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62章 无妄的记忆

第62章 无妄的记忆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09  |  更新时间:

自在佛头顶上的佛圈也被黑气侵蚀,它的半边身子魔化,一只布满黑色鳞片的魔掌托着一座宝塔,向下流溢大量魔气。

“哈哈,慧心,给我杀光他们!”

佛像右边的肩膀上,无妄嚣张大笑,浑身上下散发着魔人的霸道。

“魔宗太子,你欺人太甚,真以为我佛宗任你宰杀吗?”另一边,老方丈指着无妄。

“远离那些魔气,在心里默念自在经,还有,合力把慧心杀了,他已经成魔了!”

老方丈忍痛下令,慧心原本是最有希望成佛的人,现在却成了魔。

“吼!”

慧心所变成的魔人非常凶猛,冲向人群如猛虎入羊圈,三头六臂几乎无人可挡。

“现在怎么办啊,我们都选错人了,魔宗太子才是原罪塔的主人,要不我们去投靠他,或许还能活命也说不定。”

花无艳和胡冲他们商量,魔掌上托着的那尊宝塔他们都认得,原来那不是一座佛塔,而是一座魔塔。

“只能如此了,没有别的选择了,魔宗太子生性残忍,连亲生父母都杀,何况是我们呢?”陈统道。

“高高在上的魔尊,我们愿尊您为主人,甘心做您的奴仆……”

花无艳他们几个跪在佛像下,向无妄磕头。

“你们几个叛徒!”

老方丈气得手指发抖,没想到佛宗弟子还有这种贪生怕死之徒,简直丢尽了他的脸。

“哈哈哈,老东西你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佛宗弟子。这些贪生怕死的废物我要来何用,你们能背叛佛宗,也能背叛我!”

“你们几个蠢货,魔头的凶名没有听说过吗?他六亲不认,整个魔宗的人都被他屠光了,会需要你们这几个废物?”

“我不甘心啊,原罪塔的考验根本过不去,罗天宗根本不打算放我们出去!”

“化作厉鬼,也要在罗天宗上空嚎哭一百年!”

陈统嚎哭,原罪塔笼罩到他们头顶,一缕缕魔气侵蚀他们。

秦阳冷冷看着,花无艳他们被魔气侵蚀,也变成了三头六臂的魔人。

“无处不在的佛,请您救救我吧,您虔诚的弟子向您祈祷……”

大门被封死了,有将近一半的佛宗弟子变成了魔人,令秦阳有些安慰都是,那些魔人都自动忽略他,不来找他的麻烦。

“老东西,真佛法力降临没有,我等了这么久,你怎么还没动手?”

无妄用杀戮之眼看着老方丈,似乎看穿了他的意图,老方丈飞到佛像的另一边,是为了获得真佛降临的法力。

这尊佛像能沟通真佛,老方丈刚才拖延时间沟通真佛,令他大喜的是真佛聆听到了他的呼唤,降临了一道法力。

“给我驱除!”

老方丈好像变了一个人,一巴掌拍在佛像的巨章上,原本被侵蚀半边身子的佛像佛光大盛,魔气有被压制的迹象。

“五行佛掌!”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佛像好像活了过来,那只巨掌竟然动了,每一根手指都有一种颜色,代表五行之力。

“自在佛的大神通,专门压制魔头的五行佛掌!”

“有救了,魔宗太子再张狂也难逃一死!”

不少佛宗弟子欢呼,那只巨掌给了他们希望。

“高兴得太早了,区区五行掌也想压制我,笑话!”

无妄丝毫不在意,他的身后出现一双黑色羽翼,迎着五行掌飞去!

五根通天巨掌从天而降,狠狠地拍向飞来的无妄,无妄飞到五行掌中间,五行掌迅速合拢,欲把无妄生生捏死!

“给我破!”

无妄的杀戮之眼开启,凡是被杀戮之眼看到的东西,都会破灭!

“不!”

老方丈和众多佛宗弟子目龇欲裂,五行掌被无妄一击破灭,佛像的一只巨掌就这样没有了。

“老东西,该轮到我了!”

无妄伸手抓过原罪塔,狠狠砸向佛像,原罪塔原来是一件兵器,不仅能镇压,而且还能砸人。

“我跟你拼了!”

老方丈眼睁睁看着佛像被砸穿一个窟窿,眼睛已经流血,他无颜去面对诸佛了。

“该结束了,把你们的生命献祭给原罪塔吧!”

杀戮之眼扫过,老方丈的身体像是被割了千刀一样破裂,死状惨烈。

“那就是修炼到大成的天瞳吗?太可怕了,一眼就能杀人,根本抵抗不了。”

秦阳内心震撼,他的末日法眼不比杀戮之眼差,等末日法眼修炼到大成时威力会有多大?

“传说,修炼至大成的末日法眼,一眼可让世界末日降临,我也很期待……”

冥在灵台里看了一眼对面的末日,发现这家伙也睁开了眼睛,紧紧盯着无妄看。

“献祭吧!”

杀了老方丈,整个佛宗已经没有人是无妄的对手,原罪塔变大,把大殿挤破,一个魔气黑洞出现在上空。

黑洞里传出鬼哭狼嚎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里面是无数的灵魂,都是被无妄杀的。

佛像被砸得只剩下两只眼睛,一只流泪,另一只流血。佛眼似乎有灵,流着泪看着佛宗弟子被屠杀。

天空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忽然降下,似苍天为苦难的众生哭泣。

过了很久,大殿已经成了断壁残垣,天空还是乌云密布。

地上非常诡异,没有一具尸体,也没有一滴血,只有呜呜的风声,好像是怨灵的嚎哭。

秦阳默默看完了整个过程,一座散发着魔气的宝塔矗立在断壁残垣中间,一个少年背对着秦阳,默默看着远方的天空。

“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杀戮而生,凡是与我亲近的人都不得好死,你是一个例外,不懂为什么我对你提不起杀意。”

无妄背对着秦阳,这个问题他想不清楚。

“那就不用想了,很快就会过去了,一切都不会存在……”秦阳看到,周围的世界开始变化,慢慢地虚无。

无妄没有发觉,仍在皱着眉头。

这是一场梦,也许过后会从秦阳的记忆里消失,无妄的记忆里也不存在一个叫秦阳的人,那是他唯一的朋友。

“你叫秦阳!我记住你了!”无妄猛地回头,却看到秦阳的身影变得模糊,在临近消失前,秦阳留给了无妄一个微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