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642章 帝一的恐怖

第642章 帝一的恐怖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75  |  更新时间:

古老的古剑圣地,除了天剑山之外,还有三座高耸入云的巨峰,犹如三柄巨剑刺入苍穹!

远远看去,震撼人心。

古剑圣地的山门前,有一个巨大的广场,无数剑修在广场上,准备登记。

当秦阳三人降临广场时,一下子成为焦点。

“大傻和二傻都来了?”很多人还不认识秦阳,但认识黑皇和白帝。

“恶魔也来了,他肯定是想打竹婉琪仙子的主意!”

有人认出秦阳,引起人群哗然,靠近秦阳三人的剑修纷纷与秦阳保持距离,一脸的嫌弃。

现在秦阳恶名远扬,各大圣族和圣地都下令,不要招惹秦阳。

“乖乖,师弟一战成名,所到之处众人避让。”黑皇得意洋洋。

“低调,我们今天不是来打架的。”

秦阳满头黑线,人群中,有些剑修已经是天命帝者,要是引起众怒,自己连古剑圣地的大门都进不去。

“九劫十重而已,我还以为他有多强呢。”一道充满嘲讽的声音响起,是一个身穿灰白服饰的武者说的。

“无始圣地的叶擎苍,他也来了!”

司徒冲看到那名青年武者时瞳孔一缩,这个叶擎苍来自最古老的无始圣地,境界是天命一重!

“同样是踏上第八座帝王桥,有的人是绝世天才,有的人却是庸才。”

叶擎苍眼神流露轻视,天命之下皆蝼蚁,秦阳在他眼中就是蝼蚁般的人物。

众人都能听明白,叶擎苍是拿帝一和秦阳比较,他们两个都是踏上第八座帝王桥的人。

“听说五年前帝一已经是逆天改命的强者了,不知道他如今的境界是多高?”

说起帝一,很多武者就心情沉重,帝一这个名字就像一座巨峰压在他们头顶,给他们巨大压力。

“听无始圣地的弟子说,帝一最近唯一一次出现,是虞皇册封永生君王时,那时候他的身上流转着天命四重大圆满的气息!”

有人小声议论,让听到的人倒吸凉气。

帝一是跟他们同一代的人物,现如今已经是天命四重的强者,这是什么概念?

“那个帝一,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

秦阳心情复杂,他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跟帝一相见,他们两个像是宿命之敌一样,身上有太多的相同点。

同样是得到大虞鼎,同样是被虞皇册封,同样是踏上第八座帝王桥……

“至少比你长十年,你不要灰心。”冥安慰秦阳。

“拿着把破剑就当自己是剑修,想来碰碰运气,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们乾坤圣地的人!”

叶擎苍咄咄逼人,见秦阳不说话,以为秦阳害怕了。

“活了二十七年,才天命一重,真是废物中的废物!”

秦阳怒了,他没得罪叶擎苍,叶擎苍却像疯狗一样嘲讽他。

冥一眼看出叶擎苍的年龄,在他眼中这简直是废物一个。

“你连天命大道都没有凝聚,有资格说我?”

叶擎苍冷笑,一个九劫武者说他一个天命帝者是废物,简直可笑。

“所谓的天命帝者,就会动嘴皮子?”

秦阳眼中的鄙视毫不掩饰,在古剑圣地,他们两个是打不起来的

“你既然也是剑修,我们就用剑修之间的方式来证明谁才是强者,待会进了天剑山,你要是连一柄名剑都拔不下来,那就闹笑话了。”

叶擎苍信心十足,他领悟了剑意五重,而秦阳只领悟了剑意三重,他一定拔不下天剑山上的名剑。

“闹笑话的是谁,还不一定呢。”秦阳同样有信心,论剑意,这里谁能比得过他?

“肃静!”就在这时,一道威严声音响起,古剑圣地的长老出来了。

这名长老秦阳见过,叫季司深,是上次去乾坤圣地赎人的那个长老。

“秦阳,你怎么也来了?”季司深看到秦阳,非常惊讶。

“长老,我今天不是以乾坤圣子的身份来的。”秦阳扬起手上的杀罗剑,示意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剑修。

“天剑山上,有一位守护者!”

季司深也以为秦阳是冲着竹婉琪来的,他这句话是在警告秦阳,不要故意闹事。

秦阳无语,个个都把他当成那种人,他很无辜。

“诸位,进去之前,先登记一下。”

季司深说完也不理会秦阳了,以秦阳九劫十重的境界,就算闹事又能翻出什么浪花?

其实季司深还巴不得秦阳闹事,然后被天剑山上的守护者击杀。

此时,天剑山顶峰上,那名白发老者忽然睁开眼睛。

“刚才帝剑好像颤动了一下,是那个人来了吗?”

白发老者不知道那个人就是秦阳,他的精神扫到广场上,看看哪个剑修最特殊。

他的目光在叶擎苍身上停留了一息,他认为叶擎苍有几分可能。

然后目光继续搜索,在人群中发现一个剑意六重的剑修大师!

“嗯?此人资质不错,年仅三十岁就领悟了剑意六重,看来很有希望。”

冥的目光也在人群中搜索,他也发现了那位剑意六重的剑修大师,此人是一个身穿青袍的男子,背负一柄赤色长剑,显得很低调。

最后,白发老者的目光扫过秦阳时眉头一皱。

“奇怪……此人的剑意给我的感觉犹如浩瀚星空,但他的剑意确确实实只有三重啊?”

白发老者的精神在秦阳身上停留最久,他发现以他的境界都看不透秦阳。

“有人在注视你。”冥提醒秦阳,让秦阳大吃一惊。

“什么?”秦阳表面上平静,内心很惊讶,他没有发现自己被人注视。

“想必那个人的境界是天命七重以上。”正在秦阳发呆时,轮到他们登记了。

“名字,剑名。”季司深看着黑皇和白帝的两柄破剑,显得很不耐烦。

“星空剑皇,斩皇剑!”黑皇骄傲地报出自己的剑号,他刚一说完,广场就爆发一阵哄笑声。

“星空剑皇……真是笑死我了!”

“还斩皇剑呢,就凭那把破剑,杀只蚂蚁都费劲!”

有些人笑到肚子痛。

“星空剑帝,斩帝剑!”轮到白帝时,季司深想翻白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