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517章 不是同一个时代的

第517章 不是同一个时代的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78  |  更新时间:

地底世界,外面的各方势力等待着天渊再次开启,谁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天堂上,在天堂湖里有八轮血月的虚影,那些跳进去的武者和魔人沉入湖底,挣扎了一会后,在众人的眼中慢慢消失了。

见到这一幕,再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刚才跳进去的人,不仅肉身消失了,连灵魂也不见了。

“传说,每个魔皇临死前都会回到坠月之地,你们说,这八个血月,会不会是那八位魔皇所化?”

有魔人把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很多人暗暗点头。

“第九个血月呢?”

祈狱魔子说道,他来这里就是寻找第九个血月印记的,现在只见到前面八个血月,唯独第九个血月印记不见踪影。

“这八个血月是什么意思?”剑寒州和战无双面面相觑,他们弄不明白。

“姐姐,我感应到第六个血月的呼唤。”白小狐传音给紫霜,第六个血月里,对他传来了呼唤。

“第六个血月,不是荒皇吗?”紫霜一惊,荒遗族的荒就是第六位魔皇。

“第五个血月对我传来了呼唤……”傲岚眼中闪过激动,第五个血月,是魔汐女皇的。

在众人皆沉默的时候,夜千绝动了,他直接跳入湖水中,向第一个血月游去!

“不好,第一个血月和第八个血月,都是夜叉族的,如果让他得到,后果不堪设想!”龙魔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也跳入湖水中。

夜千绝和龙魔一动,其他人也动了,纷纷跳入湖水中。

苏伊伊冷冷看着,她知道自己不会得到血月印记,所以不冒这个险。

地狱里,秦阳飞入黄泉河后,身体漂浮在黄泉河上,没有下沉。

让远处的白骨亡灵不可置信,其他阴兵也呆呆看着,这个人类竟然能在黄泉河上漂浮!

“是轮回图!”进入黄泉河后,秦阳身上的轮回图自主显现。

黄泉河好像无始无终,秦阳在河里漂浮了三天,摆脱了那些阴兵,夜叉皇也收回目光,对秦阳暂时无可奈何。

秦阳百无聊赖,尝试捧起混浊的河水,却发现这些黄泉水无法用实物来接,从他的手掌穿透,又滑落到黄泉河里。

“这些河水不是液体,而是灵魂之水。”冥摇摇头,他早就看出来了,黄泉河水,是灵魂所化。

“什么?这条无始无终的黄泉,都是灵魂所化?”秦阳脸色都变了,岂不是说,他此刻被无数灵魂包裹着?

“世间万物,都是天地演化出来的,灵魂寂灭后,回归最初的形态。”

冥的意思是,这些黄泉河水本质上已经不是灵魂了。

“这么多的河水,需要多少灵魂?”

秦阳心中震撼,如果一滴水就是一个灵魂,那也无法数清黄泉河有多少灵魂。

“古籍上记载,只有死界才有黄泉,没想到地狱也有一条,真是不可思议。”冥也觉得惊奇。

“黄泉河水,又叫忘情水,是炼制忘情丹的主药。忘情丹的丹方一直没有失传,但忘情丹只有在只在虞的时代出现过,后来就成为了传说。”

冥是丹皇,很清楚如果忘情丹现世,造成的轰动不比驻颜丹小。

“忘情水……何以忘情?”秦阳这就不懂了,难道喝了黄泉河水,真能忘掉一个人?

“黄泉河水是灵魂的最终形态,充斥灵魂之力,服用时,只需要把想要忘记的东西过滤在脑海,就能忘掉那段记忆。”

冥真想收齐一些黄泉河水,日后若能出去,他一定要让忘情丹现世。

可惜,黄泉河水能穿透一切器物,根本无法收集。

“黄泉的尽头,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达……”

秦阳用天魔竖眼看前方,发现前方的黄泉河依然没有终点,他甚至担忧,如果这样漂浮,会不会漂浮千万年?

对此,冥和噬灵天火也无能为力,他们也不清楚黄泉河的尽头。

又漂浮了一天,秦阳看着黄泉河水,鬼使神差喝了一口,脑海中浮现奈何桥上的朦胧女子。

“我在奈何桥上,等你……”

幽幽叹息,穿越万古,那个朦胧女子的背影,依然深深留在秦阳的脑海里,即使喝了黄泉河水,也忘不掉。

“你到底是谁?”秦阳喝了黄泉河水后,记忆没丢失,脑海中倒是多出了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

时间穿越万年,秦阳在黄泉河中缓缓闭上了眼睛,冥和噬灵天火焦急大喊,他们不明白秦阳发生了什么事。

那段记忆里,出现了一座天空之城,秦阳认识那座天空之城,那是大虞皇朝的帝城!

喷薄五彩光芒的海岛,巍峨高耸的巨峰,犹如仙境一般。

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坐落在云端,绚丽的晚霞映照天边,那是大虞鼎的天帝宫。

“父皇,我想要域外的星辰做手链,好不好嘛?”

银铃般的少女声,打破了秦阳的叹为观止,让他的心绪飘飞到天帝宫里。

一个伟岸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身穿青色宫裙的少女背对着秦阳,他们站在大虞皇朝的龙脉之首上,看着域外苍穹。

“幽儿,你想要域外星辰,那还不简单,我这就把天极九星摘下来给你。”

青帝宠溺地摸了摸少女的墨色长发,随后挥手一击,隔着无尽距离,把域外的天极九星打落。

缕缕帝威,威慑大千界,一击挥出,九星陨落。

每到夜晚,就会连成一线的天极九星,被青帝摘落,制作成手链送给大虞皇朝最高贵的公主。

那九颗星辰,封印在一串琥珀手链里,青裙少女得到手链后满心欢喜,天真又无邪。

秦阳默默在身后看着,他只是一个看客,不能说话。

“父皇,还有一年,我的大限就要来了,这是命数,逃不掉的劫难。”

青裙少女的声音中,蕴含淡淡哀愁。

“我让天机道人用预言术算过了,那位纯阳之体生在万年之后,与你并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青帝重重一叹,窥见到了自己女儿的天命,她无法逃过这场劫难。

“如果那个人与我生在同一个时代,那就好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