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297章 美人为皮

第297章 美人为皮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226  |  更新时间:

秦阳的誓言回荡,他的行为可以用巨象与蝼蚁来比喻,一只蝼蚁指着巨象说,总有一天我会吞噬你,这是何等可笑的誓言。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笑出来,望着被鲜血染红的秦阳,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冲破云霄的战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去死!”

三百里外,箭王李易大怒,他的飞羽箭被一个天位武者给毁了,这对于他来说,是最大的侮辱。

“不好,快把飞羽箭扔开,李易要引爆兵魂!”殷冰情突然察觉飞羽箭异常,立即反应过来,提醒秦阳。

但很可惜,即使殷冰情发现及时,秦阳也不能及时扔开断成两截的飞羽箭。没有被焚灭的兵魂引爆了飞羽箭,一件王兵自毁,堪比一位九劫武者发出最强一击!

在飞羽箭自爆时,秦阳转过身,背对紫灵和彩鳞,他宁可一个人承受飞羽箭自爆的威力,也不能让她们受到一点波及。

轰然一声巨响,飞羽箭自爆了,秦阳的身体被爆炸余波震飞,撞到倒塌的房屋里。

“好硬的身体,飞羽箭自爆,他竟然还能保留全尸?”

李家众人见秦阳只是被炸飞,没缺胳膊断腿的,不由内心惊骇。

武府的几千命弟子哑口无言,他们想象中血肉横飞的场景没有出现,很多人不禁猜想,难道秦阳的身体堪比一件王兵?

他们不知道,秦阳已经凝炼琉璃身,距离金刚身还有一小段距离。凝炼金刚身后,肉身堪比王兵,强悍无比。

“他死了吗?”

楚家众人问,秦阳的命很硬,飞羽箭都杀不死他,飞羽箭自爆了,能杀死秦阳吗?

“必死无疑,我敢拿人头担保!”

李家的一位长老信誓旦旦,如果秦阳这样都不死,那就没天理了。

紫灵和彩鳞哭成泪人,彩鳞更是要哭晕过去,秦阳死了,她也不想活了。

殷冰情走近秦阳,发现他手里还攥紧箭头部分的飞羽箭,在他身上感受不到生命波动,但殷冰情觉得,秦阳没死。

“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试。”殷冰情把秦阳抱起来,带他离开这里。

“放心吧,秦阳没死,你们不要担心。”冥传音给紫灵和彩鳞。

殷冰情抱着秦阳离去,不知去了哪里,众人久久无法平静下来,秦阳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实在是终生难忘。

“今天过后,秦阳的名字将响彻皇都,就凭他被飞羽箭射中后不死,就足以能跟军功榜前十的天才比肩。”

“最让我震撼的是,秦阳拿着飞羽箭指天发誓的画面,以天位武者的身份,扬言终有一天复仇箭王李易,取代他的君王封号,我当时热血沸腾,感觉前半生白活了,大丈夫生当如此啊!”

秦阳的名字,在今天传遍了整个皇都。

天辰皇宫,伽蓝湖,这里原本是后宫,豪华的宫殿成千上万,美妙宫女成群。可是到了天武帝这一代,后宫被改造成了伽蓝湖,作为静珠公主的寝宫。

“长公主把秦阳抱走后,不知去向,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一位侍女,向静珠禀告武府发生的一切。

静珠身穿红色的宫装长裙,纤纤细腰,用一条紫色腰带系上,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冰冷,仿佛能看透一切。

“姑姑带着秦阳,应该是去拜访药王谷了。”

静珠回到皇都后,就一直在深宫中,不曾露面。她人虽然在宫中,却能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

其他人都不知道殷冰情把秦阳带去哪里,她连想都没想,就知道殷冰情把秦阳带去药王谷了。

药王谷,在皇都外的一处幽谷里,鲜有人知。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里居住着一位传奇人物。

这位人物,名头大得吓人,是封号君王之一,只不过却是最低调的一位封号君王,排名第十,已经几十年没有露面,有些人甚至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位封号君王。

不过,知道药王的人,几乎没有人敢轻视他,巴结还来不及。药王战力是封号君王当中垫底的,神通也不广大,众人之所以重视他,是因为他能妙手回春,医死人肉白骨。

幽谷里,一间漆黑的大殿很显眼,大殿四周摆满了一颗颗白骨头颅,堆积成山,阴森恐怖的气息弥漫幽谷。

殷冰情抱着秦阳进入幽谷,发现通往药王殿的路上还有一片密林,参天古树遮掩光线,进入密林后伸手不见五指。

“吊死林……跟传言一模一样。”

殷冰情睁开灵目,看到一具具尸体吊死在树上,呜呜的嚎叫声似鬼嚎,令人头皮发麻。

胆小一些的,见到无数尸体吊死在树林上,估计胆都被吓破了。

但殷冰情是何人,岂会被这些尸体吓到,抱着秦阳,一路横穿过去。

殷冰情知道,最可怕的不是吊死林,也不是堆积如山的白骨头颅,而是那位性格古怪的药王。

在皇都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愿遇阎王,也不愿去拜访药王。

穿过吊死林,殷冰情来到漆黑大殿前,看着堆积如山的白骨头颅,殷冰情眉头一皱。

“药王前辈,晚辈殷冰情,有一个重伤垂死的朋友,望前辈出手,救救我的朋友。”殷冰情对着漆黑大殿喊话。

一阵阴森鬼风,轻轻吹来,把虚掩着的大门吹开。里面传出一道沙哑的声音,犹如地狱的恶魔开口,非常难听。

“进来……”

殷冰情听到这声音,冷漠的心都颤动了一下,但是见到秦阳痛苦的表情,咬咬牙,终究迈出脚步,走入漆黑大殿。

大殿内一片空旷,除了一张王座,再无其他东西,王座上,坐着一个戴鬼脸面具的黑袍人。

“你既然敢来求我,想必也听说过我的一些特殊爱好,每次医治人,我从不收取费用,只从求医者身上取一个部位。”

黑袍人开口,声音飘渺而来,似厉鬼在九幽低吼。

殷冰情一听,内心一叹,这件事果然无法避免。她听说过药王的特殊爱好,不是挖人眼睛就是割去手指或者割舌头。

“你朋友的伤,这天底下只有我能治,如果你想治你朋友,我有一个条件。”药王没等殷冰情回答,又继续开口。

“前辈请讲。”殷冰情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她听到药王的要求时,脸色一下子苍白。

“我生怕最恨两种人,一是比我帅的男人,二是比我美的女人,前者免不了被挖眼睛或者割舌头,后者……我喜欢扒下她们的皮,用来作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