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257章 南宫婵的挑战

第257章 南宫婵的挑战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77  |  更新时间:

轰然一声,一团血雾在擂台上绽放,南雪宗一代天才齐圣天,就这样死去了。

偌大的广场上,十几万人皆沉默,有些人还没从神文的震惊中反应过来,齐圣天就死了。

齐圣天死后,那个神文也消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齐圣天是什么死的?”

“那个古怪字符太诡异了,有一股邪异的力量,正是那个字符,让齐圣天身体炸开了!”

众人隔着远远的,都心惊后怕,秦阳刻画的字符到底是什么,能让南雪宗的天才连反抗之力也没有?

“罗天宗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弟子,这个秦阳是来自哪个家族的?”

秦阳展现出来的手段,给了众人太多惊喜,没有人相信他只是一个小家族出来的,很多人纷纷打听秦阳的背景。

“龙清雨当年是龙家的天之娇女,差一点就成为龙家之主。留给自己儿子一点东西,也不奇怪。”

凤轻烟以为神文是秦阳母亲留给他的,八大古族中,就数龙家势力最庞大,底蕴也最深厚。

“那个字符太古怪了,我竟然记不住那个字符,你记住没有?”凌枫问凤轻烟。

凤轻烟摇摇头,她也没有记住,打算回到皇都后,请教凤家族长,这种古怪的字符究竟是什么。

“秦阳真的赢了,我没有做梦,我罗天宗弟子时隔三百年后,终于进入天榜前三!”

东方鸣激动流泪,让罗天宗弟子重返天榜前三,是历代罗天宗主的愿望,到了他这一代,终于实现了。

“罗天大劫之后,罗天当兴!”

罗天峰顶,段无终同样流泪,他以为罗天祖师预言的罗天大劫已经过去了。

“小姐,刚才那个字符,好像跟传说中记载的神文一模一样,体内没有神血的生灵,无法记住神文……”黄老在静珠旁边轻声说道。

“他这么做,只会让他更危险……”静珠脸上没有喜色,反而有浓浓的担忧。

神文的力量无比庞大,刻画一个神文,耗尽了秦阳所有的力量。

齐圣天死后,天榜第一人邹万山肯定要出手。邹万山是青州最杰出的天才,同时也是天榜第一人,他的实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就算秦阳没有耗尽力量,跟邹万山一战,估计也会落败。

“秦阳,邹万山迈入天位大圆满很久了,他已经触摸到了劫的境界,你不是他对手。”

冥在轮回图里看透邹万山的实力,邹万山比传闻中的还要可怕,他早已经迈入天位十重,而且修炼到了大圆满。

“万山,趁他虚弱,要他命!”

这次,南宫雍没有掩饰自己的杀意,没有用传音,也没有用眼色示意,而是直接对邹万山下令!

尽管秦阳掩饰得很好,但终究瞒不过南宫雍的眼睛,他看出秦阳很虚弱,刚才刻画神文,一定耗费了所有灵力。

如果有昆木神树在,秦阳可以在一瞬间恢复灵力,但可惜,他的昆木树苗还没有成长起来。

但是,南宫雍的话刚落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一道美妙动听的嗓音响起,向秦阳发起挑战!

“南雪宗南宫婵,向你挑战!”

南宫婵抢先在邹万山发声之前开口,不仅让邹万山和南宫雍愣住,广场上的十多万人也表情错愕。

“师妹,你在干什么?快回来!”邹万山顿时大急,秦阳是个疯子,南宫婵去不是送死吗?

“婵儿,不要胡闹,快回去,让你邹师兄应战。”

南宫雍头疼,他最清楚自己的女儿,绝不是那种胡闹非为的人,她这么做,其实是在保护秦阳。

“三美之一的南宫仙子,天榜排名最高的女武者,想不到是她出手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奇怪啊,连齐圣天都不是秦阳对手,南宫婵更加不是了,接下来理应是天榜第一人邹万山出战才对,为何是南宫婵?”

见到南宫婵走向秦阳的擂台,广场上众多男性欢呼,南宫婵在青州拥有众多仰慕者,这次天榜大比,有很多人就是专门为她而来。

千里迢迢,只为见你一面,远远一观,便心满意足。

“秦阳那畜牲要是敢伤我的南宫仙子一根头发,我一定挖他祖坟!”

“南宫仙子要是有损伤,我们把罗天宗夷为平地!”

南宫婵的仰慕者叫嚣,广场上喊声此起彼伏,人数过万,由此可见南宫婵的名气有多高。

秦阳看着南宫婵向他走来,没有回应,当他进入擂台的那一刻,就已经想到会跟南宫婵走向对立面,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两人就要交手了。

两道目光在空中交接,都蕴含着复杂情绪,两人就这样对望,周围的世界仿佛消失了,这个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

“狂妄自大的秦公子,你不是天下无敌吗?为何不敢接受一个小女子的挑战,莫非是怕了?”

南宫婵见秦阳不说话,想用激将法的手段刺激他。

秦阳依然沉默,眼神复杂,看着南宫婵绝美的容颜,轻轻一叹。

这个世间,有太多无奈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真不想跟南宫婵成为敌人。

众人看着两人对视,都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气氛,看两人的神情,他们好像认识?

“我记得,秦阳好像没有接触过南宫婵啊,他们怎么会认识?”

慕申羽嫉妒,秦阳当初得到苏妙妙也就罢了,现在连南宫婵也跟他有牵扯?

邹万山眼睛有杀气,南雪宗的人都知道他爱慕南宫婵,这些年南宫婵多次拒绝了他的情意,他都不在意,以为南宫婵冰清玉洁,一心向道。

只是,当他看到南宫婵和秦阳的对视时就知道,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邹万山从小就认识南宫婵,从未见她对一个男人露出这种复杂眼色过。

“我接受你的挑战。”

就在金战准备宣布秦阳自动认输时,秦阳开口了,接受南宫婵的挑战。

南宫婵手持一柄古朴的墨色长剑,跃上了擂台。

身姿曼妙无双,白色衣裙洁白如雪,三千青丝垂挂至细肩,绝世容颜令天地都失去了颜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