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234章 石化

第234章 石化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51  |  更新时间:

太古神蚕能蜕变九次已经是极致,但九变之后还有第十变,破茧成蝶,蜕变为超越十凶的圣灵界皇蝶。

水晶宫里,冰棺散发着寒冷刺骨的寒气,令人不敢靠近。十幅图里的神蚕和界皇蝶,每一幅都蕴含一个造化。

“神蚕的每一变,都蕴含了对天命大道的感悟,特别是第八变之后的第九变,藏有关于不朽境界的秘密。”

冥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迈入不朽境界,今天见到神蚕的第九变,十分渴望能从神蚕第九变中领悟出什么东西。

可惜,他和噬灵天火盯了第九幅画像许久,都没有看到画像有什么变化,两个智慧无穷的生灵发出遗憾叹息,他们知道,自己与妖帝的传承无缘。

小幽瞧了一眼画像里的神蚕和界皇蝶,便失去兴趣,倒是那口冰棺引起了它注意力。

“想想也是,神蚕和吞天兽都是太古十凶,他们都有自己的天命大道,根本不能相互传承。”

冥见小幽如此,就知道妖帝的传承不是给他的。现在只有秦阳盯着那幅画像凝视,眼睛都不眨一下。

“天命所归啊,看来我的选择或许是正确的。”

噬灵天火看到秦阳的眼睛,就知道他能从画像中看到不一样的场景,这就是有缘和没缘的区别。

秦阳盯着神蚕的第一幅图看,身体一动不动,好像石化了一样,冥以为秦阳领悟到了顿悟的境界,所以没有打扰他。

可是,冥没想到,连续过去三天了,秦阳还是那个姿势,身上的气息一点点减少,他与秦阳的心神联系也感应不到了。

十天后,冥急得团团转,秦阳的身体石化,他竟然变成了一尊石人,已经没有了生命波动!

“主人到底什么了,为什么会变成石人,难道是主人获取妖帝传承失败了?”噬灵天火也急,他感应不到秦阳,连末日的气息好像也失去了。

冥毕竟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古董,冷静下来后很快想明白了,神蚕每经历一次蜕变,就是生与死的考验。秦阳现在的情况,跟神蚕蜕变有异曲同工之意。

“妖帝的传承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获得的,秦阳能否成功,全看他能不能醒来。如果不能醒来,他将永远变成石人,意味着妖帝的传承与他无缘。”

“如果成功了,他将会发生一次大蜕变,所获得的好处无法想象。我们能做的,就是等待……”

冥守护在秦阳身边,他相信秦阳能成功。秦阳得到了轮回图,身上有大气运,如果连他都不能获得妖帝传承,那天底下还有谁能获得?

“但愿如此吧。”噬灵天火虽着急,却也没有其它办法。他臣服了秦阳,就做好了这个心里准备。

大不了,被噬灵族抓回去,丢到海底极寒之地,永生忍受极寒痛苦。

小幽在冰棺上活蹦乱跳,见到石化后的秦阳不觉得伤心,反而露出兴奋表情,跑过来爬上秦阳肩膀,伸出嫩嫩小舌头舔秦阳的眼睛。

十三天过去了,幽灵船回到了天渊城,夜魅和比目他们也回到了隐岛。

幽灵船到达天渊城时,数百万等待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登上幽灵船的武者,竟然有人活着回来了,而且多达十几个!

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全国,甚至蔓延到北灵九国,听说连其他大洲的强国都被震动了。幽灵船回到天渊城的那一日,有十几个帝国的使者来到天辰帝国,想知道仙岛上是否有妖帝的传承?

天武帝自然不会答应,关闭传送通道,拒绝一切使者前来,派出太子去接待五大宗门的人。

“记住,我们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是最大的胜利,千万不要说我们被困在仙岛大殿里,连门都进不去的事情。”

张太玄他们几个在下幽灵船之前商量好,保守秘密。

他们能从仙岛活着回来,势必会造成轰动,甚至被记入史册中。面对传世千古的荣耀,谁能不心动?

但被困在仙岛大殿里,连门都进不去的事情实在让他们难以启齿,如果让世人知道,他们只是去仙岛走了一圈,那场所谓的胜利,就是一个笑话。

“我们就说,我们坐在百条龙脉上,昆木神树下修炼了整整一个月,一个月后幽灵船启航,我们就跟着回来了。”吴逍遥望着天渊城迎接他们的数百万人,老脸激动潮红。

“对,你们就说身体经过了龙脉的洗礼,感悟到昆木神树的神奇,脑海里聆听到太皇钟声敲响。如果有人问你们关于妖帝传承的事情,就闭口不谈。”

水若灵旁边的大长老也嘱咐,让水若灵翻了一个白眼。

南宫婵情绪低落,一路上没有开一次口。

苏妙妙冷冷看着激动的张太玄他们,就像在看白痴一样。这些人的脸皮比城墙还厚,无耻程度生平罕见。

段无终孤独的身影与旁边激动的人格格不入,秦阳被困在仙岛,永生都回不来了,他忽然觉得人生没有了意义,不知该怎么面对东方月。

下了幽灵船,人群前方一位身穿黑色蟒袍服的青年男子迎来,此人气宇轩昂,举手投足散发上位者的气息。不用多说,此人就是天辰帝国的太子,殷若孤!

“若孤代表天辰帝国所有子民,欢迎诸位凯旋而归。”

殷若孤面带笑容,给人如沐春风的亲近感,又长得高大俊朗,博得不少人好感。

“不敢不敢,怎敢劳烦太子殿下亲自迎接,折煞我等了。”

南宫雍久仰殷若孤大名,今天一见,立即被镇住,殷若孤的境界,他竟然看不透!

“太子殿下太恐怖了,他的年纪看样子就是二十多岁左右,竟然已经迈入九劫境,所谓的天才在他面前,都会暗淡无光。”张太玄等人暗暗吃惊。

殷若孤带着淡淡笑意,他那双眼睛深邃有灵,令人一望,心神摄服。扫过南宫雍等人,在苏妙妙和南宫婵身上多停留了几眼。

不是他好色,而是他一眼看出来这两人的不同,那是经历仙元殿生死蜕变后的改变。

“师弟……他没有回来……”

人群中,一位白衣女子眼睛含泪,秦阳离去之后,东方月没有回罗天宗,而是在天渊城等。等了一个月后,她终于看到幽灵船归来,却没有看到熟悉的人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