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426章 再遇纯情公子

第426章 再遇纯情公子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86  |  更新时间:

“你以为躲到深渊裂缝下就能逃过一劫了?”

冷霜嗤笑一声,深渊裂缝虽说有几千米深,可对于她这样的天命帝者来说不算得什么。

冷霜也纵身一跃,跃入深渊裂缝里,进入深渊裂缝后,她把神识释放出来。

可是,她把神识释放出来后却发现,以她天命三重的精神力,竟然只能查探周围千米的范围!

“这个深渊裂缝下有一条铁磁矿脉,形成了一个磁场,把我的神识限制了。”

冷霜暗道可恶,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难道是苍天在眷顾秦阳?

“秦阳,天助你也,深渊裂缝下有一条铁磁矿脉,形成了一个磁场,那个老祭师的神识肯定会受到限制。”

冥把精神放出来,发现他的精神也受到限制,以他天命九重天的精神,只能查探周围六千米左右的范围。

“在深渊裂缝里神识受到

限制,等于蒙蔽了她的双眼,我活命的机会将大大增加。”

秦阳悬着的心彻底放下来,在深渊裂缝下,冷霜的速度比不上他。

天魔羽翼急速扇动,秦阳不顾一切的往前飞行,深渊裂缝连绵几万里,飞上一天一夜也飞不到尽头。

冷霜在深渊裂缝下找了半天,秦阳没找到,倒是找出三条黑渊巨蛇,这三条黑渊巨蛇体长百丈,拥有九劫九重的实力。

以冷霜的实力,耗费极大力气才把三条黑渊巨蛇击杀。

为了击杀这三条黑渊巨蛇,冷霜浪费了半天时间。这半天时间里,秦阳沿着深渊裂缝飞行,彻底甩掉了冷霜。

“该死,千算万算不如天算,早知道出摇光城后我直接杀了你,大祭师知道了顶多怪罪一下我。”

冷霜低估了秦阳在大祭师心里的地位。

满怀不甘心,冷霜飞上深渊裂缝,战魔见到秦阳没有回来,内心笑开花。

秦阳没回来,只有一个结果,他永远回不来了。

对于秦阳消失,众多魔人心知肚明,也不会有哪个魔人脑子进水去问冷霜。

“出发,二十天之内,务必到达火麟山脉!”

冷霜脸色很难看,以她天命三重的境界去杀一个九劫魔人已经很丢脸了,可让她觉得更加丢脸的是,她还让秦阳跑了。

如果让地底世界各族知道,她一定会沦为笑柄。

无论是神迹大陆还是地底世界,都极少发生这种事,天命帝者击杀九劫武者竟然不成功。

深渊裂缝下,秦阳连续飞行了一天一夜,以他的体力也有些吃不消。

“秦阳,那个老祭师应该不会追来了,你可以休息一下。”冥见秦阳体力耗尽,让他先休息一下。

在漆黑的深渊裂缝深处,没有光芒能照射下来,仅有的亮光就是隐藏在黑暗里的猩红眼睛。

秦阳的天魔竖眼就是为黑暗而生,在黑暗里他用天魔竖眼反而看得更清楚,他看到视线前方一只巨大的蝙蝠盯着他,身后也有一只长着骨翅的怪鸟虎视眈眈。

“给我滚!”

秦阳火大,区区几只深渊妖兽而已,也敢打他的主意。

天魔竖眼一扫,冷漠无情的天魔气息让黑蝠惊恐嘶鸣,然后振翅逃走。

身后的怪鸟感受到来自灵魂的恐惧,也快速远离秦阳。

找了一块岩石,秦阳坐在上面,打开轮回图,吸收里面的龙脉灵气。

“嗯?第二丹田无法吸收灵气?”秦阳发现,他的第二丹田不能吸收灵气。

“灵气是灵气,魔气和魔气,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冥刚才没有阻止秦阳,是想让秦阳深刻认识灵气和魔气的区别。

“在天衍图里时,灾难化身说我是半神半魔,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秦阳忽然想起天衍图里的事情。

“半神就是流淌着神灵血液的人类,半魔就是流淌着魔神血液的魔人。像噬灵族的人,就是半神。”

噬灵天火对这些事情比冥清楚。

“魔域的古魔族,应该是半魔,古魔族流淌着魔神的血液。”噬灵天火又道。

“我也听说过半神和半魔,但关于你所说的半神半魔,我是第一次听说。”冥活了几千年,他是头一次听说半神半魔这个词。

神与魔亘古对立,半神是半神,半魔是半魔。

“我也没听说过,但我现在见到了,主人就是半神半魔。”

噬灵天火看着秦阳,他活了几万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特殊的事情。

这种事,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能用神迹来形容。

“这么说,我以后既要吸收灵气,也需要吸收魔气。”

秦阳到不觉得稀奇,他天生双脉,这种万年一遇的事情都发生了,再来个半神半魔,也不觉得奇怪。

“唉,一切都是因为这根青丝。”

秦阳看着右手食指上的青丝,摇头叹气,如果可以,他真想把这根青丝拔下来。

但是青丝与他的手指紧紧缠绕在一起,除非把手指砍了,否则是拔不下来的。

“现在应该考虑的是主人接下来该去何方。”

摆脱冷霜的追杀后,又有一个摆在眼前的难题,秦阳接下来该去哪里?

说起这个,秦阳心情更烦,地底世界广阔无垠,竟然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断血城目前回不去,魔人国度秦阳又不想去了。

“有人来了。”

冥忽然凝望一处方向,他的精神感应到有两个生灵正在接近秦阳。

“是人还是魔?”秦阳立刻警惕起来。

“是人,而且你还认识。”冥神秘一笑。

“我认识?”秦阳认识的人多了,他哪里猜得出来。

离秦阳三千米外,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飞来,他的肩膀上有只纯白小狐狸。

“小青,前面有一股异常强大的气息,我的灵魂竟然也感到惊悸,我们可能遇到有史以来最大的凶险。”

纯情公子抚摸小白狐的毛发。

“是纯情兄和小青。”

等纯情公子飞近后,秦阳看到了纯情公子和小狐狸,他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纯情兄,是我,快过来。”

秦阳见纯情公子一脸警惕,报出自己的身份,让他们过来。

“是秦阳!”除了秦阳,不会再有人叫他纯情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