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450章 逃不过的劫难

第450章 逃不过的劫难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35  |  更新时间:

伽罗楼同样不甘心,秦阳是杀他儿子的人,万一让秦阳回到断血城,他以后就没有机会报仇了。

“大祭师,就是此人杀了我魔汐国度的大军,还把所有祭子杀了!”

红袍祭师向冷霜禀告深渊裂缝下发生的事情,冷霜再禀告给大祭师。

闻言,大祭师面纱下的绝世容颜动容,她并不关心那上万名魔人的死活,也不关心那些祭子的生死。

她只关心,那个人是否还活着。

“他死了没有?”

大祭师问冷霜,声音不带任何感情,让人听不出她的情绪。

旁边的秦阳身体微微一颤,他知道大祭师所问的那个‘他’就是自己。

“回禀大祭师,那个人走出魔汐国度后就逃跑了,用了一张千里破空符。”

冷霜担心大祭师怪罪她,把秦阳说成自己逃跑。

“可恶的女人,要不是你杀我,我会逃跑?”秦阳面无表情,内心却把冷霜骂了十遍。

“他自己走了吗?既然他想走,那就让他走吧。”大祭师幽幽一叹,随后把目光望向秦阳。

“你杀我魔汐国度的魔人和祭子,我不杀你,不配做祭师族的大祭师。”

大祭师没认出秦阳,只当他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武者。

“魔王,这个人类卑鄙无耻,趁我们祈狱国度的魔人无还手之力,把他们全部杀了。”

伽罗楼脑海闪过一个计划,他要挑起各方势力的仇恨,让秦阳成为众矢之的。

“血族的道友,你们血族的人也是被他杀的,去深渊裂缝下的魔人没一个能幸免,全部惨死在他的魔手下!”

伽罗楼指着秦阳,对血族的天魔帝者说道,他还告诉其他势力的天命帝者,他们的族人也是被秦阳杀的。

“什么?我的族人原来并没有被岁月树杀死,而是惨死在他的手上?”

血族的天命帝者毫不怀疑伽罗楼的话,对秦阳露出仇恨光芒。

“好歹毒的人类,小小年纪手段就这么狠毒,要是让他成长起来,将来的断血城肯定会再出现一个断天棋!”

魔牛族的天命帝者用一双充满杀机的牛眼瞪秦阳,魔牛族这次来了一千多名,都是族中精英,结果没一个能活着上来。

“岂有此理,敢屠杀我祈狱国度的魔人,你当我不存在吗?”

祈狱魔王也站出来说话,现在秦阳犯了众怒,十几个天命帝者都联合起来,他也不需要顾忌黑铁城堡了。

“糟了,怎么办啊!”萧晨内心焦急,他是很赞赏秦阳的,不希望见到秦阳死。

“会长,是他造的孽,不关我们的事,要不我们把他交出去?”

火云国的统领叶修平对南风极提议,秦阳杀了叶沧浪,他对秦阳可谓是恨之入骨。

除了叶修平之外,就数战锋芒最开心,但他不像叶修平那样把内心的想法表露出来。

“闭嘴,我为你所说的话感到蒙羞,要不是他,我们就是千古罪人。他解救了上万名人类,屠杀上万名魔人,是我们断血城的英雄!”

南风极呵斥叶修平。

“会长,要不是那位公子,我们早就死了,恳请你出手保护恩公。”

一名青年武者跪向南风极,随后,大部分的武者都跪下来。

“恳请会长保护恩公!”

几乎所有的人类武者都跪向南风极,在绝望之中,是秦阳救了他们,这个恩德他们永生都不会忘记。

“我不敢保证能救得了他,但我可以保证,要想杀他,先从我的尸体走过去。”

南风极来到秦阳身前,他的行为让秦阳感动。

“既然你要保他,那我就只好从你的尸体走过去了。”

大祭师冷漠看着南风极,以南风极天命一重的境界根本入不得她的眼。

祈狱魔王等人见大祭师第一个动手,也乐意见到这个情况。

“老前辈,你让开吧,让她过来杀我。”

秦阳收敛噬灵天火,也把大虞鼎收入轮回图里,他的气息不再掩饰。

没有轮回图隔绝,大祭师很快感应到秦阳手指上的青丝,瞬间明白,秦阳就是李不凡!

她刚迈出去的脚步硬生生停止了,目光露出无限复杂。

“小子,你一定不会死的,再坚持一会,我们断血城的强者很快就来了。”

南风极对秦阳也很赞赏,他在秦阳的身上见到了他当年的影子。

“让她过来吧,她想杀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反正迟早都要被她杀,我是逃不过的。”

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秦阳走向大祭师。

“快回来,她是魔汐国度的大祭师,用一根头发就能杀你!”

南风极焦急大喊,但秦阳头也不回,向大祭师走去。

“我何时说过要杀你?”大祭师站在原地,看着秦阳向她走来。

大祭师的话让所有人都傻眼了,刚才她不是还说要杀秦阳吗?

“你是没说过,但却行动了,上次我没死成,这回我跑不了了,动手吧。”

秦阳站在大祭师面前,距离只有一步之遥,从未有男人可以这样接近大祭师过。

大祭师轻轻一挥手,一层天命牢笼笼罩周围,让其他人听不到两人的谈话。

“冷霜上次对你动手了?”大祭师是何等聪明的人,很快就想通前因后果。

“明知故问,不是你下的命令吗?”秦阳冷笑一声,那冷漠的态度让大祭师眼神更加复杂。

“我没对她下过这个命令。”大祭师急忙辩解,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焦急。

“都一样,你迟早要杀我的。”秦阳不听大祭师的辩解。

“为何你总以为我一定会杀你?”大祭师用银牙咬紧红唇,可惜有面纱蒙着,秦阳看不到。

“还不是因为这根青丝,如果可以,我宁愿砍掉自己的手指。”

秦阳扬起右手,那根透明的青丝紧紧缠绕在食指上,只有他和大祭师才能看见。

“砍不掉的,就算你砍了食指,这根头发也不会从你身上脱落。”

大祭师看着自己的青丝紧紧缠绕在秦阳食指上,内心也起了波澜。

“所以说,我是无可避免被你杀的。”

秦阳眼神决然,已经准备好死亡的来临。

“他们在说什么?”

无论是南风极还是祈狱魔王都听不到两人的谈话,因为大祭师的天命牢笼隔绝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