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55章 饮血

第55章 饮血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60  |  更新时间:

事实上,秦阳不仅仅是想杀几个人而已,要想在原罪塔里得到尊重,只有站到顶端的那个位置才行,十个房间代表了在原罪塔的地位。

年轻男子叫陈统,是一位罗天宗外门长老之子,仗着有一个长老父亲,在原罪塔里也可以呼风唤雨,而他本身的修为也很高,这里境界比他高的只有八个人。

在陈统他们眼里,那些境界比他们低的人都是蝼蚁,秦阳就算杀再多人,杀的也是蝼蚁而已。而秦阳,顶多算一只块头最大的蝼蚁。

“你说什么?叫我滚过去?我没听错吧?”

陈统怀疑自己听错了,多少年没听到有人叫他滚了,这个字对于他来说很陌生。

“哈哈,你没听错,那个小子要你滚过去。”

“有胆识,可惜要死了……”

八个人中,一直沉默的一个短须男子开口。

陈统暗自窃喜,短须男子胡冲是他们当中实力最高的,除了黑寡妇,原罪塔里就数胡冲实力最强,据说不久前胡冲已经突破到通灵境七重。

黑寡妇常年闭关,只是名义上统治原罪塔,真正的生杀大权掌握在胡冲手里。

所谓的生杀大权,不是指杀几个低实力的武者,而是杀十个房间里的人。

刚才秦阳得到了承认,他可以占领第十个房间,陈统想要杀他还真不能。但现在,胡冲开口了,陈统就可以名正言顺杀秦阳了。

“陈统,对付这小子三招就够了,多一招浪费。”

“这小子死定了,连胡大哥都看不过去,做人真不能太嚣张。”

其他人幸灾乐祸。

陈统狞笑走向秦阳,道:“小子,现在向我下跪,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要不然死后,连尸体也被那些蝼蚁吞食。”

“废话说够了没有,你不嫌烦我还嫌啰嗦。”

秦阳有些无语,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总喜欢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好,我等会先废了你,让你痛不欲生。”

陈统被激怒了,来到这里之后,除了黑寡妇之外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

一把雪刀洁白如雪,森森寒意散发,那把雪刀割到人身上不会出血,却比出血痛苦一万倍。

“上品灵器寒雪刀!传说这把刀杀人不见血,因为血都被雪刀吸干了,这是一把饮人血的刀!”

“寒雪刀又被称作饮血刀,凡是被寒雪刀杀过的人死状极惨,像是被吸血鬼吸干血液而死,而身体又像是在雪地里冻了千年的干尸!”

“如果我被陈统盯上,在他动手之前我一定会选择自杀,宁可自杀也不愿血液被抽干。”

众人见到寒雪刀身体发冷,下意识远离陈统,在原罪塔里他们对寒雪刀不陌生,那是比死神还恐怖的东西!

“怎么样?你是不是害怕得身体发抖,如果害怕就向我下跪,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你现在下跪也没有用了。因为寒雪刀出鞘,不饮血不归鞘!”

陈统舔了舔嘴唇,像极了一个吸血鬼。

“一件区区灵器也拿出来丢人现眼,我真是服了你这穷鬼。”

秦阳觉得陈统这些年活到狗身上了,虽然他身上连一件灵器也没有,但他就敢说这样的话。

“哈哈哈,陈统是穷鬼?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区区灵器,难道说这小子身上有比灵器更高级的宝器?”

一些人捧腹大笑,另一些人则猜测秦阳的话,难道说秦阳身上有宝器?

想到这个可能,连胡冲也拿正眼盯着秦阳,如果秦阳真的有宝器,他一定要抢夺过来。

“如今我的境界也突破七重了,如果有一件兵器,黑寡妇只配做我胯下的女人!”

胡冲表面平静,内心却情绪激动,这些年他被黑寡妇压制,不得不低头。这口气他忍了很久,一直在等待机会。

可是,当秦阳拿出一把断剑时,包括胡冲在内,都感觉自己的智商被秦阳侮辱了,每个人都想杀了秦阳。

“一把断剑?似乎连灵器都不是?”

“刚才是哪个穷鬼说陈统是穷鬼的?那小子绝对是来搞笑的,一把断剑想对付寒雪刀,异想天开!”

“很好,你成功激怒了我,我一定会让你尝遍所有酷刑再死的。”陈统脸色阴沉,他此时无比想要杀一个人。

气氛压抑,有种暴风雨压城的紧迫感,寒雪刀散发着寒气,令周围温度下降。

“诸位,没意思了,那小子就是一个傻子,绝对挨不过陈统一刀,看这种人死简直浪费时间。”

有些人觉得这场对决没有悬念了,想回房间里继续修炼。

“不,事情好像不是那样!”

有人多看了两眼,瞬间发生事情不对劲。

“铛!”

刺耳的兵器交接声响起,寒雪刀散发寒芒砍向秦阳,秦阳拿断剑抵抗,在众人的想象中,断剑应该是被寒雪刀一刀劈断,而秦阳本人也被寒雪刀吸干血液。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出乎所有人意料,凶名赫赫的寒雪刀这次不能发狠,它砍到断剑上竟然连火花也没擦出,更别说劈断了。

“你这是什么剑?”

陈统离秦阳只有一尺的距离,两人面对面对视。

“杀你的剑。”秦阳对陈统露出一个高深笑意,在陈统不注意时一脚踢向他的下腹。

陈统的刀暂时抽不开,只能拿脚跟秦阳对拼,他原本以为那只是普通的一脚,也没太注意,随便踢出一脚应付。

秦阳的这一脚,的确是普通的一脚,但普通只是对于秦阳而言,在陈统身上,就不是普通能解释的了,可以用巨力来形容。

“噗!”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陈统被一脚踢飞,他的寒雪刀也落入秦阳手中。一握住寒雪刀,仿佛握住了一块寒冰,手感冰凉。

这寒雪刀很合秦阳的心,所以他才没有弄断这把刀,要不然陈统岂会是被踢飞这么简单。

“我的刀,我要杀了你!”陈统目光疯狂,寒雪刀是他的命,他的根本,失去了寒雪刀,他在原罪塔生存都是问题。

“陈统,往后退,你不是他的对手,让我来为你取回寒雪刀。”就在这时,胡冲出手了。

陈统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他才不相信胡冲会这么好心,分明是想趁火打劫!

既抢了他的寒雪刀,也拿到秦阳手中的断剑,一举两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