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17章 龙息石

第117章 龙息石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54  |  更新时间:

秦阳做了一个美梦,静珠和洛雨素为他哭哭啼啼,洛雪依在一旁帮助她姐姐,能同时让三位美人如此倾心,羡煞旁人。

最后,东方师姐来了,把他抱走。日日夜夜照顾他,使他的伤势一点点痊愈。

意识苏醒,秦阳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空气弥漫淡淡馨香,这香气秦阳有些熟悉,那是师姐身上的香味。

莫不是,自己这些天一直睡在师姐床上?秦阳怀着激动的心情睁开眼睛,结果守在床边的人让他吓一跳,伤口差点又裂开。

“嘿嘿,醒了,你小子的命真大啊,挨了陈德一掌都没死,真不愧是我段无终调练出来的弟子。”

段无终凑近秦阳,那张红润的老脸格外有喜感,笑起来时有两个酒窝。不过,秦阳此时的心情是想吐。

他的意识虽然沉睡了,但潜意识还是有的,这些天他好像是被师姐无微不至的照顾,怎么一醒来看见的是段老头?

“怎么,看见我不高兴啊,我有这么招人讨厌吗?”

段无终见秦阳那表情,明显是一副嫌弃他的表情。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昏迷了多久?”

秦阳看了看周围,这间房的装饰是月白色为主调,有一个梳妆台,明显是女子的闺房。

“整整十天十夜,为了救回你这条小命我大出血,两枚白骨丹和一枚天尘丹,还有一枚我珍藏多年的天灵丹,那可是四品顶级丹药啊!”

段无终一脸肉痛,用去那些丹药仿佛比割他肉还痛苦。

秦阳面无表情,段无终想感动他?没门!

“我只想知道补偿是什么?”秦阳对段无终完全没有畏惧,尽管他是罗天宗真正的掌权人物。

“补偿,什么补偿?”段无终知道秦阳说什么,但还是装傻。

“先不说你还有两个条件没有答应我,就拿陈德这件事来说,这完全是你的责任,这件事让我寒心,甚至萌生了退出罗天宗的想法……”

秦阳还没说完,段无终就打断了他。

“行了行了,我就知道不出点血是不会让你小子满意的。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段无终也拿秦阳没办法,他的身份完全压不住秦阳。

“什么地方?师姐的房间?”秦阳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

段无终翻白眼,他忘记了秦阳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年。

“没错,这里确实是月儿的房间,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里是灵首峰,我罗天宗灵脉的源地。”段无终道。

“然后呢?”

秦阳眼睛发亮,隐隐有些期待,罗天宗灵脉的源地,灵气最丰沛的地方,在这里修炼,顶得上其他山峰几倍。

“你伤到了五脏六腑,幸好你凝炼了琉璃身,要不然怎么能抵抗化天掌。”段无终却先说这个事情。

秦阳检查了一下自身的伤势,发现情况非常不乐观,他的经脉破碎严重,肋骨都断了好几根。

最要命的是,他的五脏六腑都被震到了,幸好陈德的那一掌没有拍到他心脏,要不然他真的无力回天了。

“按照正常的疗程来说,你要彻底痊愈至少也需要半年时间。这意味着,你有半年时间不能修炼。”段无终继续说道。

秦阳心底一沉,武者修炼争分夺秒,他如果耽搁半年,想要追赶楚展鹏他们非常困难。

“一次性说完。”秦阳很讨厌段老头故意卖关子。

“灵脉源地有一口灵泉液,我可以让你进入那里恢复伤势。等你痊愈之后,再送你一场大造化。”段无终装神秘,一副高人模样。

“呸!什么大造化,上次进入原罪塔你也这样说,结果我差点死在里面。”秦阳就不指望段无终能给他大造化了。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啊?”段无终无奈,在罗天宗秦阳是唯一不怕他的人。

秦阳干脆重新躺下,拿枕头盖住脸,结果,这枕头是东方月的枕头,一股清新的发香让秦阳失神。

“你好好准备一下,我待会让月儿带你去灵泉。”段无终留下这段话就走。

段无终走后,秦阳急忙检查灵台,冥为他抵抗了匕首脉灵的致命一击,也付出了巨大代价,秦阳已经感应不到冥的存在,这让他心急如焚。

脑海中两座灵台还在,末日的灵台完好无损,一柄匕首模样的脉灵被末日抓在手上,那是陈德的脉灵。

没有秦阳的命令,末日不敢轻易吞噬,毕竟陈德是天位境界的武者,他的脉灵能量庞大,吞噬之后结果未知。

现在秦阳无心处理这些,因为他看到冥的灵台破碎了,冥虚弱无力的悬浮于灵台中,气息微弱,时有时无。

“我还没死……不用担心……”冥紧闭双眼,向秦阳传来了声音。

“要怎样才能治疗你?”秦阳把感动放在心里,要不是冥为他争取时间,说不定他早就被陈德杀了。

“龙息石……这里没有的。”冥传来最后一道声音,然后就沉睡了。

“龙息石……”秦阳记住这个三个字,既然冥说这里没有,那他就去外面找。

这时,有人推开了房间门,轻微的脚步声接近,秦阳赶紧从灵台收回意识。

东方月回到自己房间,看到了让她羞红脸的一幕,秦阳拿着她的枕头盖住脸,这等于让秦阳靠近她闻她发香是一个道理,东方月脸颊瞬间红透。

这家伙,睡在她床上也就罢了,还拿她枕头这样做……

“是师姐吗?”秦阳艰难坐起来,没有意外,是师姐回来了。

看来自己的潜意识没有错,这些天都是师姐在照顾他。东方月外表看似冰冷,其实内心比谁都温柔。

“师傅让我去把你救回来,然后扔在这床上,这些天都是他照顾你。”

东方月担心秦阳想到了什么,急忙先找一个借口。

秦阳会心一笑,也不拆穿东方月。

“走吧,我带你去灵泉那里。”东方月松了一口气,秦阳似乎相信了,要是让秦阳知道这里是她房间,岂不羞死。

秦阳伤势未好,勉强下床,行动艰难。东方月见了于心不忍,于是开口:“把手放在我肩膀上,我扶你。”

秦阳等的就是这句话,美滋滋把手放在东方师姐的肩膀上,柔若无骨的师姐,肩膀肌肤雪白,仿若一块美玉,洁白柔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