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200章 仙元殿

第200章 仙元殿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67  |  更新时间:

海岛大的幽灵船被千目海兽翻转过来,众人只觉得天翻地覆,乾坤都被颠倒了一样。

“他要干什么?把我们砸死在仙岛上吗?”

所有人都不明白千目海兽的做法,看着千目海兽把幽灵船砸向仙岛,不由心惊胆跳。千目海兽这一砸,谁能抗得住?

幽灵船被翻转,众人的身形无法保持稳定,秦阳摔倒在地板上,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两个柔软娇躯向他靠近。

秦阳闻到熟悉的体香,就知道紧紧抱住他右手臂的人是谁了,然而还来不及看清另一边的人是谁,千目海兽就把幽灵船砸向仙岛!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千目海兽的肩膀上看,看到的一幕绝对会让他瞪大眼睛,只见海岛大的幽灵船在砸向仙岛时,变成了一舟小纸船。

纸船里十道光芒激射而出,向仙岛飞去。光芒飞入仙岛后,就不见了踪影。

巨大的手掌翻转,小纸船被千目海兽放到无尽海上,又变成那舟海岛大的幽灵船。

琴声幽幽,一具红粉骷髅来到前端甲板,望着散发五彩光芒的仙岛,一望就是永恒。

有股力量阻挡她,使她永远也进不了仙岛,只能远远的观望。

仙岛从海虚深处飘来,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仙岛重新回到海虚深处。而幽灵船,又独自飘荡在茫茫无尽海上,等待下一个五百年。

秦阳被扔出幽灵船时,感觉全身骨架都要散了,那力度之大让他直接昏迷了过去,等他醒来时,发现有两具娇躯压在他身上。

秦阳一醒,苏妙妙和南宫婵也跟着醒了。两个女人对彼此都没有好感,一见面分外眼红。

南宫婵知道了苏妙妙是修罗殿的修罗,还对秦阳下控制,从心底里看不起苏妙妙。

苏妙妙也看不顺眼南宫婵,当日隔空弹琴破坏她跟秦阳的相处,一直想找机会让南宫婵吃点苦头。

两人对视,眼睛有杀气!

“两位大姐,拜托你们先起来好吗?很重啊!”秦阳叫苦。

“你说谁重?再说一遍!”

结果回答秦阳的是两双怒目圆瞪的美眸,女人最忌讳的是别人说她重,特别是苏妙妙和南宫婵这样的美人。

“没,你们不介意压在我身上的话,我也没意见。”两个都是姑奶奶,秦阳一个也惹不起。

这时,苏妙妙和南宫婵才发现他们压在秦阳身上,两人俏脸一红,连忙从秦阳身上起来。

“不好,秦阳,这间大殿有古怪!”

冥的声音艰难传来,秦阳赶紧站起来观察周围,他现在是在仙岛上,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

“这是什么地方?其他人呢?”

苏妙妙和南宫婵也反应过来,她们发现自己在一间广阔的大殿里,高高的石柱支撑这间大殿,地上散落着无数白骨,告诉秦阳他们一个信息,以前进来的人都死在了这里。

大殿的尽头,有一扇紧紧关闭的厚重石门,大门前有几具干尸,临死前都保持相同的动作,眼睛充斥绝望,一只手伸向石门。

“他们是五百年前古族凤家的人!”

南宫婵从服饰上猜出了那些武者的身份,五百年前凤家老族长寿元将尽,带领几个太上长老登上幽灵船,没想到他们平安来到仙岛,却死在了这间大殿里。

“凤家的老族长,那是九劫大圆满的恐怖强者,跟萧狂人同阶的人物……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不是被人杀死的?”

秦阳对凤家有点了解,洛雨素两姐妹是隐脉之体,帮他们解除隐脉时,当初还惊动了凤家的大人物凤千影。

“他们是老死的……我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苏妙妙的脸色忽然苍白无血,好像知道了这间大殿是什么地方。

“老死的?他们打不开这扇石门,然后老死在这里吗?”秦阳听后眉头一皱。

“不是,他们在这里仅仅待了十天而已……”苏妙妙身体摇晃,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

秦阳和南宫婵对视一眼,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里是仙元殿,时间流逝是外界的一百倍,我们可能连十天都坚持不了,就老死了……”

苏妙妙知道仙岛的一些信息,仙岛内部蕴藏着宝藏世界,想要通往内部的宝藏世界需要打开一扇扇门。以往来到仙岛的那些武者,就是死在这一关。

千万年以来,都没有人能打开通往宝藏世界的大门,其中,仙元殿的石门是最凶险的,九劫大圆满武者来了也要饮恨而终。

“一扇扇门……这么说我爹他们在另一扇门那里?”南宫婵听懂了,通往仙岛内部的石门不止一扇。

“希望段老头没事。”秦阳担心段无终,要是段无终死了,他没脸回去见东方师姐。

“你们还是想想该写什么遗言吧。这扇门是死亡之门,没有人能通过。”苏妙妙见秦阳和南宫婵还有空担心别人,不由头疼。

“嗯?”

秦阳刚想沟通一下冥,却发现轮回图打不开了,有股力量阻止他与轮回图的联系,冥也跟他失去了感应。

“在仙元殿里,空间戒指是打不开的,别尝试了。”苏妙妙向秦阳解释,她以为秦阳想找什么东西。

冥是秦阳最大的倚仗,现在跟他失去了感应,秦阳心慌意乱,他突然没有了安全感。

“你刚才说,这里的时间流逝是外界的一千倍?”

南宫婵望向石门前的几具干尸,他们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老得不能再老,比宗门里的老古董还老。

“没错,过几天后,我们会变得跟他们一样,活活老死在这里。”

苏妙妙也没心情跟南宫婵斗嘴了,一想到要老死在这样,什么恩怨都可以放下。

秦阳来到石门前,尝试用十万斤力量去推,却发现石门纹丝不动,这扇石门,用力量根本推不开!

“真的要死在这里吗?”南宫婵脸色苍白,她宁愿被人杀死,也不愿老死。

时间还没过去半天,秦阳的容貌已经发生变化,他从一个十八岁少年变成一个青年男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