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301章 悲愤欲绝的药王

第301章 悲愤欲绝的药王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79  |  更新时间:

连续炼化一百多株灵药,药王体力消耗殆尽,不过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疲惫,被激动和狂喜充斥。

“这才是最完美的金刚身,泛着琉璃光泽,如羊脂美玉一般,又带着暗金属性。”

丹鼎内,秦阳和阴灵王面对面盘坐,秦阳手上的血脉被割破,喷涌大量血液,不断被阴灵王吸收。

吸收了不灭血液,阴灵王也发生一些变化,原本它的躯体就像美玉雕成一样,现在被不灭血液染成了血色,白色的骨骼中带着暗金颜色。

不仅药王激动大喊,轮回图里,秦阳也眼红,阴灵王的躯体,达到了金刚身的完美境界,水火不侵,金刚不坏。

现在这具躯体,就是一件顶级王兵,普通的王兵遇到阴灵王,估计都会被活活打残。

“原来,龙家的不灭血液还有这个功效,要是把龙家所有人都杀了,取他们不灭血液,不知道能不能让阴灵王打破金刚,迈入不灭的境界?”

药王设想,屠杀整个龙家,用一个古族的血液祭炼阴灵王,会不会让阴灵王突破,迈入传说中的不灭境界?

当然,这只是一个想法而已,就算让药王再活一世,他也做不到。

不过,阴灵王的大成,还是让药王开怀大笑,有了阴灵王,他想保住封号君王的地位,应该没有问题。

“现在阴灵王已经大成,这小子是时候杀了。浪费我一百多株灵药,这具身体不用来炼丹可惜了。”

秦阳吃了一百多株灵药,体内残留着大量灵药精华,药王其实是想把秦阳用来炼丹的,但大殿外的殷冰情不好交代。

药王打算给秦阳吃一颗疯魔丹,让他陷入疯魔,最后走火入魔暴毙而死。到时候,把秦阳的尸体丢给殷冰情,说一声尽力了,殷冰情又能拿他如何?

药王发出冷笑,打开丹鼎,手里拿着一颗黑色的丹药,正是能令人陷入走火入魔的疯魔丹。

一只白骨大手,从丹鼎里伸来,药王在阴灵王身上留了一道印记,刚才他给阴灵王下命令,让它把疯魔丹喂给秦阳。

却不料,那只白骨大手根本没有接过疯魔丹,而是一把钳住他的手,把他整个人拉入丹鼎里!

“不好,有人抹除了阴灵王的印记!”

药王感应到,他与阴灵王的联系消失了,不仅是阴灵王,他种在秦阳脑海的那道印记,也在一瞬间被抹杀!

秦阳的灵魂从轮回图里回归他身体。一回到身体,两条手臂就传来巨痛,那是因为流血过多的原因。

“老东西,让你也尝尝流血的痛苦!”

丹鼎内的空间非常狭小,只有一丈大小,一下子又塞入一个药王,让人连挪动的空间也没有。

药王被阴灵王拉进来丹鼎,秦阳立刻动手,近身上去与药王厮杀。同时,冥还控制阴灵王,攻击药王。

“你耍我?”

药王见到秦阳醒来,一切都明了,他被秦阳耍了,一百多株灵药进了秦阳的身体,阴灵王也被秦阳夺去,这是一个阴谋!

在丹鼎内,药王的境界没有用,他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来。他一进入丹鼎,秦阳就近身上来,一只大手攥住他脖子。

秦阳的另一只手,用重拳轰击药王的面具,金属面具在秦阳的二十万斤力量下被砸裂,药王的脸被秦阳打出血!

“我恨啊!”

药王生命力顽强,被秦阳攥住脖子还能说话,他惊讶的是秦阳的力量,他的脸被秦阳一拳打到出血。

与出血相比,更让药王痛苦的是屈辱,他堂堂一代封号君王,被一个天位武者打到没有还手之力,如果传出去,他没脸在天辰帝国混了。

这口丹鼎,也是一件王兵,药王体力耗尽,已经无力打破。秦阳也不会给他机会,一手攥住他脖子,另一只手不断砸在他脑袋上,想把他活活打晕。

“老家伙,你还真耐打啊。”秦阳暗暗惊奇,药王被他打了十几拳,几十万斤力量下去,竟然还没晕过去。

“我要杀了你!”

药王那张脸被打到模糊,看起来狰狞可怕,他被秦阳逼到最后一步,动用脉灵!

一股黑雾突然出现,一朵黑色的花朵喷薄黑雾,生命沾到这些黑雾,触之即死。武者的脉灵沾到这些黑雾,脉灵立刻萎靡。

“原来是一朵蚀骨花,遇到我,算你倒霉。”

噬灵天火见到那朵花,不屑一笑,从轮回图飞出来,火焰升腾,让丹鼎内变成一片火海。

“天火!你怎么会有天火?”药王惊骇大叫,他的脉灵最怕天火。

秦阳趁机又一拳砸过去,然后抽身离开丹鼎,阴灵王也跟了出来。出来之后,秦阳把丹鼎合上,让噬灵天火焚烧丹鼎。

丹鼎里面,传出药王痛苦的嚎叫。

“秦阳,不要恋战,即使有天火,你也杀不死他。”

冥让秦阳赶紧离开,等药王喘过气,秦阳想离开就不可能了。

“封号君王,的确可怕,我占尽了优势,还杀不死他。”

秦阳第一次跟君王人物交手,让他对封号君王的战力有了清楚认识。药王是封号君王中战力最弱的,但即使是最弱的君王,秦阳也杀不死。

“息土收了,可以用来培育龙牙米。”

冥对息土念念不忘,他手上还有一颗龙牙米种子。

打开轮回图,冥运转搬运神通,一眨眼就把息土灵田收了。

进化成王级脉灵后,冥的实力大涨,要是以前,他收取一亩灵田,可要耗费很大力气。

从空间里走出来,秦阳从储物戒指取出一件衣服,他刚才一丝不挂,殷冰情还在外面等着,要是被她见到自己的模样,以后秦阳没脸面对她了。

殷冰情在外面等了十天,越来越焦急,秦阳再不出来,她想要破门而入了。

就在她心急如焚的时候,大殿门打开了,秦阳脸色苍白走出来。

“快带我走,不要多问。”

殷冰情何等聪明,从秦阳脸上嗅到了危险气息,二话不说带着秦阳飞走。

秦阳他们走后,在一声愤怒的咆哮中,丹鼎被人打碎。一个披头散发,五官血肉模糊的男子走了出来。

药王的脸被秦阳打到模糊,唯有那双眼,布满血丝,有无尽的仇恨和杀气。

“贼子,我与你不共戴天!”

药王见到空空如也的空间,何止是心痛,简直是心碎,秦阳雁过拔毛,连灵田也搬走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