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567章 皇族君王的身份

第567章 皇族君王的身份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19  |  更新时间:

药王的战力是封号君王中最弱的,他的阴灵王又被秦阳夺去,等于没有了左膀右臂。

而且,秦阳还有一个克制药王的手段,药王的脉灵蚀骨花,最害怕天火!

“小子,你别欺人太甚,要是我拼命起来,你也别想活着回去!”

药王也知道秦阳有天火,他不敢把脉灵释放出来。

“你舍得拼命才怪,封号君王中最贪生怕死的就是你。”

秦阳一步一步走向药王,嘴角的莫名笑意让药王觉得毛骨悚然。

“封号君王不可辱,辱之必死!”

药王用狠话来掩饰内心的慌乱,秦阳对他知根知底,知道他没有阴灵王。

他已经领教过秦阳的力量,一旦让秦阳近身,他会被活活打死。

药王一个转身,飞回漆黑大殿内,随后,他沙哑的声音传出来:“有本事进来跟我一战!”

“白痴!”秦阳笑意更盛,他还担心药王不进入大殿呢。

“有三道精神能监视到这里,其中一道是天武帝的,另一道是殷若孤的,还有一道应该是龙上墟的。”

冥也很无奈,毕竟这里是天辰帝国,执掌天命的是天武帝。

“龙上墟果然恢复实力了。”秦阳知道龙上墟的精神监视自己。

“他应该迈入九劫第十重了!”

冥表情有些凝重,龙上墟迈入九劫第十重,现在对于秦阳来说真不是好消息。

“不知道裂空君王去了哪里?”

秦阳总觉得,那一场君王大战是裂空君王胜了,可是裂空君王没有回来,很多人都以为他死在无尽海了。

“进去收拾药王再说。”秦阳摇摇头,先不去想这些事情。

“这间漆黑大殿是一件王兵,里面有一座杀阵。”冥提醒秦阳不要大意。

“明白了。”面对一座杀阵,秦阳不敢轻视。

迈入漆黑大殿后,宫殿大门自动关闭,那座杀阵马上运转,狂暴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向秦阳涌来!

“狂妄的小子,你还是太年轻,我之所以能成为封号君王,实力只占了五成,还有五成靠智慧。”

药王坐在王座上,沙哑的笑声像破锣一般难听。

可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一幅古老的卷轴缓缓打开,让那座杀阵瞬间瘫痪。

轮回图一出现,杀阵立即崩溃,天武帝他们的精神也被隔绝。

“嗯?”

皇宫里,天武帝眉头一皱,他的精神又被隔绝了,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秦阳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

“莫非是那幅图吗?我的妹妹,你终究还是把那幅图给了他。”

龙家,身穿龙鳞战甲的龙上墟猜到了答案,不过他并不知道那是轮回图。

“这是什么图?”药王吓得从王座上站起来。

接下来,让他绝望的事情发生了,一只燃烧着火焰的鸟飞了出来,那只鸟的气息让药王止不住地颤抖。

噬灵天火占据不死鸟的主身后,对药王的威慑力比以前增加了十倍,如果药王敢释放他的脉灵,噬灵天火能在一息时间内焚灭他的脉灵。

紧接着,一声龙吟响起,一条浑身缭绕银色雷电的雷龙飞了出来,冥把天命主宰的精神释放出来,让药王吓得双腿发软。

熄灭药王最后希望的事情接着出现,古沧澜也飞了出来,他即使境界下跌了,天命三重的精神也不是药王能承受的。

“给你两个选择,做我的药奴,或者死!十息之内回答我!”

不朽雷龙的声音回荡在大殿,让药王浑身失去所有力气,连站着的力气也没有,跌坐在石阶上。

“我臣服。”药王连想都没想,直接选择臣服,因为他贪生怕死。

他的一切手段都被秦阳克制,也没办法抵抗,与其被杀,还不如臣服。

“我一直有个问题想不明白,你杀这么多人干嘛?”秦阳走上石阶,坐到王座上,问药王。

“吊死林里的那些尸体不是我杀的,我来之前就有了。”药王如实回答,世人都误会他了。

“我这辈子,最讨厌比我帅的男人,也讨厌比我美的女人,所以每次医治他们,我都会砍断男人的手指,或者割下一块美人皮。”

药王解释,其实他杀的人,是封号君王中最少的。

“看来你是个有故事的人。”

一般有这种癖好的,都是有故事的人,秦阳也不想听药王的故事,想必不是很美好。

“我无亲无友,生平最大的爱好是以美人皮来作画,我一共收集了九百九十九张美人皮,画了九百九十九个绝世美人。”

药王越说越兴奋,浑然忘了自己是阶下囚的事情。

“你也是封号君王,知道裂空君王去了哪里吗?”秦阳只是随口一问,他也不对药王抱有多大信心。

“裂空君王没有死,他准备回来了。”药王的回答出乎秦阳意料。

“什么?那他现在到了哪里?”秦阳急忙问。

“不清楚,他的封号还在封王碑上,封号没有消失,说明他没有陨落。”

药王对秦阳解释,每个君王的封号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那位君王陨落了,他的封号也会消失。

“裂空君王一旦回来,他势必会挑战那位最神秘的皇族君王。”

药王见秦阳很在意这些事,就把知道的告诉他。

“那位皇族君王……是殷若孤吗?”

其实秦阳早就猜到了,那位最神秘的皇族君王,就是殷若孤。

“他将来是要执掌天命的,不可战胜,也不能战败,裂空君王如果挑战他,结果已经注定了。”

药王似乎不用想都能知道结果。

“殷若孤确实可怕……”

秦阳一想到殷若孤,心中也有寒意,殷若孤隐藏得太深,只有极少人知道,太子就是皇族君王。

“事无绝对,裂空君王连龙上墟都能战胜,未必没有机会。”

冥见过裂空君王,知道他不是那种天纵之资的天才人物,但他是一个执著于武道的人,这样的人比所谓的天才更可怕。

“你是不是不打算参加君王大战了?”秦阳又问药王。

“这是一个黄金盛世,天才辈出,不是我以前的时代能相比,很多年轻天才都可以战胜我,我是没有机会了。”

药王苦笑,他不准备参加君王大战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