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48章 彩鳞

第48章 彩鳞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257  |  更新时间:

原罪塔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劫难到来,每一场劫难总会卷走一些人的命,为了活下来,这里的武者千方百计提高修为。

他们发现,除了十个房间不受劫难影响外,只要境界达到通灵境五重,就可以在劫难中生存下来。

但通灵境五重岂是这么好突破的,许多人一生也无法迈过这个分水岭,罗天宗拥有一千名外门弟子,每年能突破通灵境五重的不超过二十人。

这个时候为了活下去,境界弱的武者就会向强者献东西,祈求进入房间庇护。每躲过一场劫难就花费一件宝物,不是长久之计。

实力弱些的,身上的宝物会被抢夺,等到劫难到来时只能等死,这就是命运,无法躲过。

狂风呼啸天地,灰蒙蒙的天空死寂一片,对即将凋零的生命不为所动。进入原罪塔,没有人想着出去,死亡是每个人的结局。

秦阳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其他八个人房间都有武者进去庇护,但有一个房间大门紧闭,没有武者敢去那里打扰。

空地上八个人互相抱团,在狂风中瑟瑟发抖,在临死前他们大哭大叫,对天地发泄不满,房间里的人冷漠看着。

唯独那个小男孩,不哭不闹,嘴角竟然还有隐隐笑意,仿佛等这一天很久了,死了便是解脱。

“呼!”

几十道龙卷风呼啸而过,天地间尘土飞扬,那八个身影渐渐被尘土淹没,其他人冷漠看着,对这种事习以为常。

“就是现在!”

趁这个机会,秦阳动用两个脉灵冲出房间门,化作两道黑影飞向那个小男孩,原本等死的小男孩已经闭上眼睛,一道龙卷风离他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身体被一股力量卷起,小男孩也不挣扎,他以为是龙卷风卷起了他。然而下一刻他忽然发现,等待他的不是想象中狂风撕裂身体,而是被那股力量包裹,卷向一个房间!

“那小子开房间门了!”

这时,有人发现秦阳的房门打开,而龙卷风已经到来,他们恨得牙痒痒,现在出去跟找死没有两样。

一些人没动,有部分人却动了,他们都是通灵境五重的武者,龙卷风威胁不到他们的生命。

“你们做梦去吧,想跟我比速度?”

脉灵的速度奇快无比,哪是武者的双脚可以比的,那些武者不敢放出自己的脉灵,生怕被狂风卷走。

末日和冥本就不是寻常的脉灵,他们地速度更是快到无法想象,一个眨眼的时间已经回到房间,让那些冲过来的武者恨得牙痒痒。

“可恶!”

一只手就要伸进秦阳的房间,只有一尺的距离,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闭上,让他功亏一篑。

房间门一闭,外面噪杂的声音瞬间减弱了许多。那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浑身脏兮兮的,不过那一双眼睛格外清澈,此时他正用那双清澈眼睛盯着秦阳,充满了防备。

“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秦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柔。

小男孩抓紧身上布料很少的破衣,往后缩到墙角,他在原罪塔里学会一个道理,只能相信自己。秦阳发现小男孩支支吾吾,一句话也不说。

“你不会说话吗?”

“她身上的血脉是魔灵族,而且血脉很纯,一般是王族成员才有的……”冥开口。

“魔灵族?”秦阳第一次听说这个族。

“她的父亲或母亲在魔灵族的地位肯定很高,要不然她的血脉不会这么纯正。她不属于你说的半兽人行列,她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魔人。”

冥看出角落里的人不是男孩,而是一个女孩。

“魔灵族血脉极少,王者血脉更是很难继承,她如果回到魔灵族,肯定会被立为公主。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罗天宗,而且被流放到原罪塔。”

“公主?”秦阳这才知道,角落的小人儿原来是女的,看到她脸上的伤痕,秦阳心疼,这些刀痕应该是她自己划破的。

在原罪塔这个残酷的地方,没有一个女人能生存下来,哪怕是小女孩,也会成为争抢的对象。为了活命,小女孩装作哑巴,把脸划破,可以想象她受了多少苦。

“你大概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再个澡吧。”

秦阳从储物戒指拿出干粮和肉干,当着小女孩的面每样都吃一点,让她放心。

在原罪塔,最缺的就是食物和修炼资源,小女孩跟许多人一样,自从来了原罪塔就没吃过一顿饱饭,看到秦阳手中的肉干眼睛发亮,那些东西大概是她见过最好的食物。

小女孩伸手接过食物,她才不管这些食物有没有毒,哪怕她知道食物有毒也会毫不犹豫吃下去,做个饱死鬼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很奢侈的愿望。

段无终给秦阳的储物应有尽有,连浴缸也有,秦阳把浴缸搬出来,往里倒水。

小女孩瞪大眼睛,秦阳凭空拿出一件件东西,这简直惊呆了她。更不可思议的是,秦阳好像有无穷无尽的水,那些水清澈纯净,她都忘记自己有多久没喝过这种水了。

“吃完就洗个澡吧。”秦阳温柔对小女孩一笑,把衣服留在浴缸旁边,然后他转身去角落里背对小女孩。

小女孩默默盯着秦阳的背影,停下了狼吞虎咽地动作。她的眼角湿润,一滴晶莹泪水划过脸庞,在污垢的脸庞上出现一道泪痕,露出原本就细腻的皮肤。

她受了太多苦,对生命已经绝望。秦阳的出现,仿佛一缕阳光照耀到她黑暗的世界,让她的世界有了光亮。

吃完食物,小女孩脱去身上的衣衫,喝了一口浴缸的水才进入浴缸,一点点洗净脏兮兮的身体,露出原本细腻的皮肤。

整个过程中,只有小女孩洗澡的声音,秦阳背对小女孩。许久后,一声怯生生的娇弱女声才响起,大概是许多不敢说话,小女孩的声音很沙哑。

“我洗好了……”

秦阳转身回头,看见一个小女孩穿着不合身的宽大衣袍,满天湿漉漉的头发垂下,头低低下垂,不想让秦阳看到她的脸。

说实话,小女孩面黄肌瘦,体外又有细鳞,跟美这个词沾不到边,但秦阳看到小女孩的模样,心里怜惜。

“以后有我在,你不会再吃苦了,以前痛苦的记忆就不要再去想它了。”

秦阳不想去过问小女孩的过往,这个可怜的生命,她的记忆里除了痛苦,就只有更大的痛苦。

“哥哥……你是我哥哥吗?你终于来接彩鳞了吗?”

小女孩扑倒秦阳怀里,她模糊的记忆里有个哥哥,那是她为数不多的温暖记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