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404章 画像里的女子

第404章 画像里的女子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66  |  更新时间:

随着那位红袍祭师说出这句话,大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秦阳。

战魔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大殿两边的众多祭师中,站在队伍为首的那两个红袍祭师年岁上百,她们一直闭着眼睛,无论是册封新祭师,还是刚才献祭的东西有多么珍贵,都不曾让她们睁一下眼睛。

可是,听到负责主持的祭师那句话后,这两个老祭师睁开了眼睛,用犀利的目光看向秦阳。

一瞬间,有几十道精神悄悄向秦阳身上探来,欲看看他身上有什么秘密。

秦阳内心冷哼一声,运转天神经,使用强大的精神风暴还击。

即使那几十道精神中有天命帝者的精神,也被他身上的轮回图隔绝回去。

这些小动作,没能逃脱大祭师的眼睛,不过让她惊讶的是,秦阳的精神力很强大。

强大到出乎她的意料,这样强大的精神力,不是天位武者能拥有的。

“大祭师,我献祭的没有任何价值,但却比他们所有人都珍贵。”

秦阳上前,来到战魔身前,面对石阶上的朦胧虚空说道。

“哦?那就请这位祭子拿出你想献祭的东西,让我们大家看看。”

负责主持的红袍祭师来了兴趣,其他人也好奇,秦阳敢说这种大话,他能拿出什么东西?

“他不说大话会死啊?”傲岚很为秦阳担忧,她知道秦阳身上没有好东西。

石阶尽头,坐在皇座上的少女单手托着洁白的下巴,也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这家伙身上的秘密可不少,在星河当中能吸收一颗星辰的祭祀之力,在摇光城外被银色夜叉全力一击都没死,自己的青丝还无缘无故缠绕到他手指上。

这种种事情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想不让大祭师好奇都不行。

所以,她才会让红袍祭师说那些话。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只见秦阳从储物戒指拿出一张画纸,等所有人看到那张画纸之后,皆露出异样的表情。

画纸悬浮于虚空,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笔墨!

“他脑子进水了?”不止是战魔有这个怀疑,其他魔人也觉得秦阳脑子出现了问题。

“完了,我也救不了你了。”傲岚见到那张空白的画纸时,仿佛预见到了秦阳的下场。

“这……这位祭子,这就是你献祭的东西?”红袍祭师一愣,许久才反应过来。

“没错,这就是我献祭的东西,无论是九曲参王还是岁月树叶,亦或者是魔将的魔核,都比不上我的画纸珍贵。”

秦阳昂首挺胸,信心满满的样子。

众人皆不明白,秦阳的自信从何而来?

秦阳的话,等于间接得罪了战魔等人,傲岚那边的两位祭师对秦阳目光不善。

“恕我直言,他不仅是在亵渎大祭师,也在侮辱我们的智商,我提议,剥夺此獠的祭子身份,并逐出魔汐国度!”

战魔趁势提议,秦阳刚才犯了众怒,他说这些话是在带节奏。

“附议,他拿出一张空白的画纸,就说比所有人献祭的东西都要珍贵,这是对大祭师的不敬!”

马上有魔人附和,傲岚那边的祭师也响应。

如果可以,傲岚真想过去把秦阳嘴巴封住,他拿出一张空白的画纸也就罢了,还开罪战魔等人,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位祭子,你还有何解释?”

那位红袍祭师皱起眉头,为何大祭师还是没有声音响起,难道她就这样看着秦阳故意闹事吗?

面对众多愤怒的目光和讨伐,秦阳面色不改,他镇定自若,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你们仔细看看这幅画就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秦阳让众人仔细看看他的画纸,是不是真的空白一片?

闻言,一些祭师和魔人又把目光转回秦阳的画纸上,难道这张画纸还隐藏了什么?

傲岚眼睛一亮,难道秦阳这张画不是眼睛看到的这么简单?

可是,傲岚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出空白的画纸里有什么东西。

“你在耍我们?”

这回,是那位红袍祭师发怒了,她觉得自己被秦阳耍了,盯着画纸看半天,还是没看出任何东西。

如果是她一个人没看出来,只能说明是她眼力有限,但红袍祭师看到众人悄悄议论,他们也没有看出来,那就说明不是自己的问题。

“自作聪明,这种人连给我当对手的资格也没有。”战魔内心冷笑,看来是他高估秦阳了。

“不……画纸里有东西……”

就在众人以为秦阳要被击杀的时候,站在祭师队伍为首的那位老祭师开口了。

“画纸里面,有一个女子……”

另一边的老祭师也开口了,她深深看了一眼秦阳,目光别有深意。

“什么?画纸里面有一个女子?我们怎么看不出来?”

战魔运转灵目也看不出画纸里有老祭师所说的女子,但那两位老祭师的身份能吓死人,所说的话不会有假。

既然两位老祭师都这样说了,那事情就不会有假,众人不再怀疑秦阳,只怀疑自己的眼睛。

“这位祭子,画纸里的女子是谁?”

那位红袍祭师不敢问那两位老祭师,大祭师又没有发声,她只能问秦阳。

众人的目光又聚集到秦阳身上,他们都想知道画纸里的女子是谁。

“不可说。”秦阳神秘笑道。

画纸悬浮于虚空,画中的女子是一位身穿金袍的少女,她长发如瀑,散落至腰际,气势高贵出尘,宛如九天的神女。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大祭师!

所以秦阳才说不可说。

“有何不可说的,莫非画纸里的女子是……”

红袍祭师说到一半就捂住嘴巴,后面的话她不敢说出来。

众人目光闪烁,也都想到了答案。

那幅画里的女子,可能真是大祭师!

石阶尽头,朦胧的虚空中,坐在皇座上的大祭师嘴角含笑,秦阳画纸里的女子跟她一模一样,就连眼神也一模一样。

更难能可贵的是,自己的这幅画像不是用笔墨画出来的,而是用祭祀之力凝聚出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