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77章 宝阁

第77章 宝阁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62  |  更新时间:

想通了这些事,段无终和东方鸣的情绪都恢复平稳,小心翼翼地把玲珑心收好,段无终这时才注意到,秦阳已经把大力猿魔诀修炼到大成境界。

“你是什么做到的?这才过去几个月时间,你竟然把大力猿魔诀修炼到这种地步?”

段无终上前打量秦阳,不断拍打他的各个部位,以证明自己没有看错。

东方鸣重新审视秦阳,他也发现秦阳的实力是通灵境五重,当初刚来罗天宗时,秦阳的实力确实是通灵境二重,这一点瞒不过他们。

“罢了,你不用解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是个有大气运的人,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段无终却摆手,让秦阳不用解释。

秦阳暗松一口气,想要在这两个老狐狸面前说谎,明显有难度,如果段无终和东方鸣逼问下去,说不定轮回图的秘密要泄露出来。

“你帮我取回了玲珑心,我答应过你的事自然会应许,师弟,让月儿进来,让她带秦阳去宝阁。里面的东西,除了那三样天字级的宝物外,其余东西让秦阳随便选五样。”

段无终对东方鸣道。

东方鸣一听,旋即把东方月叫进来。宝阁是罗天宗最核心的地方,里面藏有罗天宗的财物,是罗天宗的底蕴,虽然比不上真正的罗天宝库,但也足以让人疯狂。

五大宗门之一的宝阁,不说那些罕见的天材地宝,光是大量的高级丹药就足以支撑一个庞大宗门的运转。

段无终竟然让秦阳进入罗天宗的核心区域,随意挑选宝物。这背后的意义不光这么简单,东方鸣认识段无终几十年了,从来没有人能让段无终这么重视过。

“宗主,有何吩咐?”

东方月进来,称呼东方鸣为宗主,对段无终一拜。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外,罗天宗的人都不知道东方月是东方鸣的女儿。

“拿着我的令牌,带秦阳去宝阁,里面的东西除了那三样天字级的东西,其余东西由他挑选五件件。”

东方鸣的话让东方月冷冰冰的脸露出吃惊神色,东方月知道宝阁对于罗天宗来说意味着什么,哪怕是她也不能随意进出宝阁,更别说随意挑选里面的东西了。

然而,更加让东方月惊讶的是,段无终开口了。

“月儿,你先把修炼的事情放一放,帮助你师弟凝炼琉璃身,等他准备充足之后,你带他去化龙池,凝炼琉璃身。”

“什么?师傅,要我放下修炼,帮他凝炼琉璃身?他现在还不是大圆满,要想凝炼琉璃身,最起码要一年以后!”

东方月称呼都变了,直接叫段无终师傅,秦阳猜得果然没错,东方月真的段无终弟子。这死老头当初还骗自己说他从不收徒,这老头满口谎话,他的话不能轻易相信。

“别小看秦阳,用不了一年的,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一定能成功。罗天宗弟子里,你是唯一凝炼出琉璃身的练体士,有你帮助,说不定秦阳连一个月都不用。”

段无终不敢告诉东方月秦阳才修炼了三个月,因为当初东方月修炼到秦阳这个地步,花了一年多时间,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好了,先带秦阳去宝阁吧,事后我再跟你解释。”东方鸣发话,打断了东方月接下来想说的话。

“好吧。”东方月接过宗主令牌,瞪了秦阳一眼,示意秦阳跟她走。

两人走后,大殿内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师兄,秦阳没有把话说清楚,祖师的遗言不应该只有四个字……”东方鸣其实早看出来了,只是他没有当场说出来。

“我知道,他没说全部,但不要紧,该知道的已经知道了。”

段无终叹了一口气,接着又道。

“师弟,不止你我,包括前几代宗主在内,往原罪塔安排了几十个人,他们当时都是天梯碑排名第一的人,可为什么他们都失败了,唯独秦阳成功?”

“而且,他只用了三个月时间,就把玲珑心取出来了……你说……”

段无终欲言又止,但东方鸣明白段无终的意思。

“那时候……我罗天宗还没衰落到如今这地步,一年多后天榜重新排名,如果我罗天宗没有天榜弟子,四大宗门一定会联合起来,借口除掉我罗天宗……”东方鸣说道。

“这大概是祖师所说的罗天大劫了吧?师兄看好秦阳,所以倾力培养他?”东方鸣看向段无终。

“有这个意思吧,不过我也只是想想而已,秦阳现在还是通灵境的修为,要他去争天榜,不是让外人笑话我罗天宗吗?”

段无终自嘲一笑,秦阳是个好苗子,值得培养,可争夺天榜,还是要依靠十大真传弟子。

接下来,段无终又拿出玲珑心,和东方鸣仔细研究起来,罗天宝库的具体地址在哪里,答案就在这颗心脏里。

宝阁不在罗天峰上,在罗天峰山角下的建筑里,一路上两人还是默默无言,东方月走在前面,婀娜身姿摇曳动人,秦阳在后面时不时欣赏一下。

走在前面的东方月正在气恼,她不习惯主动跟别人说话,特别是男人。哪个男人见到她,不是笑脸盈盈,千方百计想跟她说话。

可秦阳偏偏对她不搭不理,害得东方月一肚子的疑问说不出来。能让东方鸣和段无终如此重视,还打开宝阁让秦阳挑选,一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关乎罗天宗的事,就是东方月再冷漠也按耐不住,可是秦阳这家伙一路上沉默,似乎不打算跟她开口。

其实,东方月早就想好了,如果秦阳肯主动解释一下,她也许会不吝啬地给秦阳一个笑容。

在罗天宗,能让月光仙子东方月一笑,是所有男人值得骄傲一辈子的事情。

走下石阶,东方月越想越气,凭她的性子,想让她主动开口问秦阳是不可能的。而秦阳,本来也没打算跟美丽师姐解释什么,就算东方月问了,他也不会说。

两个人走着走着,一座阁楼就到了,这座阁楼周围没有其他建筑,也没有其他人,显得非常冷清。鸟声在这里也听不到,果真是一只飞鸟也飞不进来。

阁楼前有一株不知名的古树,老树盘根,枝繁叶茂,清风一吹,大片落叶凋零。一个老者,拿着扫帚,把那落叶扫成一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