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42章 原罪塔

第42章 原罪塔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492  |  更新时间:

秦阳心里诅咒的老头,此时正在山顶上的一间大殿内悠哉喝茶,正喝着采自南山之巅的顶级龙井,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哈哈,师兄,想都不用想,是那小子那诅咒你吧。”

白发老头旁边还有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身上的气势不怒自威,那股气势是长居高位养成的。

“美玉需要精雕,那小子太高傲了,需要杀一杀他的锐气,所以我才给了他一枚黑色戒指。”

白发老头名叫段无终,罗天宗的弟子很少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

“那师兄打算怎么安排那小子?”

坐在段无终旁边的正是罗天宗的宗主,掌握五大宗门的罗天宗,一身修为已经窥视到劫的境界,实力非常可怕。可这样可怕的人物,在段无终面前没有一点架子,甚至隐隐敬畏。

段无终喝了一口香茶,道:“我打算安排他去原罪塔扫塔。”

听到原罪塔三个字,罗天宗宗主东方鸣面色大变,掌握罗天宗命运的大人物,就算山崩于前都可以面不改色,可听到原罪塔却让他无法镇定。

“我知道师兄的意思,想让那小子通过考验,到第二层去看一看,究竟祖师的尸体是不是在第二层。但,这会不会太冒险了?”东方鸣道。

天梯碑的意义在罗天宗仅有少数人知道,并不是简单地对弟子进行排名。这天梯碑是从原罪塔流传出来的,排名越高代表与原罪塔越有缘。

原罪塔对于罗天宗来说是最重大的机密,但奇怪的是几乎每个罗天宗弟子都知道原罪塔,说到原罪塔会让罗天宗弟子谈虎色变。

凡是犯了重大宗规的弟子都会被流放到原罪塔,而且一进去就不能出来,要想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考验到达第二层。

原罪塔一共有三层,看似很简单的事情,千百年来却无人能通过考验,许多人老死在第一层,终身不能出来。

对于罗天宗弟子而言,进入原罪塔就意味着死亡,甚至比死亡还折磨人,因为它把你困在里面,慢慢老去,直至死亡。

久而久之,人们就不再去探究原罪塔,其他的宗门也以为原罪塔只是一座困人的塔,忽略了原罪塔曾经是罗天祖师的宝物。

这也是罗天宗故意而为,原罪塔里面藏有天大机缘,万一让其他宗门知道势必会引来窥视。罗天宗一代不如一代,只能出此下策。

“秦阳超越了所有人成为天梯碑第一,如果连他都不能到达第二层,我也认了,终身不再参与原罪塔的事。”

“在他进去之前,我会答应他三个条件,让他家族辉煌一世也不是不可能。”段无终下定了决心。

见段无终如此,东方鸣也不在劝阻。

大殿内有一面大镜,能观看到山门广场的画面。镜子里面出现秦阳,段无终一笑,这个小子嘴巴微动,果然在骂他。

“对了,那位还没出现,会不会不来了?”

东方鸣想到了一个人,在这些弟子当中,段无终最在意秦阳,而东方鸣,则最在意另一个人。

天辰帝国最尊贵的女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天武大帝曾说,为了搏静珠一笑,摘下天上的星辰又何妨?

广场上,青州大族的天才都来了,包括洛丹在内一共有十个人。而在其他人失望的是,李不凡没有出现,许多人猜测,楚展鹏可能就是李不凡。

古天河望了一眼天空上的楚展鹏,发出一声不屑冷哼。陈仙儿的目光凝望远方,等待那一个比她高贵的女子,看看是她的容颜无双还是她倾城。

“据我得到的消息,这次还有一个十分高贵的人要到来,我爹千叮万嘱,千万不要打那个女子的主意,否则会让洛家惹来灭族大祸。”洛丹十分神秘地对秦阳他们说道。

“能让青州大族灭族?究竟高贵到什么地步?”洛雪依捂嘴。

“除了八大古族和封号君王,还有丹圣古丹等个别人外,大概就只有皇族的人有这份底气。”洛雨素说出了全部可能。

事实上,除了段无终和东方鸣,没有人知道那个女子的真实身份,包括古天河在内只知道那个女子身份比他们高,不能惹!

“既然不能惹,那就俘获她的心,征服高贵女人是我的爱好。”古天河在心里如此想。

“铛铛……”

铃铛声从远方传来,没有想象中的阵势,只有一匹挂着两只铃铛的老马和身形佝偻的仆人,老马上是一位白衣少女,脸上有轻纱蒙面,遮掩了令人窒息的仙颜。

有人想说话却不敢说话,因为青州大族的那些公子们都紧紧盯着。不少人心里疑惑,这名少女看起来有些寒酸,甚至不如一些小家族的排场。

那个牵马的仆人身形佝偻,走路都很吃力的样子,可楚展鹏等人看到那个仆人却瞳孔一缩,如临大敌。

“终于到了,一共十万里距离,辛苦这匹老黄马了……”少女看到罗天宗的山峰松了一口气,拍拍老黄马的头。

“十万里……一匹老黄马……她走了多久?”原本轻视少女的人听到十万里距离深吸一口气,马上收起所有轻视。

在白衣少女用手去拍老黄马的头时,秦阳看到她手腕上有一根红绳,红绳系着一颗白玉珍珠,在阳光照耀下散发一缕缕光芒。

也许是缘份使然,少女戴了十七年的白玉珍珠在今天从红绳中解脱,从她手腕滑落,滚向尘土……

“那颗珍珠!一定要得到!”古天河和楚展鹏精芒一闪,和其他青州天才暗中较劲。

“小姐?”老仆人抬起头,满脸皱纹,轻声问少女,如果她愿意,老仆人可以马上收回珠珍。

“罢了,随它去吧,它本来就不属于我,让它安排自己的命运吧。”白衣少女一叹。

白玉珍珠滚落到地,顿时滑走,上百个自认为有一定实力的人暗中使力,操控那颗珍珠向自己脚下滚来。

可他们的暗劲对珍珠不起作用,珍珠仿佛有自己的轨迹,向一个方向滑行。

秦阳起初不在意,他对这些暗中争锋的事懒得理会,因为珍珠离他的距离最远,是最不可能滑向他的。

可命运就是这么神奇,珍珠的方向竟然是他脚下,古天河露出欲杀人的目光,楚展鹏眼神威胁秦阳,其他人不善的目光也扫向秦阳。

只要他敢捡起来,就会同时得罪这些人,如果没有这些目光,秦阳说不定不会捡起来,可惜,那些人就是这么蠢。珍珠滑落到他脚下,轻轻地捡起了它。

入手柔滑,宛如抚摸少女的手,让秦阳爱不释手。

“他没有暗中使力,命运真的神奇……”老仆人对少女说道。

“哦?或许他才是小玉要找的人……”少女的称呼很奇妙,不是把珍珠当成物品。

“缘吗?”秦阳一笑,他不信。

传说,天辰帝国最受宠爱和最高贵的静珠公主,在她出生时连哭三天三夜,急坏天武大帝和满朝重臣,用尽方法也不能让静珠公主停止哭泣。

这时,北边无尽海有蛟龙携珠出海,向天武帝献龙珠,静珠公主得到龙珠后立即停止哭泣,破涕大笑,笑声让堆积在皇都上空三天三夜的乌云尽散。

天武帝龙颜大悦,赐名小公主为静珠公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