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414章 三灾九难十劫

第414章 三灾九难十劫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75  |  更新时间:

诡异又吓人的一幕发生了,秦阳身上的狰狞鬼头好像活了过来,一双猩红的眼睛散发出嗜血的光芒,看起来阴森恐怖。

天衍图里,同样的场景在上演,秦阳身上的狰狞鬼头对他发出桀桀怪笑,那笑声仿佛是从九幽传来,令人遍体生寒。

秦阳手中的男婴啼哭不止,他身上的魔纹图案也复活了过来。

“大祭师,求你救救他,我愿献祭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只求你救他一命。”

傲岚向大祭师跪了下来,哀求大祭师救秦阳。

“我救不了他……”

大祭师看着秦阳的模样于心不忍,铁石心肠的她,在这个时候也动心了。

“不,你是大祭师,无所不能,怎么会救不了他?”

傲岚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连大祭师都无能为力,世间还有谁能救秦阳?

“灾难之力是世间最黑暗的力量,唯有神灵的力量才可以抗衡,连女皇都奈何不了灾难之力,我更加不行了。”

大祭师摇摇头,她的表情动容了,这是犯大忌讳的,无论在任何时候,作为祭师族的大祭师都不能慌乱。

“我明白了,他死后,我会追随他而去,不会让他一个人孤单的。”

傲岚心如死灰,连大祭师都救不了秦阳,意味着秦阳必死无疑。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傲岚看到秦阳抱着男婴不离不弃,宁愿让男婴身上的灾难之力传染给自己也不杀他,这一刻她的心完全被秦阳占据。

在残酷的地底世界,亲情和爱情都是最廉价的东西。

为了与地底世界的生存法则适应,任何种族的本性都变得更加冷漠。像秦阳这样的男子,无论是大祭师还是傲岚,都是第一次见到。

“呜呜呜……”

男婴的啼哭声不断响起,秦阳抱着已经被诅咒的男婴,目光依旧柔和。

即使他手上的男婴变得很丑陋,他也不会嫌弃。因为这是他的亲生骨肉,从娘胎里亲眼见证他诞生,再慢慢孕育。

每天,秦阳都会趴在傲岚的肚子聆听这个生命的跳动,直到他出世。

“哪怕全世界都放弃你,我也不会放弃你。”

秦阳看着啼哭的男婴,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他,试图让他减少一点痛苦。

这句不轻易间说出的话,深深铭刻在大祭师和傲岚的灵魂深处。

“桀桀……”秦阳身上的狰狞鬼头尖笑。

“不好,诅咒要开始了!”

大祭师见到狰狞鬼头怪笑,就知道诅咒的力量要发生了。

“大祭师,听说一个人被灾难之力诅咒后,会忍受世间最大的痛苦才死去,是不是这样?”

傲岚只听说过诅咒,没亲眼见过诅咒发生时的场景。

“是的,灾难之力蕴含了三灾九难十劫,汇聚人世间最痛苦最黑暗的力量,无论是哪灾哪难哪劫,都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大祭师给傲岚解释,灾难之力蕴含有三灾九难十劫。

傲岚得知灾难之力有这么多劫难后,又看看秦阳,一咬牙,再次拜向大祭师:“大祭师,我恳求你把他杀了吧,我宁愿给他一个痛快,也不愿见他受尽折磨而死。”

大祭师其实也有这个想法,但她始终下不了手。

“两个白痴女人,灾难之力奈何不了我,我要是被你杀了,变成冤魂都没地方哭。”

秦阳听到傲岚的请求,差点从半空跌落,他之所以让男婴把灾难之力蔓延到他身上,是因为他有信心抗衡灾难之力。

要是大祭师在这个时候把他杀了,他真是变成冤魂都没地方哭。

“呃……他还惊醒着?”

傲岚听到秦阳骂她,反而高兴,恨不得秦阳再骂几句。秦阳骂她,说明秦阳的意识没有被侵蚀。

大祭师表情很怪异,刚才秦阳竟然骂她白痴女人。

如果被天极殿里的十几老祭师听见,估计秦阳已经死一百遍了。

他死后,还要被魔汐国度数亿魔人一口一个吐沫,咒骂他上万年。

但不知为何,大祭师生不起气。

“诅咒要发生了,三灾九难十劫中,最先发生的应该是三灾,但我不知道是三灾中的哪一灾。”

星辰池内部空间里,冥看到狰狞鬼头怪笑,就知道诅咒要发生。

天衍图,谁也没有预料到,灾难从秦阳手中抱着的男婴袭来!

啼哭不止的男婴突然停止了哭泣,一双小眼睛也充斥猩红光芒,双手长出利爪,比匕首还锋利,毫无征兆刺进秦阳胸膛!

刺!

长长的利爪刺穿秦阳胸膛,鲜血喷涌而出,让秦阳身形不稳,从半空跌落,砸到一个大殿里。

星辰池外,秦阳的身体也有鲜血涌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第一灾是什么灾?”

噬灵天火大急,仅仅是第一灾秦阳就险些丧命,接下来还有两灾,后面的九难和十劫更加危险,秦阳能顺利活下来吗?

“第一灾应该是刀兵灾,刀兵乃利器也,割破人的皮肤,让人忍受身体被割破的痛苦。”

冥见多识广,马上猜出秦阳正在遭受刀兵灾。

“要不要请末日大人出手,像灾难魔君那样级别的人物,根本不是主人能抗衡的。要是主人没被诅咒还好说,可他被诅咒了。”

噬灵天火想到了末日。

“末日在灵台里,除了秦阳谁也叫不动他。”

冥也着急,秦阳有两个灵台,他作为秦阳的脉灵之一,理应跟末日关系很好才对。

可自从末日出现后,他没跟末日交流过一次,末日除了秦阳谁也不理会。

“再说了,如果秦阳真的有危险,末日不会袖手旁观的。”

让冥安心的是末日没有出手,末日一旦出手,就意味着秦阳支撑不下去了。

“但愿如此吧。”噬灵天火能做的只有为秦阳祈祷。

天衍图里,秦阳从半空跌落,砸到下方一间大殿里,不知死活。

“别担心,他没死。”大祭师用精神扫过去,看到秦阳没死。

最痛苦的是傲岚,她万万没想到灾难从她孩子袭来,那个孩子是她跟秦阳的结晶,无论是秦阳受伤还是孩子受伤,痛苦的都是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