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399章 战家圣脉

第399章 战家圣脉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94  |  更新时间:

“你不说话,会死吗?”

秦阳当着众多魔人的面,来到那名天位大圆满的变异魔人面前。

这名相貌妖异的变异魔人来自东旋魔城,名叫古鲁,年纪看起来二十多岁,想必也是一位魔宠。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我笑你是看得起你,你还敢生气?”

古鲁眼中凶光一闪,秦阳既然不知好歹,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你认为自己很厉害?”

秦阳身形一动,以极快的速度向古鲁掠去!

他原来就修炼有天魔影,爆发出来的速度能达到一息百米,现在他成了天魔,对速度领悟更深,几乎把天魔影修炼到大成。

秦阳此时的速度,能达到三百米一息!

三百米一息,那是什么概念?

在场的魔人,除了那个叫战魔的魔人,没有人能看清秦阳的身形。

古鲁瞳孔一缩,面现惊慌,他竟然连秦阳的身形都看不清楚,只看到虚空有黑影掠过,等他反应过来时,秦阳的拳头已经轰击在他胸口!

噗!

这一拳,秦阳连一半的力量都没有动用,只用了五万斤的力量。不过,即使只用了五万斤力量,也不是古鲁这种变异魔人能承受的。

他被秦阳一拳轰飞,胸口塌陷,在半空中大口吐血。

秦阳的拳头离他心脏只有三寸的距离,差一点就让他当场毙命。

要不是这里是魔汐皇宫,古鲁绝对不能活命,古鲁毕竟是祭子,秦阳不能把他打死。

“没有实力就别说大话,省得丢人。”

秦阳对自己的战力有了更深认识,他虽然还没有突破到九劫境,但他的战力堪比九劫一重。

古鲁倒在地上把头朝下,他被一个天位九重的魔人一拳击败,已经没脸见人。

见识到秦阳的手段,演武场上有不少魔人露出惊色,刚才秦阳的速度快到肉眼看不见,如果换做是他们,能不能接下秦阳那一拳?

“一个废物打败了另一个废物,说到底,你终究还是个废物!”

战魔的身边,有一名地底魔人站了出来,也不知是得到战魔的命令,还是他想出来教训秦阳。

“地底世界的魔族,只有地底魔族才配称纯正血脉的魔族,像你们这种变异魔人,只不过是杂种!”

又有一名地底魔人站出来,他这句话等于骂了所有变异魔人。

众多的变异魔人敢怒不敢言,他们实力不如地底魔人,人数也不比地底魔人多。

一百位祭子当中,地底魔人有六十多个,变异魔人才有三十多个。

而且,变异魔人互相猜忌,不如地底魔人那样团结。

被骂了之后,没有一个变异魔人敢站出来说话。

秦阳为这些变异魔人感到悲哀,刚才嘲笑自己时这些变异魔人笑得最大声,被地底魔人骂了之后,一个个都是缩头乌龟。

“杂种?哈哈哈,据我所知,你们地底魔人也是古魔与异族繁衍出来的杂种,自己是杂种,还有资格骂别人?”

秦阳不禁觉得好笑,地底世界原本没有地底魔族,是古魔与异族繁衍出来的后代,说到底,地底魔族也是杂种。

“大胆,你敢侮辱我们?”

除了战魔之外,所有的地底魔人皆大怒,一个个杀气腾腾,恨不得上来把秦阳撕碎。

“早就听说地底魔人脑袋不好使,今日一见果然没有错,我这句话摆明是在侮辱你们,你还明知故问?”

这个世界,嘴巴能比秦阳厉害的,不是死了就是没出生。

“很好,你成功激怒了我,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战魔身边的那名地底魔人面色狰狞,他被秦阳激怒了。

“滚过来受死。”秦阳站在演武场上,丝毫没有畏惧。

“邢邪,你去教训一下他,下手不要太重,像他那样就可以了。”

一直沉默的战魔开口了,他指着倒在地上的古鲁。

“明白。”

那名叫刑邪的魔人狰狞一笑,来到演武场中间,与秦阳凶狠对视。

“冥,你有没有发现那个魔人不同寻常?”

秦阳注意到了战魔,发现他身上有股熟悉的气息。

可是秦阳又想不起来,这股气息是何人的。

“他这具魔躯不是化形丹变出来的,灵魂也确确实实是魔魂,但我可以确定,他是人类!”

冥十分肯定的道。

“什么?魔躯和魔魂都是真的,那他怎么会是人类?”秦阳这就不明白了,这个说法很矛盾。

“你是不是感觉他有些熟悉,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冥嘿嘿笑道,他已经猜出战魔的身份。

“他是谁?”见到冥的模样,秦阳就知道冥猜出了战魔的身份。

“你自己猜猜看。”冥想锻炼秦阳的思维能力。

秦阳思维运转,分析出种种可能,最后,他脑海闪过一道灵光!

“没错,他就是战家的第一天才,战无双!”冥知道秦阳猜出了答案。

“怪不得我总觉得他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原来是战家的战气!”

秦阳恍然大悟,在南魔谷时他跟战渊交手,都动用了脉灵,那一次,他对战家的战气有了深刻记忆。

“他的真身可能还在断血城里,这具魔躯里的灵魂,被战无双的脉灵操控了。”

冥冷冷一笑,别人看不出来战魔的秘密,却瞒不过他。

“用脉灵就能操控一个魔人?”

秦阳吃惊,战无双仅凭脉灵就能操控一个九劫二重的魔人,足以说明他的实力深不可测。

“战家的脉灵是战气,非常特殊,战无双的脉灵是圣脉,能做到这些也不奇怪。”

冥看出根本原因所在,战无双的脉灵是圣脉!

“大祭师能看出来吗?”秦阳问道。

“如果她接触过战家的脉灵,肯定能看出来,幸亏我跟战渊的脉灵交过手,才能看出来。因为战无双的脉灵是一股战气,无论是人是魔,都会有战气。”

冥摇摇头,战无双确实是一个可怕的对手,秦阳遇到他,必须要小心谨慎。

“你是不是怕了,如果怕了,现在就跪下来穿过我的胯下,或许我会考虑你不废掉你。”

那名叫刑邪的魔人见秦阳发呆,以为秦阳害怕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