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45章 金刚之身

第45章 金刚之身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431  |  更新时间:

一个月内连续突破两重,这简直是天方夜谭,除了服用那些顶级丹药外,就只有那些天赋极高的人能做到。

紫灵继承了紫阳武脉,再加上大量三品丹药,一个月内突破到通灵境五重不是难事。

“紫灵,你可要想清楚了,得罪石峰师兄的下场是什么?得罪了石峰师兄,你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内门名额可能就因此葬送!”

何英威胁,他的背后是小峰会,而紫灵是孤身一人,只要是正常人都懂得选择。

“紫灵你让开,这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秦阳不想连累紫灵。

“就当我欠你的,以后你的事要我管也不想管。”紫灵仍然站在秦阳身前。

就在气氛紧张到极点时,一个白发老头不知何时出现在广场。一个巴掌直接甩给何英,当场把他牙齿全部拍碎,何英大口吐血。

“这巴掌是我替石峰打你的,过后回去告诉石峰,叫他去断崖山思过三个月。”白发老头正是段无终,原来是他看不惯亲自出来了。

何英当着无数人的面被打,内心怒得要杀人,可当他看到段无终的飞云白鹤袍时吓得一抖,所有的怨恨硬生生咽回去。

“弟子拜见长老。”紫灵第一个反应过来,对段无终行礼。

“弟子拜见长老!”

除了秦阳和白衣少女,还有老仆人之外,其他人都对段无终行礼。尽管不知道这是哪个长老,但能一巴掌拍飞何英就足够震慑人心了。

“弟子知错了,我会回去告诉石峰师兄的,但是长老,这小子见到您了竟然不行礼,他眼里还有没有宗规?”

何英不敢对段无终发怒,但这不意味着他会放过秦阳,见秦阳一动不动,他立刻抓住机会。

“罗天宗有规定见到长老必须行礼?”秦阳真是想过去一脚踩死何英。

“这小子死定了,罗天宗确实有规定,弟子见到长老必须行礼。”

“完了……”紫灵有心保秦阳也保不住,因为罗天宗确实有这宗规。

“哈哈,是啊,罗天宗确实没有规定见到我必须行礼。”

惊掉一群人下巴的是,段无终睁着眼睛说瞎话,明眼人都知道段无终这是在护秦阳。一些人的立场开始转变,连长老人物都出来护秦阳,秦阳究竟是什么来历?

“那好,请问长老,那我罗天宗有没有规定不能残杀同门弟子这一条宗规?”

何英感到无比屈辱,今天到底什么了,他被一个外门弟子羞辱也就罢了,连长老都不偏袒他。

“好像……没有!”段无终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很肯定的回答。

段无终的表情很欠抽,一副我就睁眼说瞎话了怎么样,你来打我啊。

“弟子明白了。”何英总算清楚了,段无终完全是偏袒秦阳的,他说再多也是废话。

紫灵内心微微惊讶,秦阳什么时候认识了一位长老?

秦阳见到段无终时差点没爆发,想上去打段无终一顿,但他马上想到打不过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我罗天宗赏罚分明,我是不可能偏袒任何一个人的。你今天滥用宗规,我罚你和石峰去断崖山思过三个月。而秦阳,杀同门弟子是事实,就罚你去原罪塔扫塔吧。”

段无终正愁怎么办把秦阳弄到原罪塔,正好利用这件事当借口。

“原罪塔?哈哈,长老果然赏罚分明,弟子心服口服。”何英一愣,听到原罪塔后开心大笑。

“怎么回事?这长老不是偏袒秦阳吗?看来是我们想错了。”

“一入原罪塔,终身到尽头……看来我以后见不到这小子了。”古天河摇摇头,判断秦阳必死无疑。

“长老,这惩罚会不会太重了?”紫灵为秦阳求情,她知道原罪塔那是什么地方,进入那里必死无疑。

“姐姐,我也听说过原罪塔,那可是个死亡之地,进去的人永远出不来。”

“急死我了,秦阳这家伙一副笑眯眯的表情,怎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洛雨素焦急。

众人看到秦阳脸上带着笑容,都感到莫名其妙,白衣少女眉头一皱,她旁边的老仆人解释后才懂。

“他是被那个长老施了永笑神通,身体不能动,口不能开,只能傻呼呼笑着……”

“该死的老头,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秦阳脸上带着笑容,内心却把段无终祖宗十八代骂遍,他被段无终施了神通,不能说话。

冥的实力不够,见到段无终他就沉默了,害怕段无终发现他。

“好了,今天就到此结束吧,何英和紫灵,你们领着外门弟子进入罗天宗,安排他们住处。”

段无终忽然变得严肃起来,那股威严让人不敢说话。

“弟子遵命。”何英抢先答应,不给紫灵机会。

“我们相信大哥,你看他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就说明他能解释这件事。”

洛丹对洛雨素和洛雪依说,要不是秦阳不能动,都想打洛丹一顿了。

“好吧。”洛雨素和洛雪依见秦阳对她们不理不睬,也生气了。

何英为了防止事情出现转机,用最快的速度安排洛丹他们进入罗天宗。很快,广场上就只剩下秦阳和段无终。

“我知道你想打我骂我。我答应你,接下来你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我让你打个够骂个够。”等其他人走后,段无终解除了秦阳的神通。

重新掌握身体后秦阳第一件事不是开口骂段无终,而是拿出玄铁敲打段无终的头颅,因为他在心里已经骂累了。

虽说不知道段无终是什么境界,但秦阳知道普通的兵器对他没有用,斩王剑不能见人,秦阳只有拿出玄星铁打段无终的脑袋。

“王级材料玄星铁,真是好东西啊,可惜没有炼成王兵,要不然我肯定会受伤。”段无终淡淡瞧了一眼秦阳手中的玄星铁,丝毫不在意。

“砰砰砰!‘’

哪怕是玄星铁,敲打在段无终脑袋上也只能发出一阵阵砰砰砰,而段无终连一根头发都没有掉,好像在敲打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铁。

“我就不信你没有弱点!”

秦阳对段无终身上的部位都试过一遍,连男人的那个东西也试过,不是秦阳猥琐,而是那个东西是所有男人的命根子,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难道他是太监?”秦阳不禁浮想。

“去你丫的,老子是纯爷们!”段无终好像知道秦阳的想法,开口破骂。

“他是练体士,身体堪比金刚,离金刚不坏之身只有一步之遥。你只需要攻击他右脚的第二根脚趾就行了,那里是他的弱点。”

冥小心翼翼对秦阳说。

“时间不多了,你可要抓紧啊。”段无终打个哈欠,表示很无聊,他快要睡着了。

可是,接下来秦阳的举动让他不能镇定。

“你不能打那里!该死的,你怎么知道?”

段无终自信十足,甚至眯起了眼,他随意一睁开眼睛,便看见秦阳拿玄星铁对准他的脚趾砸下去!

“啊!”

一声震碎人耳膜的尖叫声冲破云霄,刚走上石阶的古天河等人不由自主回头,山顶大殿内东方鸣对着镜子大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