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323章 大虞鼎

第323章 大虞鼎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45  |  更新时间:

“先不说那口鼎的品阶,就拿鼎本身来说吧,以我的眼光,能看出那口鼎是经过重新锻造的。”

莫家族长开口了,他是炼器大师,所说的话具有一定权威。

“原来那口鼎不光品阶低下,还是重新锻造过的,天鼎商会是拿我们当傻子吗?”

有人气不过,当着白雅的面骂天鼎商会。

“那口鼎,有一股道韵,说不清,道不明,非常神奇……”

只有九劫境以上的武者,才能感受到黑鼎的不同寻常,黑鼎表面看似平常,但越看越觉得神奇,似乎有某种道韵存在过。

何谓道韵?掌握天命后,每个天命帝者都会有自己的天命大道,他的命器也会拥有道韵。

那口黑鼎存在道韵,说明它曾经是一件命器,一些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天鼎商会敢拿出来拍卖。

“莫大师所言不假,这口黑鼎确实经过了重新锻造,鼎身还保留有多少原本的命器材料,我们也不得而知。”

白雅大方承认,她相信识货的人能看出来黑鼎的不平凡,不识货的人,说再多道理也没用。

“这口黑鼎,经过我们商会资格最老的品鉴师鉴定后,最终给它定价三百万起拍。现在,开始竞拍。”

白雅做好了流拍的准备,也预想到拍出天价的可能。

当初商会的长老团大部分人都不同意拍卖这口黑鼎,最终还是她力排众议,决定拍卖这口黑鼎。

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白雅的胆识非常人能及。

“三百万!她怎么不去抢劫啊,一口破鼎,也敢叫价三百万,想钱想疯了吧?”

没有意外,白雅报出黑鼎的底价后,广场上骂声四起。

“是那口鼎……真的是那口鼎……形状跟它一模一样……”

轮回图里,天塌下来也镇定自若的噬灵天火见到黑鼎后,失态自语。

“你认识那口鼎?”

冥表情严肃起来,他第一次见到噬灵天火这么激动,那口黑鼎一定有天大的秘密。

“什么了?”

秦阳是噬灵天火的主人,与他的精神相连,此时,噬灵天火的精神在剧烈波动,好像想起了可怕的回忆。

“主人,无论如何,也要将那口黑鼎拍下来,不惜一切代价!”

噬灵天火严肃无比,让秦阳不惜一切代价拍下黑鼎。

“那口鼎只有一小块材料是命器,其他的材料都是玄铁,要来何用?”

冥想听噬灵天火的解释,秦阳也十分好奇。

“虞的命器,也是一口鼎,名叫大虞鼎。我曾经在古老的记忆水晶里,见过大虞鼎,眼前的那口黑鼎,跟大虞鼎一模一样。”

噬灵天火缓缓说道,让冥龙躯颤抖,秦阳的身体也微微一震。

“大虞鼎……除了轮回图之外,大鼎皇朝真正的神兵,第一代帝神虞的命器……”

冥声音发颤,虞的时代,跟他们龙族历史上的祖龙时代对应,太遥远了。

“大虞鼎……”秦阳的目光紧紧盯着石台上的那口黑鼎,心神激动。

与秦阳激动的内心相比,广场上一片沉默,白雅报出底价后,无一人起拍,令气氛陷入尴尬。

“虞死在自己的大宏愿下,他的神兵不是也消失了?”

冥了解过大虞皇朝的历史,知道有这么一段记载。

“我作为噬灵族的圣火时,曾经听永恒神皇说过,大虞鼎不是消失了,而是被虞临死前打碎,分成四部分镇压大陆四洲。”

噬灵天火从永恒神皇那里得知很多秘密,向冥和秦阳说道。

“分成四部分镇压大陆四洲?虞想干什么,难道神迹大陆地底下,有威胁大虞皇朝的生灵?”冥不禁猜想种种可能。

“不清楚,这些事情不是我们可以关心的,当务之急,是把黑鼎拍下来,不要让它落入别人手中!”

噬灵天火浑身燃烧火焰,目光透露出渴望。

“眼前的黑鼎,虽然只有一小块碎片,但通过这块碎片,可以寻找到镇压北灵洲的那部分鼎身。到时候,聚集其他三部分鼎身,重新合聚大虞鼎,让那件神兵重现人间!”

噬灵天火有一个大胆的计划,想聚合大虞鼎,见识一下虞的神兵。

秦阳血液沸腾,虞的神兵,会有何等威力?

广场上继续寂静,很多人暗地里冷笑,看来这口黑鼎要流拍了。

白雅叹气,准备宣布黑鼎流拍时,二号房里传出一道声音:“三百一十万。”

声音慵懒,似乎是对黑鼎有一丝兴趣的样子,所以价格只加了十万。

秦阳的目光看向墙壁,别人听不出来那声音的焦急,秦阳却能听出来了,她能瞒过众人,却瞒不过秦阳。

“看来,那个人也认出大虞鼎了……”噬灵天火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发生了,有人认出了大虞鼎。

“二号房的贵客出到了三百一十万,还有哪位起价吗?”

白雅松了一口气,黑鼎总算没有流拍,即使只加了十万,她也可以接受。

“四百万。”

就在众人以为黑鼎即将被二号房的人得到时,四号房里的那位姜媱,又传出了声音,而且把价格直接喊到四百万,令很多人一头雾水,这是想干什么?

“五百万!”秦阳暗骂一声,看来姜媱也认出了大虞鼎,事情对他越来越不利。

随着秦阳的开口,全场的目光又向他望过来,二号房和四号房窗户紧闭,唯有秦阳开着窗户,众人可以看见他。

“那位财大气粗的公子出手了,有热闹看了,那家伙花钱如流水,两千万砸出去眉头都不皱一下,我很期待他这次又以怎样的方式败家。”

秦阳的行为,在众人眼里是败家。

“六百万!”二号房里,那声音不再是慵懒,而是蕴含了一丝淡淡寒意。

“七百万!”姜媱不甘示弱,继续加价,好像对大虞鼎势在必得。

“秦公子,真是岂有此理,两个弱女子欺负到你头上了,你不会被她们比下去吧?”

叶沧浪心中闪过一个诡计,表情愤愤不平的向秦阳说道,声音传到广场,让所有人都听见了。

“闭嘴,我会比不过两个弱女子?真是笑话,今天让你这个穷鬼开开眼,本大少的手笔!”

秦阳呵斥叶沧浪一顿,然后说出一个让全场上万人都怀疑人生的价格:“五千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