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54章 黑寡妇

第54章 黑寡妇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59  |  更新时间:

一颗人头刚刚落地,另一颗人头也人首分离,一串血滴在虚空中连成一线,每一滴血代表一条人命!

一滴。

两滴。

十滴!

串连成线。

汇聚成剑!

漫天剑气纵横,血剑穿透一个通灵境五重武者的头颅,那名武者毫无抵抗之力,周围人无不心惊胆颤,一股寒意从脚底升到头顶。

“好强的剑意,用剑意杀死一个通灵境五重的武者,此人是一个修出剑意的剑修,而且他拥有一套高级的剑诀!‘’

眨眼之间,十几个武者毙命,还包括一个通灵境五重的武者,他们在秦阳面前,甚至连还手之力也没有。

“不要杀我,我没有抢夺你的房间!”

一个武者吓得跪倒磕头,脸上一片惶恐,因为秦阳的眼睛看向了他。

斩王剑划过,像收割稻谷的镰刀,一条人命又死去了,也许他没有参与抢夺,但这又有什么关系,该死的人还是要死。

只因为这里是原罪塔,没有规则和慈悲可言。

“够了吧,死了这么多人,也该熄灭你的怒火了,难道你想与我们所有人为敌?”

有一个通灵境五重的武者站出来,秦阳杀的人太多,已经触犯他们底线。

这些低实力武者在他们眼里跟蝼蚁一样,不会因为他们的死而伤心,他们一直奴役他们,为他们找食物。死太多人,会触犯他们利益。

“给我闭嘴!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

秦阳眼睛发红,看起来像一个杀神,斩王剑从他手中飞出,飞向那名站出来阻止他的武者。

“救我,一起杀了他!”那名武者惊慌,向旁边的人呼救。可是没有人理会他,全部都在冷眼旁观。

在这里,人性极度自私,那名武者只是一枚棋子,用来试探秦阳的实力和底线。面对发疯的秦阳,他们都不想上去触霉头。

“嘶!”

众人心神一震,斩王剑又收割了一条生命,秦阳的实力竟然这么恐怖,杀同阶武者如割草。除了那九个房间里的人,这里还有谁是秦阳对手?

“该死的,当初干嘛惹这个杀神,这小子那时肯定隐藏了实力,骗了我们所有人。”

“不要杀我……”

“兄弟们一起杀,他只是一个人,我们上百人围攻他!”

秦阳肆无忌惮的杀人,终于让有些人按耐不住了,再不团结起来,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他。

有人出来号召,得到一些人的响应,一时间竟然有上百武者把秦阳包围起来,个个拿着兵器,露出凶狠之色。

“吃了几个月野菜了,今天开荤,活煮了他!”

“仗着境界高杀人,真当我们是什么,今天教他做人!”

“有好戏看了,这家伙的脑袋真蠢,人也杀够了还不肯放过那些蝼蚁,把蝼蚁们逼到绝路,也是能逼死人的。”

其他九个房间中,有八个房间都打开了门。

“年轻人嘛,总以为自己能天下无敌,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没一个能长命。”

“你们说黑寡妇会不会出手,我可是有一年没见过她了。”

提到黑寡妇,八个站到原罪塔顶端的男人都沉默下来,他们脑海中想起一个身穿黑衣,浑身上下散发成熟女人魅力的美妇。

在这个地方,女人极少能生存下来,特别是漂亮的女子,往往命运悲惨,被男人玩弄至死。

可最后一间房里,却存在一个异数,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一个男人见到就会想犯罪的女人。

在原罪塔里,没有人敢去打黑寡妇的想法,那个女子拥有天使的容颜,同时也有恶魔的手段,曾有男人用言语轻浮她,被她扒皮抽筋,暴晒整整一个月!

“兄弟们,杀!”

空地上声势震天,一百多个武者为了活命联合诛杀秦阳。

秦阳不屑冷哼,那些人只是一盘散沙,阵势虽然很大,可是雷声大雨点小,真正想拼命的人没有一个。

每个人都怕死,一个个拼了命往后缩,想让别人出力,自己坐收渔利。秦阳就站在那里,上百人冲过来了,一个个拿着兵器乱晃,没有一个敢上来。

“真是搞笑,指望这帮废物还不如指望一条狗,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的家伙。”

不少人冷笑,他们没有上是明智的选择,在这里人人都不可信。

“我都站在这里了,你们怎么还不动手?”

秦阳嘴角挂着笑意,如果这些人真的齐心协力,他肯定会转身逃跑,可惜,这些人个个贪生怕死。

“兄弟们,上,不要让别人笑话!”

一些人硬着头皮上,只有零星的十个人,后面的人拿着兵器晃动,跟秦阳保持安全距离。

秦阳大吼一声,大力猿魔诀让他在战斗时陷入狂暴,身体的力量成倍增加。

手持斩王剑,像虎入羊群,大杀四方。秦阳把末日放了出来,他每击杀一个人,末日就会进入那个人的灵台吞噬他脉灵。

“好可怕的脉灵,他是魔修!”

末日吞噬他人脉灵后的惨像太恐怖了,击溃了所有人的心神,几乎让他精神崩溃,他们宁可自杀也不愿意被末日吞噬脉灵。

“跑啊,这家伙是魔修,跟黑寡妇一样!”

秦阳只杀了几个人,上百人的队伍就溃散,其实他们如果齐心协力杀秦阳,成功的几率是百分百,可惜,没有如果。

“好了,不要再杀了,这些人以后都是你的奴仆,杀一个少一个,那间房间你有资格拥有。”

一个通灵境六重的武者开口,承认了秦阳的实力。

“小子,别太过分,你区区一个通灵境五重能得到我们承认,自己在心里偷笑吧,别给脸不要脸。”

八个人中,其中一个最年轻的男子开口,年纪不过二十五岁左右,实力却在通灵境六重,有这个资格嚣张。

“哦?那我偏偏不要脸了,你给我滚过来,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如果不敢,向我磕三个头!”

秦阳吃软不吃硬,看不惯那年轻男子的嚣张作风,好像承认他的实力是施舍一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