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40章 古天河

第40章 古天河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51  |  更新时间:

随着霸虎一死,虎头岭的强盗也注定了命运,这些强盗本性凶残,如果放任他们逃走,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惨死。

无论是秦阳还是洛雨素此时都不会心慈手软,有时候该杀就杀,这就是武道世界,容不得你慈悲。

最终,虎头岭消失于世间,秦阳他们休息一晚后继续赶路,经过虎头岭一战,洛家武者损失了一半多,人数大规模减少。

经过这件事后,洛丹好像真的换了一个人。不再对秦阳冷嘲热讽,反而殷勤得很,对秦阳能在玉车上也无异议,他本人更是亲自担任马夫。

“唉,姐姐你很快就可以见到心上人了,到时候你跟那李不凡双宿双飞,剩下妹妹我一个人孤苦伶仃……”

越临近罗天宗,洛雪依反而愁眉苦脸。

一想到姐姐得以再次见到心上人,而她的那个心上人却不知所踪,孤鸿帮助她们解决武脉问题后就不见了,洛雪依连他来自哪里也不懂。

“傻丫头,胡说什么。”

洛雨素偷偷瞥一眼秦阳,怎么说这家伙也是她前未婚夫,洛雪依在秦阳面前说别的男人,不知道秦阳怎么想?

其实,洛雨素也搞不清楚他们现在的关系,按理来说秦阳被退婚会怨恨她,双方的关系会不死不休。但事实不是这样,秦阳和洛雨素的关系越来越亲近。

洛雨素和洛雪依即是姐妹,同时也是闺蜜,她们连女性朋友都没几个,更别说男性朋友了。

秦阳是个异类,除了洛德外,她们就只相信秦阳,特别是经过虎头岭一战,这种信任无限上升。

“爹爹说了,那位孤鸿公子应该来自皇都,他是个丹药师,很容易找到他的。”

洛雪依双手托住粉嫩的下巴,又想起了她第一次见到孤鸿的记忆……

“咳咳……惭愧惭愧……”

秦阳略显尴尬,他知道洛雨素喜欢李不凡,但不知道洛雪依喜欢孤鸿。而这两个人,都是他……

“你惭愧什么?是不是见到我姐姐有喜欢的人了你就吃醋?不用痴心妄想了,那个李不凡可是天梯碑第一的天才,你比不上他的一根手指头。”

洛雪依正想着她的孤鸿公子发呆,被秦阳莫名其妙的咳嗽打乱了思绪,尖牙利嘴一顿炮轰,不给秦阳留情面。

“那是自然,那位李不凡公子比我帅一万倍,这辈子我秦阳就服他一个人。”

秦阳满脸自豪,这句话让两姐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废话,李不凡就是秦阳,比他帅一万倍不还是他?

“没救了……”洛雪依怜悯的看着秦阳,以为他得了失心疯。

罗天宗是青州五大宗门之一,宗门建立在连绵千里的青州灵脉上,坐拥三千群山,高达千米的主峰七座。

刚在罗天宗山脚下,抬头就可以看到七座巨峰高耸入云,半山腰的云雾像玉带。大量宫殿群坐落在半山腰,仙雾氤氲,白鹤成排,一派仙家景象。

山门大开,今天是罗天宗新一届弟子报到的日子,人数居然高达上万。外门弟子的名额只有一千名,那些多出来的人都是随从。

尽管人数众多,但并不拥挤,山脚下有一个长宽一千丈的广场,再容纳一万人也不是问题。

人来人往,人声鼎沸,众生百态上演。有的寒门弟子穿着麻衣只身一人,有家族的公子前呼后拥,大量奴仆成群。

洛家是青州大族,原本的阵势也很强大,可惜在虎头岭折损了一半多,现在看起来跟普通的小家族没两样。

“快看,九匹龙驹拉的车,好大的阵势,那是来自青州的大族,究竟是哪位公子?”

人群嘈杂,突然一声声尖叫响起吸引了无数人注意力,只见一支庞大队伍像行军一样,步伐整齐,服装统一,气势如虹。

这支队伍人数竟多达五百多人,光是这些随从的人数就可以比肩天方城的三大家族,可是人们更关注的是队伍中间的那一辆车,九匹价值万金的龙驹拉着,像是帝王巡视山河!

“哼,古天河好大的阵势啊,古家也真够舍得的。”

洛丹不屑,他道出了来人是谁,原来是来自青州大族的古家少主古天河。

古家队伍像利箭一样穿过人群,所到之处众人纷纷避让,最终到达洛家时洛丹气势攀升,丝毫不退让,这让秦阳有些惊讶,洛丹真的换了一个人。

九匹龙驹拉着一辆战车,在秦阳的玉车前止步,九匹纯血龙驹大口呼气,声音有如雷霆。玉车的那四匹白龙驹有些恐慌,面对纯血的龙驹,白龙驹在气势上弱一些。

“古天河,青州统帅古无涯的二儿子,觉醒灵级九品武脉星河武脉,年仅十八岁就达到恐怖的通灵境三重!”

外门弟子中,大部分还是开脉境武者,能达到通灵境已是不凡,所以古天河通灵境三重的境界可以碾压众人。

“洛丹,你也是青州大族出来的,怎么队伍这么寒酸?哦!我差点忘了,你是小妾所生,没什么地位。”

战车上,一位剑眉入目,脸如刀削的神气少年开口,一来就给洛丹一个下马威,当着无数人的面刺洛丹的痛处。显然,两人是认识的,而且有仇恨。

“古天河!你除了会放屁还会什么?有本事你今天杀了我,杀不死我你就是一个孬种!”洛丹近乎咆哮,情绪激动。

“哈哈,我们的洛丹少爷生气了,想用激将法?我不上当,我古天河今天就放过你,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古天河不是无脑的人,今天是罗天宗弟子报到的日子,不允许打斗。

古天河大手一挥,竟不再管洛丹,向罗天宗山门而去。古天河嘴角含笑,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洛丹,你跟那个古天河有什么仇?”

在外人面前同仇敌忾,洛雨素这些天发现洛丹并不是那么可恶。

“无法用言语说清,总之有我无他,有他无我!”洛丹握紧拳头,他跟古天河从小斗到大,每次都是他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