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589章 仙元殿里的承诺

第589章 仙元殿里的承诺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69  |  更新时间:

“死在这柄屠刀下的人,只差你一个,就可以凑齐一万人。”

白寂灭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秦阳,在修罗屠刀的一击下,九劫十重的武者也要陨落,更别说是九劫五重的秦阳了。

“这柄剑叫杀罗,你是第一个被此剑斩杀的修罗!”

火龙魂咆哮飞出,将杀罗剑涨成数十丈大小,迎击修罗屠刀。

与此同时,噬灵天火也飞了出来,火焰升腾,一片火海出现,焚烧那尊修罗之灵。

“你还有天火?”白寂灭不惊反喜,秦阳死后,天火是他的。

“贪婪又愚蠢!”

秦阳羽翼一动,瞬息之间降临白寂灭的头顶,一股虚弱的空间之力,将白寂灭的身体禁锢!

秦阳现在只领悟了空间之力的皮毛,只能禁锢白寂灭一息时间,不过这一息时间对他来说足够了!

“这是什么领域?”白寂灭收起所有轻视,秦阳的强大出乎他意料。

更他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天魔伸出两只手掌,左手有阴阳图,右手有五行图!

眉心中间的竖眼,也对白寂灭射出一道光束,那是祭祀之力!

“不朽之雷!”

不朽雷龙出现在秦阳身后,探出一只巨大龙爪,龙爪上有一颗不朽之雷凝聚而成的雷球!

“这么多神通?”

白寂灭极度震惊,他不仅没有听说过,也从没有见过,一个人还可以领悟这么多神通。

可是他的身体被空间之力禁锢,此时不能动弹,修罗之灵也被火龙魂和噬灵天火缠住,无法回来救他。

“不好,他只是震惊,并没有慌乱,也没有向那个黑袍修罗求救!”

古沧澜担忧,白寂灭还有底牌,秦阳全力一击,不能把他杀死!

果不其然,十几种力量轰在白寂灭身上,所造成的爆炸余波都足以把秦阳震飞,可是白寂灭的身形稳稳站在原地,好像连伤痕都没有。

余波散去,白寂灭披头散发,看起来有些狼狈。

“这……”

秦阳瞳孔微缩,他全力一击,几乎动用了所有力量,白寂灭竟然连伤都没有?

“他体外有一件透明的战甲,那是一件命器。”

冥安慰秦阳,不是他的力量不够强,而是白寂灭身上有命器战甲。

“要不是这件战甲,我今天有可能会栽在你手里。”

白寂灭重新审视秦阳,眼中没有了轻蔑,秦阳的力量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十倍。

“你竟然能修炼十几种神通,真是无法想象。等我杀了你,再抽你的魂,就能知道你的秘密了。”

白寂灭舔了舔嘴唇,他确实眼红了,十几种神通一齐打出,九劫大圆满也有可能陨落。

几百米外的苏妙妙,突然向白寂灭走来,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秦阳。

白寂灭没有转身,他猜想苏妙妙也是想知道秦阳身上的秘密。

“我动手的时候,你也动手。”就在这时,秦阳脑海里响起苏妙妙的声音。

“妙妙,你相信我了?”秦阳内心大喜,不过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用你的尸体,完善我的修罗之道!”

白寂灭刚想动身,去击杀秦阳,他的身后,有寒芒掠过虚空,一柄透明的软剑向他脖子刺来!

苏妙妙的速度太快了,再加上白寂灭没有防备,他即使第一时间发现,也反应不过来。

软剑割破他脖子,距离命脉只有毫米的距离!

“苏妙妙……你敢刺杀我?”白寂灭下意识抽身后退,与苏妙妙保持距离。

却不料,秦阳也动手了,一只蕴含二十万斤力量的拳头轰在白寂灭的脑袋上,让他五脏六腑俱碎,丧失了所有力气!

“你们两个……”白寂灭的身体都被秦阳轰碎了,可是他没有死,意识还清醒着。

没有了白寂灭的灵力支撑,修罗战场破碎,修罗之灵也被噬灵天火焚灭。

“苏妙妙,你可知道杀我的下场!”

白寂灭倒在地上,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结局,但他临死之前只想知道,苏妙妙为何联合秦阳杀他。

黑袍滑落,一个身穿紫衣的美丽女子望着脚下的白寂灭,表情没有任何波动,似乎只是杀了一只蝼蚁,而不是修罗殿的修罗之子。

“我杀人,还需要理由?”苏妙妙仿佛听不到白寂灭话语中的威胁,淡淡回应。

“我是修罗之子,你是修罗之女,杀了我,至尊会放过你吗?”白寂灭咆哮。

“给我闭嘴,去死吧!”秦阳用杀罗剑,结束了白寂灭的生命。

白寂灭死不瞑目,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原来是修罗之子,而这个女修罗竟然是修罗之女?”

古沧澜吃惊不小,他没想到白寂灭和苏妙妙的身份这么高贵。

“修罗之子?修罗之女?”秦阳听不懂。

“要想成为至尊修罗,就必须成为修罗之子或者修罗之女,就像圣地的圣子圣女一样,他们是未来的圣主。”

古沧澜向秦阳解释,杀了修罗之子,一定会引动至尊修罗!

“妙妙,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大虞皇朝。”

秦阳走过来抓住苏妙妙的手,触感冰凉,如同冷若冰霜的她。这让秦阳更加怜惜,苏妙妙经历了很多苦。

“控心丹你为什么没有解除,你可是孤鸿大师,想要解除控心丹还不是喝水那样简单?”

苏妙妙不答反问,嘴唇微微翘起,仿佛又变回了曾经的苏妙妙。

“一辈子都不会解除了,因为这颗丹药,能让你跟我心神相连。”

秦阳变回了人类,紧紧握住苏妙妙的手,想给她温暖。

“妙妙,这是你曾经失去的记忆。”秦阳把昆木树叶拿了出来,里面封印有苏妙妙的记忆。

“这段记忆不要也罢,越想越伤心,你以前竟然这么讨厌我。”

苏妙妙没有接过树叶,她的目光看向秦阳右手,那里还留有她的牙印,顿时心中有一点窃喜。

“对不起,以前是我错了。”秦阳勇敢认错,他愧疚苏妙妙太多了。

“还记得,在仙元殿里,你对我承诺过什么吗?”

苏妙妙执念最深的,就是仙元殿里的那段记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