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379章 魔宠

第379章 魔宠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

那尊魔汐女皇像高达千米,像巍峨的巨峰一样耸立大地,身穿五彩霞衣,腰身以上缭绕仙雾,令人看不到魔汐女皇的面目。

“秦阳,那些雾气不同寻常,别动用法眼去看,可能会有料想不到的严重后果。”

冥收敛气息,魔汐国度可是有一位大祭师,万一被她发现,不光秦阳要死,轮回图也要落入她的手里。

“我终于明白,魔汐国度为何被祭师统治了。”噬灵天火看着魔汐女皇的雕像,又看看傲岚。

“你是说……魔汐国度的祭师,都是魔汐女皇的后人?”

冥瞬间明白噬灵天火的意思,其实他也想到了这个可能。

“没错,那位魔汐女皇,是一个流淌着人类血液的魔人。魔汐国度的祭师,是她的后代!”

噬灵天火说道,祭师统治魔人国度,最根本的原因是,这些祭师都是魔汐女皇的后代。

“魔汐女皇的后代,只有女人吗?”

秦阳听着冥和噬灵天火的谈话,忍不住问道。在他的认知中,魔汐国度的祭师,都是女子,没有男人。

“有,但一出生就被杀了。祭师一族,只允许女人存活。”

冥倒是知道这一点,祭师一族人口稀少,即使是鼎盛时期,人口也不会上千,最大的原因是,祭师一族会把刚出生的男婴杀了,只留下女婴。

“为什么?”秦阳更加不解,一个种族,不是人口越多就越强盛吗?

“据我所知,好像是因为只有女祭师才能掌握祭祀之力,沟通上天,获得天赐。”

“祭师一族的男人,既不是地底魔人,也不是变异魔人,一生下来,连武脉都没有,无法修炼。”

冥了解过地底世界的一些历史,魔汐女皇时代的一些隐秘他还是知道的。

祭师一族的男人无法掌握祭祀之力,也没有武脉,甚至连变异魔人都比不上,在残酷的地底世界,就算刚出生时没有被杀,最后也活不下去。

“这就是阴盛阳衰,天道平衡。祭师一族的女人能掌握祭祀之力,此举已经过于逆天,如果再让祭师一族的男人修炼,那就太不公平了。”

噬灵天火说道。

视线前方,一座巨石堆积的巨城近在眼前,傲岚命令所有魔人加快速度进城。

可是秦阳却用神识看到,巨城的城门很小,只有十丈高,很难让这么多魔人挤进去。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在进入城门之前,每个地底魔人的身体都缩小,变成一个一丈大小的魔人。

进城之后,熙熙攘攘,如果不是看到无数魔人,秦阳还以为他来到了人类的城池。

“刚才那只是地底魔人的战斗状态,现在的形体,才是他们的正常状态。”冥给秦阳解释。

傲岚回城之后,大街上的魔人都跪伏下来,迎接她的归来。

上千魔人,唯有傲岚脚下的这个魔人没有缩小,他迈着步伐,像一匹马驮着骄傲的女王,接受无数子民的膜拜。

秦阳在魔人肩膀的另一边,沾了傲岚的光,接受无数魔人的跪伏。

“你带军回兵营,我自己回府。”傲岚对魔将说道。

“那这个俘虏怎么办,是杀了还是贬为奴仆?”魔将指着假装昏迷的秦阳,询问道。

“我打算收他为魔宠。”

傲岚的话,让周围的魔人暗自一惊,洁身自好的傲岚大人,竟然也要收魔宠了?

魔宠,在魔汐国度代表的意义不一般,只有祭师才有资格收魔宠。所谓的魔宠,换到人类世界里,那就是小妾的意思。

如果让秦阳知道,魔宠是这个意思,估计他会吐血。

不过,他现在虽然不知道魔宠的意思,但他心里依然不好受,被一个女人收为魔宠,那是很丢人的事情。

“以后谁收谁为奴,还不一定呢。”

秦阳内心冷笑,等他强大起来,一定会把这个高傲的女人踩在脚下。

“是,傲岚大人。”那位魔将虽然很惊讶,但他不敢有异议。

傲岚单手提着秦阳,回到她的祭师府。消息很快传遍全城,无数魔人听到后皆震惊。魔汐国度有四座魔城和一座皇城,秦阳此时所在的魔城叫摇光城。

摇光城里,一共有十位祭师,共同治理摇光城,傲岚只是其中之一,不过她的实力和地位很高,是摇光城仅有的两位白袍祭师。

祭师一族,分有四个等级,身穿黄色长袍的祭师是最普通的祭师,身穿白色长袍的祭师,实力起码在九劫五重以上。

白袍祭师之上,是红袍祭师,红袍祭师的实力和地位,在魔汐国度仅次于大祭师,换句话来说,红袍祭师的地位,跟人类宗门里的太上长老差不多。

红袍祭师之上,就是统治整个国度的大祭师,整个魔汐国度,只有一位大祭师!

除了傲岚之外,摇光城还有一位白袍祭师,名叫安芙。

安芙府上,一场香艳的酒会正在举行,十几个相貌俊美的变异魔人正围绕在一位身穿薄衣的女子身边,千方百计想讨她的欢心。

这个放荡的女子,就是安芙。

“傲岚收魔宠了?”消息传到安芙耳边,让她笑容一收,露出几分凝重的神色。

“一向洁身自好的傲岚,也禁不住诱惑,收魔宠了吗?”

安芙舔了舔性感的红唇,她对傲岚所收的那名魔宠很好奇,那名魔宠究竟长什么样,才能让冷若冰霜的傲岚动心?

“安芙大人,她在这个时候收魔宠,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声音从安芙后面的屏风传来,一位身材高大的变异魔人走了出来,他不同于其他魔人那样对安芙屈膝谄媚,嘴角有自信的笑容。

“李珩,你是说,傲岚想在祭皇大典上跟我争?”

安芙站起身,款款走向那位叫李珩的魔人,纤纤玉手抚摸过李珩的脸庞,吐气如兰,不断挑逗着他。

薄薄的纱衣下,是雪白的娇躯,令人血脉喷张。

春光乍泄,但那名叫李珩的魔人无动于衷,安芙身边的魔宠换了无数次,唯有他,一直能留在安芙身边。

如果秦阳见到这个叫李珩的魔人,体内的箭意一定会引起共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