样,只不过洛雪依忘记了而已。

这时闺房的门开了,两姐妹都没惊讶,她们的闺房除了洛德能进外,就只有贴身侍女。

洛德向两姐妹说明了情况,洛雪依听了很兴奋,两位二品丹药师斗丹要由她来决定胜负,这种机会可是非常难得。

“快让他们进来,让我看看二品丹药师长什么样子。”洛雪依迫不及待,一扫多日来的伤病困扰。

闺房外,秦阳很想把张天成一脚踹入湖水中,洛雨素好歹也是他的前未婚妻,而且还是暗恋自己的女子,她的闺房是谁都能随便进的吗?

张天成鼻子翕动,努力嗅着空气中的淡淡幽香,样子很猥琐。

闺房的门打开了,洛德恭敬地请他们两个进去。进入房间秦阳松了一口气,粉红帘帐遮住了旖旎风光,看不到两位倾国倾城的少女。

“姐姐你看,右边的那个好帅好年轻,比旁边的那个猥琐大叔顺眼多了,我们就选他吧。”洛雪依只用了一秒就决定结果。

“好啊!”洛雨素同意。

两姐妹的话并没有掩饰,张天成瞧了瞧秦阳,又瞧了瞧自己,然后发现他在左边……

“我?猥琐大叔?”张天成想骂天骂地骂娘,他也就二十多岁而已,什么时候成了猥琐大叔了?

还有,猥琐这个词跟他这个天才沾边?

“哈哈哈哈,长得帅真是没办法,张天成,你还记得你之前说过什么吗?”秦阳得意,对洛雪依那个小丫头好感爆棚,她形容得真是太贴切了。

“哼!你们合起伙来骗我,这场斗丹我没有输,我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个结果的!”

张天成愤怒甩袖,厚颜无耻不承认,然后落慌而逃。

秦阳也没有去追,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想要张天成下跪不现实。

洛德很感激秦阳,没有让张天成做出下跪的事来,要不然他洛家要遭受牵连,张天成的背景可不小。

“隐脉之体,竟然是隐脉之体,那两个小丫头都是隐脉之体!”

冥的声音突然响起,好像有些激动,能让冥激动的事肯定非同寻常。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