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23章 厚颜无耻

第123章 厚颜无耻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89  |  更新时间:

十息时间过去了,剑意石没有剑气绽放,甚至连光芒也没有。这种情况,哪怕不是剑修都可以看出来,秦阳没有剑赋。

“你输了。”

庞飞暗松一口气,他还真以为秦阳有什么底牌呢,看来是他高估秦阳了,这家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

“秦阳,愿赌服输,现在你该履行承诺了。”

离河迫不及待发话,他特别想看秦阳给庞飞屈辱下跪的样子。

“大丈夫输要输得起,别让我们看不起你,别挣扎了秦阳,承认事实吧,你没有剑赋,再摸下去剑意石也不会有反应。”

庞飞背负双手,一副指点后生的模样。

“怎么办啊姐姐,难道真要姐夫给庞飞下跪?”

洛雪依急得团团转,武者有尊严,给人下跪是对武者最高的侮辱。如果秦阳真给庞飞下跪了,以后他还怎么做人?

“大不了,我们不做内门弟子了!”洛雨素铁了心要跟秦阳一起。

这一刻,众人的嘴角都展露出来,秦阳淡淡一笑,丝毫不在意。

“你们是不是太着急了点?谁说我没有剑赋?”

秦阳胸有成竹,他刚才只是感应剑意石而已,结果这些人太心急了,他刚感应完就说自己失败了。

“哦?你有剑赋?那为何剑意石没有剑气绽放?”庞飞旁边的狗腿子嘲笑道。

“哈哈,秦阳还死不承认,脸皮真够厚的!”

“我生平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人,输不起!”

其他人也发出嘲讽声,落井下石是人性劣根。

“既然你们想要剑气,那我就绽放给你们!”

秦阳怒了,这些人把脸凑过来给他打,他当然要打,不仅要打还要狠狠地打。

听到秦阳的话,嘲笑声更大,开什么玩笑,剑意石都没反应,秦阳还想绽放剑气?

只是,一道磅礴的剑气突然释放,让所有嘲笑声戛然而止,众人目瞪口呆,一道磅礴剑气在虚空中化成一柄巨剑,冲天而起!

“这是……”

庞飞身边的狗腿子瞪大眼睛,满眼不可置信。这道剑气如此磅礴,实在罕见,他当年绽放的剑气细如发丝,远远没有秦阳的剑气磅礴。

“是剑气!姐夫绽放出剑气了!”嘲笑声没有了,只有洛雪依兴奋的叫声。

“别得意,区区一道而且,要两道以上才能……”

庞飞话还没说完,又有一道磅礴剑气在虚空凝聚,横劈斩空,空间隐隐泛起波动,可见这道剑气的威力。

“你是不是想说,两道不够是吧?那好,我今天让你看看,怎么才是真正的剑气!”

秦阳运转归元剑诀,远古剑仙之意传达到剑意石,剑意石散发强烈的光芒,像一颗太阳坠落,刺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睛。

“剑仙之意!”

第二道剑气还没有消失,第三道剑气紧接着冲天而起,众人傻眼,剑气还能如此释放?

不过,真正让庞飞从脚底寒到头顶的是,第四道剑气马上出现!

“四道剑气!剑修天才,罗天宗又要出现一位万剑一了吗?”

“秦阳不仅绽放了四道剑气,而且,他的剑气比当年的万师兄还要磅礴……”

绽放四道剑气,对于剑修来说可以称为剑修天才了。秦阳的举动让一些人脸庞火辣辣的,刚才他们还嘲笑秦阳没有剑赋,转眼秦阳就变成一个剑修天才了。

“为什么?难道他是天选之子吗?都到这种地步了他还能反败为胜,我恨啊!”

古天河对秦阳恨之入骨,现在见希望又落空了,他想发狂。

最震惊的是庞飞,身体无力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他跟秦阳靠得最近,可以感受到那四道磅礴的剑气有多可怕,他当年的剑气跟秦阳比起来,犹如小江与大海的区别。

“四道……还不够!第五道,给我绽放!”

秦阳的目标可不仅仅是四道,远古剑仙之意传入剑意石,让剑意石光芒大盛,第五道磅礴剑气终于绽放!

“轰!”

白云悠悠的天空,忽然响起一声巨响,像是雷霆炸响,让罗天宗所有人都感应到了。除了广场上的洛雨素等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五道剑气绽放,在罗天宗史无前例,所有人都被惊得说不话来。离河叹气,深深看了秦阳一眼,从今以后,他不会再打秦阳的主意了。

离河悄悄离开,结果已经注定了,他留下来只会自取其辱。

第五道剑气出来后,秦阳把剑仙之意收了,尽管他还能绽放更多的剑气,但他不想把底牌暴露出来。

天地间,还残留着一缕缕剑气,仿佛在告诉人们,刚才他们嘲笑的,是一位剑赋比万剑一还高的天才。

“庞师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大丈夫要输得起,别让我看不起。”

秦阳学庞飞刚才的语气和动作,背负双手,说道。

广场上没有一人接话,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跟刚才众人哄笑秦阳形成强烈对比。

庞飞脸色铁青,他不能接受这个结果,难道真要给秦阳下跪?那还不如杀了他,给秦阳下跪,比杀了他还难受。

“秦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作弊了!”

走投无路的庞飞,硬着头皮说出这些话。庞飞说出这么厚颜无耻的话,剑修会的人都觉得耻辱,不自觉站远一些。

“这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真是生平所见。”洛雪依讥笑道。

“没错,我现在已经后悔加入剑修会了,有这种副会长,能教我们什么剑法?”洛丹也道。

“一派胡言,秦阳身上明明没有剑意,怎么能绽放五道剑气,这不是作弊是什么?”

庞飞强行解释,结果没有一人附言,显得很尴尬。

“庞师兄何以见得我没有剑意,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剑修?”秦阳不紧不慢说道,他倒要看看,一个人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就凭我是练出第一重剑意的人!光凭这一点,就足够了!”

庞飞挺直身板,他还有希望,他是练出第一重剑意的剑修,所说的话就是法旨。

“可笑。”秦阳忍不住笑了,他也是一位练出剑意第一重的剑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