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264章 大劫落幕

第264章 大劫落幕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92  |  更新时间:

奉天承命,即为代表苍天承载天意,罗天永存,即为罗天宗不可灭亡,永远存在!

“哈哈哈,天武大帝眷顾我罗天宗,我罗天宗亡不了!”东方鸣喜极而泣。

看着天空上金灿灿的八个大字,张太玄等人浑身无力,天武帝的一句旨意,就让他们的计划功亏一篑。

距离罗天宗遥远的一座山坡上,一位气度不凡的青年男子望着天空的八个字,幽幽叹气。

“这是你选择的路,还是父皇给你选择的路?”

他这句话,像是在问天。

罗天宗广场上,张太玄等人面色苍白,依然跪在地上,静珠没有叫他们起来,他们是不敢擅自起来的。

一阵香风飘来,静珠站在秦阳身旁,那一双清澈眼睛似在问,我这么做,能否让你满意?

秦阳表情依然冷漠,盯向白赫,他想借刀杀人。

静珠明白秦阳的想法,她望向白赫,眼睛没有了面对秦阳时的温柔,而是充满了寒意。

“你,自杀吧。”

静珠开口,声音美妙动听,可落在白赫耳边,却让他全身冰寒。

张太玄等人听到静珠的话,纷纷打了个冷颤,头垂得更低了。

“公主殿下,我犯了什么错,为何要我自杀?”白赫为自己辩解。

“给你两个选择,你自杀,亦或者,你的宗门亡!”

静珠对白赫可不会客气,她知道白赫的背后是她哥哥殷若孤。再加上白赫想杀秦阳,让静珠对白赫动了杀机。

“公主殿下,我冤枉啊,何时触犯了您?”

白赫悲哀的发现,此时没有一个人为他出声,殷若孤也没有出面,自己只是他的一枚棋子,可有可无。

“公主的玉言只开一次,再多问一次,不光你要死,连你的宗门也要灭亡!”黄老呵斥。

白赫仰天长悲,他望着苍羽宗的众人,内心已经有了决定。

“记住,以后安心做一个二流宗门,不要像我一样选错了路,跟错了人。”

白赫告诫苍羽宗众人,他这句话很多人听懂了,白赫是指,悔不该当初听从殷若孤的话。

说完,在十多万人的目光中,白赫自杀了,直接选择泯灭自己的灵魂。

张太玄等人心有戚戚焉,不敢抬头看静珠,生怕静珠突然也对他们来一句让他们自杀。

“好了,都散了,从哪来回哪去!”

静珠没有发话,黄老替静珠发话了,众人如蒙大赦,特别是张太玄他们,脚步匆匆逃离这里。

其他宗门的人一走,原本罗天宗那些叛变出来的人很尴尬,站在原地也不是,走也不是。

“统统给我滚!以后不要迈入我罗天宗的地界!”段无终对这些人失望至极。

“你先回去处理事情,三天后去竹林找我,我有话跟你说。”

静珠心情复杂,她选择这条路,要重新规划以后的道路了。

“嗯,好的,三天后我去找你。”秦阳点头。

旁边的黄老深深看一眼秦阳,秦阳或许不知道静珠这些话背后的深层意义,静珠要回皇都了,她选择秦阳跟她回去,这背后代表的意义,很不一般!

东方鸣率领罗天宗剩下的几十人出来迎接,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笑容,那是发自真心的笑。

“我们先回宗门里再说。”东方鸣把段无终抱起来,让段无终老脸一红。

顾北城扶着华天焱向秦阳走来,华天焱经过这次大变,他想明白了很多事。

“秦阳,多谢你,以后我不会和你争了,宗主之位置是你的,月儿师妹也是你的。”

秦阳对华天焱其实是没有多少印象的,只知道他也喜欢东方月,不过见他大彻大悟,也就不计较以前的事情了。

“师兄,你的丹田我会想办法治疗的。”

华天焱的丹田被踢废,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相对于东方月的脉灵被毁来说,好办多了。

“谢谢师弟。”华天焱见识了秦阳的本事,相信秦阳能治疗他的丹田。

回到罗天宗,一间大殿里,搬来了两张床,段无终和东方月就躺着上面。

“我这把老骨头已经废了,需要用几年时间才能恢复过来,而且恢复过来后,此生也没可能再迈入更高的境界。”

段无终唉声叹气。

“月儿脉灵被毁,这才是最棘手的,丹田被毁可以治疗,脉灵被毁,就无法治疗了。”

东方鸣轻抚东方月的秀发,他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东方月。

“宗主,放心吧,师姐的脉灵我一定可以治疗,我认识一位丹药大师,他能炼制损灵丹。”

秦阳当日对东方月说过他的身份,不过东方月好像没听进去就昏迷了。

“什么?这世上还有丹药师能炼制损灵丹?”东方鸣激动得站起来,紧紧抓住秦阳的手。

“没错,只不过那位大师不是天辰帝国的人,我需要去皇都找齐灵药,这个过程,可能要一年以上。”

秦阳也不敢保证,能不能在一年找齐损灵丹的灵药,毕竟损灵丹是六品丹药,所需要的灵药都是六级灵药。

“秦阳,有你这份心意就可以了,月儿没有看错人,当初是我看走了眼,请你原谅我。”东方鸣感动,对秦阳鞠躬。

“宗主,不必愧疚。”秦阳急忙阻止东方鸣。

“好了,你们两个先去忙,我和月儿都需要休息。”段无终最见不得两个男人肉麻。

罗天宗经过这次天榜大比,百废待兴。门下弟子只有几十个,接下来足够让东方鸣忙得焦头烂额。

秦阳再看一眼昏睡中的师姐,然后退出大殿。

“哥哥。”秦阳刚从大殿里出来,一个小身影就向他跑来,不是彩鳞还能是谁。

秦阳一把抱住彩鳞,在她粉嫩嫩的小脸连亲好几口。

视线前方,紫灵身穿一袭紫色长裙,款款向他走来。多日不见,紫灵越发美丽动人。

“哥哥,这些日子,你是想我多一点,还是想紫灵姐姐多一点?还有还有,那位静珠公主是什么回事,难道她要做我的嫂子吗?”

彩鳞一连串的问。

“这些话是你自己想问的,还有某位姐姐要你问的?”秦阳望向紫灵,让她羞红了脸。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