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245章 静珠的心事

第245章 静珠的心事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08  |  更新时间:

看到华天焱惨败,包括东方鸣在内的罗天宗众人皆升起绝望,段无终坐在罗天峰顶峰,能看到擂台上的一切。

“杀你,我都觉得会弄脏我的剑。”柳铭一脚踢向华天焱腹部,直接把他丹田废了,让华天焱成为一个废人!

“啊!”

华天焱痛苦的叫声传出擂台,令广场上的十多万人头皮发麻,仿佛柳铭的那一脚,是踢在他们腹部上。

“好狠毒的心,你羞辱他就算了,还踢废他的丹田,这比杀死他还残忍!”

东方月虽然不喜欢华天焱,但华天焱是他的同门师兄,在外人面前,她是站在华天焱这边的。

“三美之一的东方月,今日一见果然令人惊艳,罗天宗将亡,你加入我苍羽宗如何?我保证,未来的宗主夫人,是你的。”

柳铭仿佛已经遥想到苍羽宗取代罗天宗的未来,见东方月容颜绝丽,色心大起。

“无耻!”

东方月被激怒,跃上擂台,顾北城想阻止都来不及,东方月上了柳铭的当了。

“月儿,快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东方鸣焦急,他刚一动,金战就发出一声冷哼,警告他大比过程中,生死由天,谁也不许干预。

“可惜了,一代美人东方月,可能今日就香消玉殒了,从此,三美只剩下二美……”

“胜负还不好说啊,东方月的境界也是天位五重,或许能打赢柳铭呢?”

有人惋惜,也有人看好东方月。

“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此等人间绝色,我都不忍心下杀手了。”

柳铭的目光肆无忌惮在东方月娇躯上打量,还闲情逸致吟起诗来,似乎不把接下来的决战当成一回事。

众人也好奇,他们不知道柳铭的自信从何而来。

“结局已经注定,何必垂死挣扎呢?”南宫婵旁边的邹万山叹气,此人是一个相貌堂堂的青年,一身青衣,气度儒雅。

“师兄,为何这样说?”南宫婵不解。

“这场天榜大比,结局已经注定了,苍羽宗取代罗天宗,成为新的超级宗门。”

邹万山作为南雪宗的核心弟子,知道一些内幕。

“天榜大比还没完,你怎么会说结局已经注定?”南宫婵觉得邹万山话中有话。

“苍羽宗的背后,是太子。他指定苍羽宗成为新的超级宗门,罗天宗就势必会灭亡。”邹万山看向南宫婵时,眼神柔和。

“殷若孤?他为什么想让罗天宗灭亡?”南宫婵避开邹万山的异样眼神,继续问。

“因为……罗天宗里,有一个女人……”邹万山说到这里,就缄口不言。

无论南宫婵怎么问,邹万山都不说一个字。无奈,南宫婵只能自己想,绞尽脑汁,她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人来。

“静珠公主!”

南宫婵记得,秦阳跟天武帝说他要娶静珠公主,秦阳肯定没有去过皇都,唯一的可能是静珠公主在罗天宗里。

她曾经记得,南宫雍向她说过,或许未来的天辰帝国,会出现一位女帝。静珠公主极受天武帝宠爱,为了她,天武帝连天外的星辰都去摘过。

“原来,所谓的天榜大比,只是人家皇族间的私人争斗,真是可笑……”

南宫婵忽然想笑,或许是因为太子殷若孤的一时嫉妒,又或许是因为静珠公主在罗天宗里,罗天宗招来了灭亡大祸。

无论如何,静珠公主都是不会死的,殷若孤灭亡罗天宗,可能只是因为,想把静珠公主赶回皇都,回到他的监控下。

擂台上,决战已经开始,东方月一出手,就是自己的最强神通海上生明月!

东方月的脉灵,是一轮皎月!

东方月的神通打出后,柳铭只觉得自己周围被一片孤海包围,无穷无尽的黑暗袭来,一轮皎月从苍穹坠落,向他击来!

“东方月的实力跟她的容颜成正比,这招海上生明月,换做是我肯定接不下!”

“皎月脉灵,非常罕见,传说远古有一尊月神,凡是拥有皎月脉灵的武者,都是月神的分身。可惜,东方月没有沟通到月神之力,否则柳铭必败。”

最后这些话,是凤轻烟说的。凌枫也睁开眼睛,看着东方月,再看看柳铭,然后摇摇头,又闭上眼睛。

“你比华天焱那废物强多了,看来我不得不拔剑了。”

柳铭收起轻视,把背后的长剑拔出,身上剑气激荡,一柄煌煌巨剑斩破周围的孤海,直取坠落下来的皎月!

此时,罗天宗百兽山脉里,一片竹海中,传来阵阵涛声。

一间竹屋前,一位白衣胜雪的少女,正望着一片竹叶凋零,从天空旋转飘落,直到竹叶落地,少女依然没把目光收回。

“从枝繁叶茂,到落叶归根,这是多么平凡又普通的一生……”静珠的脸上,竟有许些羡慕之色。

“小姐生下来就与众不同,想平静的过完一生,是很奢侈的梦想。”黄老在一旁站着,恭敬道。

“听父亲说,那个人死在了仙岛上,他临死前,跟父亲说要娶我……”静珠冷漠的脸庞上,提到秦阳时,情不自禁笑了。

虽然她没有亲眼看到那场景,但想想就觉得好笑,敢在她父亲面前这么说的人,都死了。但秦阳也死了,只不过不是天武帝亲自动的手。

“那小子就该诛九族,他算什么身份,也敢妄想娶小姐。”

黄老下意识回答,刚说完就后悔了,他意识到秦阳跟静珠的关系不一般。

“闭嘴,以后不许在我面前说他的坏话,要不然,以后我的安全,就换一个人吧。”静珠听到黄老说秦阳的坏话,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小姐恕罪,老奴知错了!”

黄老急忙下跪,他没想到静珠的反应这么大,以前他犯的过错再多,静珠也不会提出让他走的话,现在,为了一个秦阳,竟然说出这句话。

“皇兄以为,我来罗天宗是躲避他的监视,偷偷提升实力的。为什么他的猜忌心就这么大,不肯相信,我只是来散心的?”

静珠来罗天宗一年了,这一年她都没有修炼,每天都在享受生活。可是,她的行为落在殷若孤眼里,却不一样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