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70章 南宫之音

第170章 南宫之音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75  |  更新时间:

苏妙妙看着秦阳右脸上自己的杰作,得意一笑。那个伤口有她九劫境的印记,秦阳想要抹去,必须达到九劫境修为才可以。

而她拳头上的牙印,随时可以抹去。但是苏妙妙好像没有抹去这个牙印的想法,任由伤口继续流血。

秦阳摸了摸脸上的伤口,那里不仅流着血,还有苏妙妙的口水,顿时一脸嫌恶。

“臭不要脸的女人,活该一辈子嫁不出去。”

“你脸上有我的牙印,一辈子也别想娶别的女人!”

苏妙妙以牙还牙,一想到秦阳以后顶着一个牙印伤口就觉得好笑。

“可以睡觉没有?”对于脸上的小伤,秦阳并不在意,随便炼制一枚再生丹就可以了。

“还早着呢,急什么?你要不要听我弹琴,我的琴音可是天渊城一绝。”

苏妙妙心情大好,也不等秦阳答应就走到古琴前,双手抚琴,令琴弦发出清脆声音。

“还天渊城一绝呢,你那琴音能要人命啊。”苏妙妙所有的优点在秦阳眼里都是缺点。

对于秦阳的刻薄嘴巴,苏妙妙几乎能免疫了,平复了一下情绪,进入状态后双手放在琴弦上,然后,一曲美妙琴音像高山上的流水,流淌而下!

无形的美妙音符让虚空泛起涟漪,在这琴音之下,噪杂的玉阙宫突然安静下来,仿佛这琴音能轻抚人的灵魂。

其他的歌声消失了,玉阙宫只剩下苏妙妙的琴音,听到这琴音,无论是男是女,都露出陶醉的表情。

今夜,皎月被乌云遮掩,大风从无尽海吹来,显得这个夜晚很冰冷。但是琴音响起之后,夜空上的乌云散开,洁白月光倾洒大地,仿佛琴音能直达天宇!

“是苏仙子的琴音,我一年前有幸听过,此生不会忘记。”

“如此仙音,如此美人,人间难寻啊……”

但是,众人陶醉过后又想起苏妙妙的房间有一个男人,说明这曲琴音是为秦阳而弹,嫉妒的怒火在每个男人头顶燃烧。

“当!”

正在这时,从玉阙宫的东边传来另一曲琴音,不同于苏妙妙的高山流水,这曲琴音暗合金戈铁马之声,仿佛有千军万马撕破梦境杀来!

“嗯?”

苏妙妙感应到琴音是从东边传来,玉阙宫的东院,是南雪宗的住处。苏妙妙已经猜到弹琴的人是谁了,嘴角不屑一笑,双手撩动琴弦,两道琴音对抗起来!

一边是轻抚灵魂的琴音,另一边是喊醒灵魂的琴音,东院的那位弹琴之人好像是故意的。

“快看,两股音波之力交接了!”

武者运转灵目,能看到虚空中有两股音符交接,无声的对抗中,玉阙宫中心的莲花湖激起巨浪,可见音波的杀伤力!

“这两人都是音弦大师,打成了平手!”

两曲琴音都消失了,虚空还泛着涟漪,让人心有余悸。他们很好奇,东边弹琴的人是谁,琴音竟然能跟苏妙妙对抗?

“想知道她是谁吗?”苏妙妙看向秦阳。

“谁?”秦阳说不好奇是假的。

“南宫婵!”苏妙妙作为玉阙宫的少宫主,早就知道南宫婵来了。

“哦!传说中三美之一,比你漂亮一万倍的那个南宫婵?”秦阳的话很欠揍,令苏妙妙脸色寒冷下来。

此时,玉阙宫东院,有一个曼妙女子,清颜白衫,青丝墨染,若仙若灵,仿佛从梦境中走来的神女一样。南宫婵素手抚琴,目光望向窗外,秀眉间有一缕淡淡忧愁。

“婵儿,为何忧愁?”南宫雍站在南宫婵身后,对刚才南宫婵的行为不解。

“父亲了解玉阙宫背后是什么势力吗?”南宫婵答非所问。

“查不出来,太神秘了,只知道,不比我们南雪宗差,甚至超越我们南雪宗。”提到玉阙宫,南宫雍也皱起眉头。

“看来,圣天师兄没有被那个苏妙妙选中,是件好事了。”

南宫婵秀眉皱得更深,今夜,苏妙妙又邀请秦阳共渡一夜……

“是啊,这件事我也是后知后觉,估计那个叫秦阳的小子,已经被玉阙宫控制了。”南宫雍道。

“不一定,那个人狡猾得很……”南宫婵想起刚才秦阳的叫声,就知道秦阳没有被控制。

“婵儿认识那个叫秦阳的?”南宫雍听南宫婵的意思,好像认识秦阳?

“有过两面之缘。”南宫婵却不愿意深说。

南宫雍也不在意,倒是问起了孤鸿:“我看得出来孤鸿大师对婵儿有好感,连驻颜丹那等神丹都可以送给你,如果能拉拢他到我南雪宗,那是极好的事情。”

“婵儿,你年纪也不小了,对你邹师兄的情意又不闻不问,我看那位孤鸿就不错……”南宫雍试探问。

“一切随缘吧,我现在不想讨论儿女之事。”

南宫婵低下头,南宫雍叹一口气,见女儿如此,就知道强求不得。

“看看,怎么才是真正的琴音,人家弹琴是动听,你弹琴是要命啊!”秦阳来到窗外,一脸陶醉表情。

“嘿!东边的姑娘,你弹得真好听,我真的还想再听一次!”秦阳扯开喉咙大喊,他这一喊,玉阙宫里的人都听到了。

南宫婵起身来到窗边,看见秦阳在冲她招手,嘴角不禁浮现笑意。今天还威风八面的孤大师,转眼就成为阶下囚了,亏他还有心情招呼她呢。

南宫婵能看到秦阳,秦阳看到南宫婵时却有些模糊,看不清脸面。如果他睁开法眼,或许能看清。

可惜,苏妙妙可不给他这个机会,把窗户关了,灯火也熄灭了,一整夜秦阳都没能发出声音,令很多男人浮想联翩。

黑灯瞎火的房间里,两双明亮的眼睛是唯一的光芒。

秦阳以为接下来又是痛苦的折磨,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苏妙妙把他扔到床上后就沉默了,他也不敢看苏妙妙。

秦阳一上床,就把被子抢了过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半个头在外面。

等了许久,苏妙妙呼吸平稳,似乎睡着了,这次秦阳与她的距离只有一尺,如果秦阳想动手,可以在一息之内杀了苏妙妙。

“唉,罢了,再陪这个老巫婆睡最后一晚……”

秦阳终究还是没有动手,他没有绝对把握。

半夜,万籁俱寂,在黑暗中苏妙妙习惯性睁开眼睛,侧躺着身体,单手撑着脑袋,看着秦阳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