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68章 陪睡

第168章 陪睡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93  |  更新时间:

秦阳当然不知道,此时有一位女君王正在全城搜寻他。

夜幕下的玉阙宫美轮美奂,灯火辉煌,美妙歌声飘渺而来,令人陶醉。

秦阳轻车熟路回到玉阙宫给罗天宗安排的住处,他在路上已经想好了说词。

一路上,五大宗门的武者都在谈论今天丹王大会的话题,特别是孤鸿的名字是讨论的重点。

回到房间,段无终又不在,只有师姐独自一人坐在靠窗的桌子边,单手撑着脸颊,神情有些落寞。

“师姐,在想什么呢?”

秦阳记得东方月也去观看丹王大会了,没发生什么事啊,难道是回来后受到什么刺激?

“唉,武者虽然比凡人寿命多,但终归还是不能抵抗岁月的力量,会慢慢变老。二十年之后,我就变成一个黄脸婆了……”

原来,是东方月受到了驻颜丹的刺激,想想也是,哪个女人不渴望容颜永驻,现在驻颜丹重现人间,今夜恐怕有无数女子难以入眠。

“真羡慕那位玉婵姑娘,得到孤大师赐给一枚驻颜丹,青春容颜永驻……”东方月惆怅叹气。

“师姐在我心里永远最美,就算没有驻颜丹也一样。”

秦阳留下一枚驻颜丹,本意是要给东方月的,现在他正在想,该找什么借口给她,又能让东方月不生疑。

得到秦阳的赞美,东方月情绪好转许多。

“对了,你一整天都跑哪去了?”东方月下午回来后就不见秦阳,直到夜幕降临才回来,不由问道。

“东逛西逛去了,对了师姐,刚才我回来的时候碰见一个奇怪的人,问我西门怎么走,我随手一指,他就扔给我一颗筑元丹。”

秦阳拿出驻颜丹,在东方月面前晃了晃,一副得了便宜的模样。

“瞧你那点出息,一枚二品筑元丹也能让你高兴成那样,真是给我们罗天宗丢脸……不对……那不是筑元丹!”

东方月刚想笑话秦阳,当她看到秦阳手里的丹药时眼睛都直了,一把抢过秦阳手中的驻颜丹,呼吸变得急促!

“哈哈,师姐你也没多大出息,筑元丹也跟我抢,要想拿走这枚筑元丹也可以,拿三品丹药来跟我换。”秦阳取笑东方月。

“我的笨蛋师弟,这哪里是筑元丹,是上古神丹驻颜丹!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模样吗?是不是穿了一件青色衣袍?”

东方月见过驻颜丹,一眼就认出来了。

“傻瓜师姐,你是傻了吧?驻颜丹已经失传了,没有人可以炼制出来。那个人我还记得,我承认他是比我帅一点,穿了一件青色衣袍。”

秦阳早就换了衣服,现在是一身白装。

“啊!真的是驻颜丹!你捡到宝了,师弟我爱死你了!”

东方月兴奋地跳起来,秦阳所说的特征跟今天的孤鸿一模一样,再加上手里的驻颜丹,完全可以确定驻颜丹是真的!

“无可救药,拿一枚三品丹药来换,否则我可不给你。”秦阳一副不吃亏的模样。

东方月怜悯地看着笨蛋师弟,真担心这家伙以后让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钱。

“这是一瓶七叶丹,三品丹药,给你。”

东方月直接拿出一整瓶,秦阳笑得眉开眼笑,美滋滋地接过,然后一副怕东方月后悔的表情,急忙闪进另一个房间。

“真是笨啊!”

东方月越看秦阳越喜欢,梦寐以求的驻颜丹到手了,四周看了看还好没人发现,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东方月当场吃了驻颜丹。

回到房间里,秦阳笑意收起来,接下来等待他的是折磨。把脑海里的轮回图收了,让末日回到灵台。

果不其然,没有轮回图隔绝,苏妙妙通过控心丹感应到他。

“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老实交代,今天干什么去了?”

苏妙妙冷冰冰的声音立刻响起,秦阳不知道,苏妙妙生了一整天的气。

“去看丹王大会了。”秦阳早就想好借口。

“那为什么我感应不到你?”

苏妙妙语气带着怒火,然后,秦阳的精神如遭重击,让他痛苦得脸庞抽搐,用嘴巴咬住手臂,不发出声音。

控心丹还没有解除,苏妙妙可以通过控心丹控制他精神。

“来上次的密室,准备吸收菠蔓树的第二次雾气。”折磨了一会后,苏妙妙命令道。

“再忍一次,很快我就能把天谷丹炼制出来。”冥把一切看在眼里。

偷偷摸摸出来,来到上次的密室,苏婉和苏妙妙已经在里面等他,看见秦阳来了之后苏妙妙冷哼一声。

“妙妙今天派了八个人出去找你,结果都找不到你,那八个人回来之后都被她杀了,所以,你让八条人命因你而死。”

苏婉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色轻松,明显不把人命当回事。

秦阳不说话,默默听着。

“还愣着干什么,过去啊,这次给你一个惩罚,不凋零三片叶子,别想回去!”

苏妙妙双手抱臂,呵斥道。

她原以为秦阳会跟她吵,用他那尖牙利嘴气她,可是秦阳今天有点反常,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苏妙妙看到就生气。她宁可秦阳像上次一样骂她,也不想看到傀儡一样的秦阳。

秦阳走过去,在苏婉和苏妙妙的注视下,吸收菠蔓树的雾气。红色雾气进入秦阳脑海,那道宏大的经文声又响起了,如果承受力差的,估计早被洗脑了。

秦阳默默忍受着,连续吸收了大量雾气,叶子一片一片凋零。

第四片叶子凋零后,苏婉旁若无人的对苏妙妙道:“要不让他把最后一片叶子吸收了?”

“不妥,还是以后再说吧。”

苏妙妙的眼睛自始至终没离开过秦阳,看着他一言不发地吸收雾气,不知怎么的,那颗冰冷的心有波动。

上次凋零了一片叶子,这次凋零了三片,菠蔓树还有一片叶子。听到苏妙妙的话,秦阳内心松了一口气。

“我可以回去了吧?”秦阳一刻都不想待在两人身边。

“你那是什么眼神?嫌弃我?那好,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我今晚还要你陪我睡,让你痛不欲生!”苏妙妙露出挑逗的笑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