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63章 花无艳没死?

第63章 花无艳没死?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16  |  更新时间:

这是一场梦,秦阳消失之后留在梦境里的记忆也会消失,过后他不会记得有无妄这个人,而秦阳,也不会存在无妄的记忆里。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神奇,等他睁开眼睛后,却发现他还是站在断崖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房间还有

是有十个,只是少了那些人。

“无妄?”

秦阳的记忆里,清楚地记得第二关考验的事情,有关于无妄的事情也记得清清楚楚,根本没有消失。

“冥,你还记得昆天界的事情吗?”秦阳问。

“什么昆天界?你在说什么?你怎么站在这里,你不是走到接引桥上了吗?”冥一脸迷惑。

秦阳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为什么他能记得,而冥的记忆却被抹除了?

“发生了什么事?你通过第二关考验了?花无艳他们呢,都死了吗?”

冥的灵魂很痛,好像有一些记忆不见了。

“我通过第二关考验了,花无艳他们都死了。”秦阳不知该什么跟冥解释,他的脑袋也很乱。

“不可能啊,花无艳他们就在房间里面,只是这片天地给我的感觉太奇怪了,除了你们十个人外,那些人统统不见了,我完全感受不到他们的生命波动。”

冥的精神远比秦阳强大,他可以笼罩到三千群山,十个房间里,花无艳他们就在里面。

“什么?他们没死?”秦阳大惊失色,怀疑冥是不是看错了,花无艳他们不是变成魔人献祭给原罪塔了吗?

“我虽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我可以十分肯定,他们没有死,你看,陈统出来了。”

冥大概明白了什么回事,秦阳通过了第二关考验,在第二关考验中花无艳他们都死了,而他也被抹除了记忆,只有秦阳能保留下来。

陈统从房间里走出来,表情冷漠,眼神带着无尽杀气,等走近后秦阳发现了不对劲,陈统的眼睛空洞,完全丧失了灵性!

“他已经死了,现在是一具杀人傀儡,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第三关的考验就是杀死他们九个。”

“原来如此,这很符合无妄的性格,杀光所有人,一个人走到最后。”秦阳也明白了。

陈统现在是一具杀人傀儡,他已经没有了灵魂,只有一个命令在他脑海回荡,杀死眼前的那个人!

“必须尽快解决,要不然你将会同时对付几个敌人,事情会越来越棘手。”冥摸清了游戏规则,提醒秦阳。

“放心吧,陈统没有失去灵魂前都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失去了灵魂,我杀他只用三招!”

秦阳把寒雪刀拿出来,这件上品灵器在他手上能发挥出最大威力。

陈统见到寒雪刀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离秦阳只有十步距离时快速奔跑,目的很明显,是打算与秦阳同归于尽,把他推下断崖!

秦阳握紧寒雪刀,陈统奔跑过来时他挥出一刀,向陈统的脖子割去。令他有些意外的是,陈统丝毫不反抗,一颗头颅就这样被割下。

“不好!头颅不是他的致命点!”

秦阳忽然变色,被割去头颅的陈统并没有停下脚步,身体抱住秦阳把他往后推,要与秦阳同葬断崖!

“他的双脚!”冥提醒。

离断崖边只有一米距离时,冥发现了陈统的弱点,秦阳很快反应过来,用寒雪刀把陈统的双脚斩断。失去了双脚,陈统毫无抵抗之力,被秦阳扔下断崖。

陈统一死,秦阳还来不及松一口气,第二个房间又有人出来,那个人是一个中年男子,秦阳不认识他。

“秦阳,必须抓紧时间,房间里出来的人按实力强弱决定顺序,越到后面越难打。”

“我知道了。”

这次秦阳学聪明了,不等那个人来到断崖边他就迎了上去,面对一个失去灵魂的傀儡,秦阳还不放在心上。

那些人中,除了花无艳和胡冲让秦阳有些忌惮外,其他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第二个傀儡用了两刀解决,第三个傀儡刚打开房间就被秦阳用寒雪刀吸干血液而死,身体变成干尸人,被一层薄冰包裹。

秦阳的举动只能用凶残来形容,他直接站到傀儡的房间外,那些傀儡刚出来直接被秦阳当场斩杀。

连续杀了七人后,秦阳收起了大意,他知道下一个房间的人是谁,胡冲生前是一个通灵境七重的武者,面对这么一个傀儡,秦阳压力不小。

不过,秦阳还是有信心把胡冲斩杀,因为他已经知道胡冲的武脉是什么。

“吱呀!”

房间门打开,一只岩石化的手掌探出来,这只岩化掌堪比普通灵器,用寒雪刀不一定能斩断它。所以秦阳直接拿出斩王剑,专杀君王的王兵,切这只岩化掌跟切泥一样!

一只手臂被斩,胡冲面无表情,他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断臂,断臂处也没有血液流下来,像是切了一块岩石一样。

胡冲用另一只手臂抓向秦阳,气势依然凶猛。

秦阳内心冷笑,果然失去了灵魂后胡冲就任他斩杀,他竟然用身体跟他硬拼,这不是给秦阳当活靶子吗?

“斩!”

斩王剑轻松切断胡冲的另一只手臂,但他失去手臂后还有双脚,秦阳也不客气,把胡冲活活劈死,直到他不能动弹。

现场血淋淋一片,看起来触目惊心,但现实就是如此,容不得慈悲。你不杀别人,别人却要杀你。

幸好有斩王剑这把王兵,要不然对付胡冲绝非易事。

杀了胡冲后,秦阳深吸一口气,握紧斩王剑,等待最后房间的花无艳出来。

在秦阳紧张注视下,花无艳的房间打开,人还没出来,一阵香气却先飘出来了。

“小弟弟,你好凶猛啊,姐姐还真是害怕呢。”

花无艳的声音传了出来,让秦阳吓一跳,花无艳怎么还能说话,她没有死也没有失去灵魂?

房间门打开,一个身材丰腴的美貌少妇款款走出来,媚眼如丝望向秦阳,诱人红唇轻启。

“你……”

秦阳看着眼前的花无艳,分明是完好无损的人,哪里有半点失去灵魂的迹象。

“人家怎么了?不是想要杀了人家吗?快动手啊,小弟弟……”

花无艳的声音能让人的骨头酥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