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51章 两年

第51章 两年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64  |  更新时间:

神迹大陆连接着六个域界,魔域就是其中之一,大陆与六个域界并没有通道,要想打开通往大陆的通道,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彩鳞在血脉觉醒时感应到遥远的时空,有相同的血脉在呼唤她,而不远处的秦阳,则没有那种血脉呼唤。

不过,小丫头并不在意,在她内心深处依然把秦阳当成最亲的人,哪怕是她的亲哥哥也无法代替秦阳的地位。

彩鳞身上散发王级武脉的气息,在她的头顶上,灵祖的魔影慢慢凝聚,在魔灵族皇宫上空的神迹,在这里也显现!

“双选双子?”魔灵族是魔域王族,冥见过魔灵圣祖的画像,也知晓一些关于魔灵族的隐秘之事。

所谓的天选双子是一种认可,后代的天赋有可能超越灵祖,带领魔灵族走向一个前所未有的强盛时代。

“看来这个小丫头真是魔灵王的后人,不知道怎么流落到这里来了,还差一点就死了。‘’

冥冷笑,如果彩鳞死了,罗天宗的所有人都要为她陪葬,人类的目光真是短浅,竟然把她当成妖人。

魔灵族是魔域王族,拥有百万魔兵,如果打开通往大陆的通道,哪怕是天辰帝国,也难以承受魔灵王的怒火。

“这小子真是大气运之人,遇到了魔灵族的天选双子,日后去魔域凭借这一层关系,简直可以呼风唤雨。”冥越发觉得秦阳的身上拥有大气运。

而这时,彩鳞的武脉成功开启,并且迈过困扰无数人类武者的坎,直接凝聚脉灵!

灵祖真影在彩鳞脑海开辟灵台,就这样成为了彩鳞的脉灵。如果让人知道,彩鳞的脉灵是魔灵圣祖,肯定会造成轰动天辰帝国的地震。

“好讨厌的鳞片。”

彩鳞睁开眼睛,开启武脉后她整个人也蜕变了,肌肤粉嫩洁白,宛如一个小仙女,可是当她看到脖子以下的部位时,小嘴一撇。

“呵呵,那只是小问题,等你达到通灵境就可以让那层鳞片消失。”

冥没有说大话,达到通灵境对于彩鳞而言真的是小问题,拥有魔灵王脉,再加上大量丹药,估计不到半年就能达到开脉境大圆满。

“我要给哥哥一个惊喜,等他睁开眼睛后就看到我最美丽的样子,而不是现在丑陋的模样。”

彩鳞想给秦阳一个大惊喜,粉嫩嫩的可爱脸庞充满了认真。

在轮回图里过去了一天时间,在外面也就半个时辰的功夫,秦阳的房间外面果真守着五个人,都是通灵境五重的武者。

原罪塔里有几百武者,其他人又过上了枯燥乏味的生活,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想怎么才能活下来,三千群山一眼望去光秃秃的,野菜都挖得差不多了。

大批实力低的武者进山,一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挖到树根和野菜,偶尔抓到一只老鼠之类的野味,会让他们兴奋半天。

但最后,这只难得的老鼠还是要送到那些强者的嘴中,他们只能吃野菜树根。强者剥削弱智,是这里的生存法则。

原罪塔外,罗天宗正常运转着,不会因为少了一个秦阳就怎么样,成为外门弟子后并不是高枕无忧,一年后有考核等待他们。

如果考核不过关,就会被逐出罗天宗,所有的努力白费。

罗天宗的演武场上,有一位长老正在授课,讲解修炼要点,当其他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时,唯有洛雨素和洛雪依低着头,每到这个时候她们就会想起秦阳。

“雨素,我领取了一个猎杀狂莽犀的任务,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我只要十个贡献点,剩下的九十个贡献点给你们。”

一道男子柔声让两姐妹思绪回到现实,这时才发现授课已经结束,一袭白衣的楚展鹏站在洛雨素面前,气势出众。

“好啊。”洛雨素对楚展鹏一笑,那一笑宛如牡丹花盛开,令周围的色彩都失去了颜色。

洛雨素认为,楚展鹏就是李不凡,可是面对楚展鹏时并没有那种魂牵梦绕的感觉,每次楚展鹏来邀请她去做门派任务,她都礼貌性的一笑。

“完了,大哥不在,她的妞都被别人泡了。”旁边的洛丹不禁为秦阳担忧。

时间飞逝,在外面过去了两个多月,轮回图里过去了两年,两年过去了,秦阳和彩鳞的容颜还是那样。

其实在一年前,秦阳就已经达到了通灵境四重,离五重只有一步之遥,但接下来,无论他如何努力,始终不能突破那个分水岭。

连续尝试几次都失败后,秦阳清醒的知道自己心急了,所以他先把境界的事放下来,先去修炼归元剑诀和大力猿魔诀。

经过一年的努力,秦阳把大力猿魔诀修炼到小成境界,力量突破万斤,力可撼参天大树,搬千万斤巨石!

力量突破万斤,是大力猿魔诀的入门基础。下一步就是磨练琉璃身,练成琉璃身后不仅力量可以突破五万斤,身体也成了兵器,普通灵器都伤不了。

“哥哥,你修炼好了吗?‘’远处,彩鳞张着小脑袋望过来,祭坛很大,每次彩鳞修炼完后都会跑来看一眼秦阳。

今天,彩鳞照例跑来,看到秦阳站起来小脸写满了惊喜,小丫头蹦蹦跳跳跑来,穿着不合身的宽大衣袍,让她看起来分外可爱。

“彩鳞?你怎么了?”

秦阳见到非常惊讶,他听到彩鳞的声音后就回头,当他见到一个粉嫩嫩的小女孩时差点认不出来,这还是原来那个面黄肌瘦的彩鳞?

“啊?难道是我变丑了?”彩鳞委屈得想哭。

这时秦阳才发现,彩鳞已经是一个通灵境一重的武者,体外的鳞片不见了,长得越发水灵,模样可爱无比。

“不不不,我的小彩鳞是变美丽了,美得差点让哥哥认不出来。”秦阳把彩鳞抱起来,在她粉嫩脸颊上重重亲一口。

得到秦阳的赞美,彩鳞心花怒放,她这两年来努力修炼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祭坛,让单调乏味的轮回图添加了一丝生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