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552章 圣主令

第552章 圣主令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77  |  更新时间: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秦阳一定不会相信,在他视线前方的空城是断血城。

昔日繁华的断血城,如今空空荡荡,连守城的士兵也没有。

“秦阳?他没死!”秦阳还没到达断血城,断法玄就感应到他。

“什么!秦阳没死?”南风极满眼不可置信,他马上放出精神,果真看到了秦阳。

断法玄和南风极亲自飞来迎接秦阳。

“守护者大人,南会长。”秦阳飞到城墙上,对断法玄和南风极抱拳行礼。

“秦阳,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断法玄有太多疑惑,想要问个清楚。

“一言难尽,我被传送到了极北之地,到现在才回来。”

当着白小狐和南风极的面,秦阳撒了个谎,无论是青帝的事情,还是天魔的秘密,这些都不能让人知道。

“那战无双说你死在了地狱?”南风极眉头一皱,他不怀疑秦阳的话,秦阳没必要骗他。

“我根本没去地狱,进入天渊后直接传送到极北之地。”

秦阳撒谎时面不改色,断法玄目光闪烁,忍住了心中的好奇,现在不是问那件事的时候。

“这也行?害我们白担心一场。”南风极不清楚秦阳现在的身份,也没必要仔细问。

“这位公子是?”以断法玄的眼力,当然能看出来白小狐是六瞳灵狐。

“这是我的朋友,他是九尾狐族的。”

秦阳如实相告,他相信断法玄能看出来白小狐的本体,所以也不隐瞒。

南风极听到白小狐是九尾狐族的,也没多大惊讶,只是瞧了他一眼就不再过问。

白小狐心惊胆跳,站在他面前的可是两位天命帝者,其中一个还是断血城的守护者!

“会长,断血城怎么空了?”秦阳回来时真的很意外,几百万猎魔人说不见就不见。

“上次极南之地的黑色深渊发动暴乱,有一尊大魔准备出世,为了安全考虑,守护者大人决定撤离所有猎魔人。”

南风极给秦阳解释,他猜想秦阳应该不知道灾难魔君,只说是大魔出世。

“动乱化解了,夜叉族跟魔汐国度的大战也不会这么快爆发,地底世界又迎来了和平期,那些猎魔人会慢慢回来的。”

断法玄表面上平静,其实内心很焦急。

“三天后,你们天辰帝国的深渊船要下来了,其他帝国的猎魔人也会回来,不出十天,断血城会恢复往日的喧闹。”

南风极记起一件事,墨家的飞船三天后到达断血城。

“太好了,我正愁如何回到天辰帝国呢。”秦阳大喜。

“好了,你也疲劳了,先回黑铁城堡休息吧。”

断法玄话中有话,让秦阳先回黑铁城堡。

回到黑铁城堡,白小狐被留在第一层,秦阳直接用城主令牌上到第七层。

出乎他意料的是,断法玄没有马上来找他。

“古前辈,那面城主令牌你可认识?”趁这个时间,秦阳拿出城主令牌给古沧澜看。

“这是断家的圣主令!”古沧澜一看到城主令牌就面色大变。

“圣主令?什么意思?”冥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持令牌者,就是下一代的圣主!”古沧澜语气凝重,这面令牌所代表的,是一个古老圣族!

“什么?”秦阳听后浑身一震。

“奇怪,这面令牌你从哪得到的?”古沧澜以为秦阳是无意中得到这面圣主令的。

“是断天棋前辈给我的,他只让我守护断血城,却没告诉我,这是圣主令。”

秦阳现在终于明白,为何断法玄对他的态度明显改变了。

“断天棋?原来如此,你就是他选中的下一代圣主!”古沧澜大笑,他明白断天棋的意思了。

“我一个外人,怎么能做断家的圣主?”秦阳这就不理解了。

“我也很奇怪,七大圣族,每一个都是传承十多万年的存在,从来没有外姓人能担任他们的圣主。”

古沧澜也不解,以秦阳现在的实力,肯定不能担任。

“你拿着这面圣主令回去,不仅不能成为断家的圣主,可能还会引来杀身之祸。断家的情况很复杂,有很多分脉,每一脉都有顶级强者和天才。”

古沧澜让秦阳不要动心思,没有相应的实力,得不到相应的地位。

“我明白。”秦阳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不会天真到,以为得到圣主令就能成为断家圣主了。

“断天棋是看中了秦阳的潜力,要知道,他可是轮回图选择的人!”

冥回想那天断天棋的眼神,猜测他是看中了秦阳的潜力。

“这个猜测最为合理。”古沧澜表示赞同。

三天后,断法玄才来找秦阳。

“你真的没进入坠月之地?”断法玄一上来就问,他故意等待三天,才来问秦阳。

“我进去了,迎回了青帝的冰棺。”

秦阳此时内心很复杂,他没有拿出轮回图,也没有拿出冰棺,如果拿出冰棺,这是对青帝的不敬。

“太好了。”断法玄喜极而泣,对着虚空跪下,拜了三次,这是在拜青帝。

“你……还有什么能告诉我的?”断法玄也不想勉强秦阳,他知道秦阳有很多秘密。

“现在,我不想说,等以后会告诉你的。”秦阳想了想,还是忍住没有说。

“我理解,墨家的飞船来了,你可以回天辰帝国了。”断法玄微微点头,他不强求秦阳。

就在秦阳准备离开时他突然叫住秦阳,道:“那面城主令牌,你切记不要拿出来。”

“断前辈,我想了很久,这是你们断家的东西,我一个外人拿着不合适。”

秦阳把城主令牌拿出来,想归还给断法玄。

“这是先祖的意思,他让你拿着就拿着,等以后我再告诉你这面令牌的意义。”

断法玄没有接,让秦阳继续拿着。

“那我走了。”秦阳见断法玄心意已决,也不再多说。

“他这么做,是等于在承认你。”古沧澜很明白断法玄这么做的意义,他已经认可了秦阳。

秦阳没有说话,带着白小狐飞出断血城,当那些从深渊船下来的武者看见秦阳时,犹如活见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