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259章 时也命也

第259章 时也命也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77  |  更新时间:

“好一个武府长老,很好!”段无终怒极而笑,他算是看清了这些人的嘴脸。

“段无终,你敢质疑金战大人?罪加一等,不光秦阳要死,你罗天宗也没必要存在了!”

白赫趁机抓住机会,给段无终安上一个质疑金战的罪名。

秦阳悲凉一笑,金战之所以站出来,恐怕是有人在背后命令他。能命令金战的,除了太子殷若孤,还能有谁?

“不知道太子殿下有没有发现秦阳的身份,要是秦阳死了,龙清雨定不会善罢甘休。”

凌枫是很欣赏秦阳的,不愿意看到他死。

“应该不知道,龙清雨销声匿迹归隐了十几年,太子殿下不是我们那一代的人,没有见过龙清雨,应该不知道秦阳就是她儿子。”凤轻烟说道。

“现在龙家情况不明朗,龙清雨很有可能掌握大权,到那时,秦阳的地位就不一样了……”

凌枫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如果龙清雨成功封王,秦阳的身份更加高贵。

“古族少主的身份是很尊贵,但杀他的是太子,龙清雨又能如何?”凤轻烟冷哼道。

凌枫讪笑,他不该在凤轻烟面前说龙清雨的好话,这两个女人是死对头,结了几十年的恩怨。

冲突一起,天榜大比也结束了,邹万山等人从擂台里走出来,皆用仇恨的目光盯着秦阳,唯有南宫婵,泪光楚楚。

“爹,我突然想回宗门的百花谷看看,上次我出来时,那朵幽兰准备开了。”南宫婵突然对南宫雍说,令人感到疑惑不解。

“婵儿,等父亲解决完事情后,再陪你回去好不好?”

南宫雍头疼,他知道南宫婵的意思,是想让他不对付罗天宗。

“你现在不跟我回去,明年的今天,你带着那朵幽兰花来到我坟前……”

南宫婵把手中的长剑横举,对准自己脖子,她竟然,是想以死相逼!

南宫婵虽然是跟南宫雍说话,可目光看向的却是秦阳。

秦阳幽幽一叹,避开南宫婵的目光。

“师妹,不要做傻事!”

邹万山劝阻,内心升起强烈的嫉妒,秦阳在南宫婵的心目中,已经这么重要了吗?

“南宫仙子,你不要冲动啊,你死了我们怎么办!”

“南宫仙子是我活着的希望,她自杀我也自杀,生不能陪她看尽天下风景,死后在黄泉路奈何桥等她。”

南宫婵的仰慕者骚动,有一些激动的武者甚至想陪南宫婵一起死。

“唉!罢了,谁让我只有你一个女儿,爹陪你回去。”

南宫雍重重一叹,对南宫婵没有办法,他知道南宫婵的性子,说到做到。

“宗主,难道我们就这样回去?”邹万山不甘心,他想趁罗天宗灭亡之时,亲手杀了秦阳。

“所有南雪宗弟子听令,回程!”

南宫雍来到南宫婵身边,把她的长剑拿下来,怜惜地抚摸她的秀发。

秦阳看向远方,直到南宫婵走后,他才把目光收回来。

“他可真是一个多情之人,听说玉阙宫的花魁苏妙妙也跟他有不清不明的关系……”

罗天宗巨峰上,静珠笑得有些牵强,秦阳去了天渊城一趟,好像收获颇丰啊。

对于南雪宗撤出,张太玄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少了南雪宗,他们能瓜分的东西就越多。

“金战大人已经发话了,你是自杀还是让我们来动手?”白赫担心又有变化,急不可耐地想杀秦阳。

四个宗门的武者包围过来,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都是罗天宗的十倍以上。

“秦阳,你以后要好好活着,为我报仇。”

段无终悲伤一笑,没等秦阳回答,他就取出自己的王兵罗天镜,把秦阳收了进去,然后催动罗天镜飞出广场!

“不好,那个贼子逃跑了!”

张太玄大叫,他对秦阳可谓恨之入骨。

“没事,金战大人已经去追了。”

令白赫他们意外的是,金战竟然主动去追击罗天镜了,有金战出手,秦阳能逃跑的机会很渺茫。

“天要亡我罗天吗?”段无终看见九劫四重的金战追击而出,心都凉了。

“段无终,你也有今天,你苦苦支撑罗天宗几十年,到头来,罗天宗终究是亡在你手里!”

张太玄等人把段无终围成一个圈,把他包围在内。

“撤回罗天宗里!”

东方鸣忽然收到段无终的传音,让所有弟子撤回罗天宗里,他要引动千年火脉了!

“什么声音?”凤轻烟好像听到了地底下有异响。

“不好,是千年火脉!”

凌枫面色大变,他这句话是喊出来的,让广场上的其他人都听到了,一时间人群恐慌,众人争先恐后逃离广场。

“该死的,你竟然引动了火脉?火脉暴动,你罗天宗也别想要了!”吴逍遥命令门下弟子火速撤离。

“先把段无终杀了,段无终一死,罗天宗就无人可以阻止我们!”张太玄提议。

“我同意!”白赫同意。

“来吧!我临死前,拉几个宗主陪葬!”段无终战气冲天,丝毫没有畏惧。

就在此时,沉睡了几百年的火脉,终于暴动了!

大地龟裂,火柱喷腾升空,犹如一百个火山复活,让众人觉得末日降临了!

广场上爆发大战,段无终运转大力猿魔诀,以一敌众,很多人担心被段无终拉去陪葬,没有动用全力。

罗天镜带着秦阳飞向百兽山脉的方向,静珠也追了上去,因为她看见金战追击罗天镜去了。

金战去追击罗天镜,有可能是她那个哥哥的命令。

轰!

到达百兽山脉时,罗天镜遭受到毁灭一击,金战隔空打出的神通,几乎把罗天镜打碎。

这件王兵悲鸣,他无法完成段无终交给它的任务了,罗天镜破裂,秦阳的身影从里面跌落。

“你跑不了的。”金战居高临下俯视秦阳,他表情冷漠,目光好像在看一只蚂蚁一样。

以金战九劫四重的境界,杀死秦阳,的确跟杀只蚂蚁差不多。

“化月湖?哈哈哈,我死不了!”秦阳看到自己掉落在百兽山脉的化月湖里,顿时转悲为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