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82章 玉阙宫背后的势力

第182章 玉阙宫背后的势力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262  |  更新时间:

这一日,几乎全天辰帝国的武者都停止了一切活动,静静等待一个消息。

龙上虚与裂空君王的大战,代表的意义非同寻常,很多人是希望裂空君王赢的,如果龙上虚败了,说明古族的神话并不是不能打破。

当今的天辰帝国,自从建立开始,皇族牢牢掌握大权,天命帝者都是出自皇族。除了皇族,八大古族也从未衰落,辉煌延续了千年。

被天命帝者统治,这是命运。

然而有一个人的出现,似乎能打破这个命运牢笼,裂空君王没有家族没有背景,从一个无名小子成长为威慑天下的裂空君王,鼓舞了无数武者。

如果他能战胜龙上虚,就有资格挑战皇族君王,能撼动皇权的统治!

这一等,就是三天时间,不过没有人不耐烦,反而更加紧张,每个人都想知道,谁能赢?

秦阳站在原地等了三天,全天下的人只关心结果如何,他却担心糟老头的命。

“反正我没买棺材,你也不许死!”

秦阳越来越焦急,不祥的预感一次又一次萌生,都被他打乱,他安慰自己预感是错的。

忽然,无尽海动荡,虚空轰隆隆作响,一位伟岸的男子从无尽海深处踏步出来。见到龙上虚,秦阳脸色苍白,浑身无力。

“参见上虚君王!”

只有龙上虚出来,裂空君王没见踪影,所有人都明白了是什么回事。

龙上虚披头散发,身上的战甲破碎,他的右手鲜血淋漓,整只手臂都断了,看起来触目惊心。

难以想象,那一战是何等的惨烈,拥有不灭武脉的龙上虚,手臂都被裂空君王撕扯了下来。龙上虚悬浮在天渊城上空,一滴滴不灭血液滴落。

他的脸上没有喜悦,只有无尽的悲凉,众人皆不明白,龙上虚战胜了裂空君王,为何还这么悲伤?

深深凝望着天空上的龙上虚,秦阳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眼底闪过仇恨的光芒,然后低下头,把仇恨掩饰起来。

“龙战星野,血染苍黄,上虚君王永远不败!”

“圣脉武者,同阶无敌,没有人可以改变!”

龙上虚还在天渊城上空,众人趁机恭维。

皇都,神庙还没有传出消息,天渊城已经有人用通讯珠把消息传来。神庙外,响起巨大的欢呼声,高呼龙上虚的名字。

神庙内,那位皇族君王站在封王碑前,看到裂空君王的封号没有消失,说明他没有死,这场生死战,谁输谁赢还不清楚!

然而,全天下的人都以为是龙上虚赢了,因为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裂空君王没有回来。

距离这场君王大战已经过去三天了,天渊城的城墙已经重新修好,虽然死了几十万凡人,但没人会去关心,讨论的话题还是那场君王大战。

秦阳回到玉阙宫,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天后他忽然大叫,猛地一拍脑袋。

“怎么了?”冥看着反常的秦阳,不明所以。

“哈哈哈,糟老头没有死!”秦阳大笑道。

“理由?”冥也不认为裂空君王能活下来。

“我身上有修罗印记,是他帮我隐藏了起来,如果他死了,我的修罗印记会重新出现!”

秦阳想通了这个道理,情绪也不再低落,只要糟老头没有死就行了,报仇来日方长。

“莫非是他赢了?那他为何不回来,难道是进入海虚了?”冥结合龙上虚的悲伤眼神,大胆猜测道。

“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他没死。”秦阳也希望是糟老头赢了,不过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唉,但愿如此吧。”冥叹道。

“砰砰砰!”

门外传来敲门声,秦阳打开房门,发现不是师姐,而是苏妙妙的贴身侍女。

“秦公子,少宫主让奴婢告诉你,去上次的地方。”

秦阳一听就明白了,苏妙妙是要他去吸收菠蔓树的第五片叶子了。

“知道了。”

该来的终究要来,秦阳其实也做好了准备。菠蔓树对他完全没有作用,控心丹也随时可以解决,他只想知道玉阙宫背后的势力是什么。

来到密室,苏婉和苏妙妙早已经在那里等他,秦阳一进来,发现除了苏婉和苏妙妙外,还有一个全身笼罩黑袍的人。

他进入密室后,这个黑袍人就盯着他,让秦阳内心惊骇的是,看苏婉和苏妙妙的神色,似乎尊黑袍人为主!

“气血强大,灵力深厚,反应也敏捷,唯一的缺点是实力太弱了。”

黑袍人沙哑的声音响起,像是破锣敲响,非常难听。

“大人,大宗门的天才武者不好控制,这小子来自一个没落宗门,本身实力又低,是最合适的人选。”苏婉恭敬道。

冥还没进入密室,就躲进轮回图里了,可见这黑袍人的实力,至少也是玄穹君王那样的人物。

听苏婉的语气,罗天宗在她眼里只是一个小宗门,弹指可灭。这说明,她背后的势力比罗天宗要强大太多。

“好好培养吧,想要从一千名预选修罗中脱颖而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黑袍人无视秦阳,也不怕他把秘密泄露出去。

“修罗?”

秦阳表面无动于衷,内心惊起惊涛骇浪,原来玉阙宫背后的势力是修罗殿,他竟然成为了预选修罗之一,这真是天意弄人!

苏妙妙看着表情痴呆的秦阳,有些不忍。

“好了,不要耽搁时间了,让他吸收菠蔓树吧。”

黑袍人不怕秦阳泄露秘密的原因,是因为秦阳要吸收菠蔓树最后一片叶子了。

“过去吧。”苏婉命令道。

秦阳得到命令,向菠蔓树走去,他的行为落在黑袍人眼里,让他微微点头。

整个过程,他们都没有再说话,直到秦阳吸收完最后一片叶子,菠蔓树凋零,秦阳的眼睛通红一片。

“三天之后,仙岛重现人间,幽灵船从海虚飘来,妖帝太皇的造化,我们也要分一杯羹!天武帝以为有了太皇钟碎片就可以平安到达仙岛,真是可笑!”

黑袍人似乎洞察一切,对所谓的太皇钟碎片很不屑。

“妙妙,秦阳就交给你调教了,你是过来人,知道该怎么培养他。”苏婉让苏妙妙把秦阳领回去。

苏妙妙一言不发,拉过秦阳的手,秦阳也不反抗,顺从地让苏妙妙牵着他的手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苏妙妙大发脾气,指着秦阳:“说,我跟你师姐,谁更漂亮?”

“你!”秦阳木纳回答。

“我是不是肥还丑?”

“不是。”秦阳的回答,让苏妙妙扑倒在床上大哭,这不是她一直想要的答案吗?为什么听到秦阳这样说,反而哭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