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56章 天颜魔身

第56章 天颜魔身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14  |  更新时间:

原来,当胡冲看到秦阳的断剑能抵抗寒雪刀时,就料定这是一件宝器。那时胡冲就起了贪婪之心,想要把断剑夺过来。

陈统被踢飞,寒雪刀落入秦阳手里,正好给了胡冲一个借口,以帮助陈统的名义抢劫。

其他人看到胡冲出手,心中暗骂胡冲无耻,他们悔恨自己慢了一步,寒雪刀可是一件上品灵器,在原罪塔为数不多的宝物。

陈统看着胡冲的从他身边快速掠过,一颗心在滴血,寒雪刀落入秦阳手里他还有机会夺回,但如果落入胡冲手上,寒雪刀就改姓胡了。

“拿来!”

胡冲霸道伸出一只手,那只手非常吓人,不是正常人类的手,像是岩石变成的手指。

“岩石武脉!传言果然没错,胡冲的武脉是岩石,身体能岩化,比一般的练体士还坚硬,几乎能刀枪不入!”

胡冲太想夺得一件宝器了,把自身的武脉也动用了,那一掌可以抓碎巨石,胡冲是不打算留秦阳活口。

“愚蠢!”

面对来势汹汹的胡冲,秦阳没有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模样,他是打不过胡冲,但不代表胡冲能杀他!

秦阳收了寒雪刀和断剑,握紧拳头迎向胡冲的岩石掌,选择最强硬的方式跟胡冲对拼。

“他不要命了吗?那可是一只岩化的手掌,兵器都挡不住,他竟然用拳头去硬抗?”

“他是一个练体士,一脚能把陈统踢出血,也许能硬抗胡冲的岩化掌。”

一些人看出来了,秦阳是一个练体士。不少人兴奋,练体士比丹药师还稀少,肉身听说比金刚还硬。

“哼!练体士又如何,我拥有灵级五品的岩石武脉,离你们练体士的琉璃身只差一点点。”

胡冲不屑冷哼,他也知道秦阳是练体士,但他不在意,因为他对自己的武脉很有自信。他看得出来,秦阳并没有修炼到琉璃身的地步。

“轰!”

岩化掌和拳头对轰了,众人瞪大眼睛盯着两人,胡冲的岩化掌虎口破碎,流出大量血液。

而秦阳的拳头,也有骨头断裂声响起,想必也伤得很重。

“好厉害的练体功法,没修炼到琉璃身竟然能硬抗我的岩化掌,你浑身上下都是宝啊。”

胡冲微微惊讶,秦阳跟他打了个平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败了。

因为他的境界比秦阳高两个小境界,如果让秦阳修炼出琉璃身,他连秦阳的一拳都接不住。

“要是我也有练体功法,我的实力肯定会大增。”

胡冲特别想要得到秦阳的练体功法,同时他内心焦急起来,事情不能在拖下去了,必须尽快击杀秦阳。

胡冲以为,黑寡妇此时在闭关,惊动了黑寡妇,说不定他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一点宝物也分不到。

没有人知道,那间紧闭的房间内,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正饶有兴趣的观看外面动静,红润的嘴唇挂着玩味笑意,仿佛一切都在她掌握中。

“逼人太甚,你今天杀不了我,来日我一定杀你!”

秦阳知道在拖下去对他不利,必须立刻回到房间里面。这里不止有胡冲一个人想要杀他,其他人也蠢蠢欲动。

最关键的是,现在秦阳的手受伤了,丧失了一只手的战力。他拥有不灭武脉,这点很快就可以恢复过来,但那些虎视眈眈的人不会给他时间恢复。

“王兄,我们合力击杀这小子,除了寒雪刀,其他东西我一概不要。”陈统这个时候对身后观望的七个人说道。

“好,一言为定。”

此举正中那些人下怀,他们都知道秦阳身上有很多宝物,如果全让胡冲得到太不公平了。

胡冲狠狠瞪一眼陈统,威胁之意很明显。

陈统毫不示弱,是胡冲把他逼到绝路的,凭他的力量想跟胡冲抢夺寒雪刀是痴心妄想,索性把所有人拖下水。

“该死的,坏我好事!”

对付一个陈统绰绰有余,但其他七人也卷入这场战斗,顿时让事情变得不妙,胡冲想要一个独吞所有东西是不可能了。

秦阳此时比胡冲更想杀了陈统,本来他还有机会逃回房间的,可战局一下子发生变化,八个强者全部加入战斗。

回房间的路,又有很多武者守住,他们见秦阳有危险落井下石。

“难道我今天真要死在这里?”秦阳心有不甘,如果再给他一年时间,胡冲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小子,你犯了众怒了,今天你别想活命,乖乖受死吧。”陈统狞笑。

“我要那把断剑和练体功法,其他东西给你们分,要是敢跟我抢,别怪我心狠手辣。”

胡冲见大局已定,只能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好,我要这小子的储物戒指。”

“那间房间我定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言,完全把秦阳当成必死之人,当着他的脸瓜分东西。

“真是好热闹啊,有好玩怎么不叫我啊,我看上那小子了,他整个人都是我的了。”

就在这时,一道美妙动听的声音响起,那声音蕴含一股诱惑,仿佛能把男人的骨头酥软了。

所有人脸色一变,这声音的主人化成灰他们都认得。

秦阳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身材丰满的美妇,身穿诱人黑衣,把水蜜桃般成熟的躯体完美勾勒出来。拥有成熟惹火的身材,脸蛋却长着一张年轻女子的脸,妩媚与青涩两种气息相互交融。

“好看吗小弟弟,这里这么多男人,就你一个坏小子盯着人家看,真是羞死人了。”黑寡妇冲秦阳抛一个媚眼。

秦阳尴尬扫了一眼旁边人,发现他们连回头都不敢,更别说直勾勾盯着黑寡妇美妙的身材看了。包括胡冲在内,都低着头,明显很害怕这个女人。

“好看,姐姐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少女。”秦阳昧着良心说话,他能否活下来,全看这个女人了。

秦阳的举动和话语落在其他人眼里,无异于大地震,让他们身体震了又震,差点把心脏吓出来。

敢直勾勾盯着黑寡妇身体看,还厚颜无耻地说好看,秦阳肯定不是第一个人,但那些说过这种话的人现在统统死了,连灵魂也被抓去点魂灯,折磨一辈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