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648章 剑冢

第648章 剑冢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76  |  更新时间:

随着秦阳得到帝剑认可,一场轰动在大虞皇朝扩散。

“秦阳不死,必是我刀家祸患!”

刀家圣主是天命七重的帝者,他的头顶有一个命运轮盘,窥见到了一丝天命。

刀与剑亘古对立,刀被誉为兵中王者,而剑被誉为兵器之首,两者注定要有宿命之争。

“不要给他机会成长起来,趁他还没有迈入天命境界,把他解决!”

刀家圣主已经感受到威胁,秦阳的潜力太可怕了。

“圣主,或许不用我们出手,秦阳也会死。”刀家一名长老说道。

“你是说,帝一会出手对付他?”

刀家圣主瞬间明白,因为当世除了帝一之外,就只有秦阳能踏上第八座帝王桥。

“没错,帝一现在不出手,可能是因为他不屑,以他现在的实力,杀死秦阳还不是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刀家长老冷笑道,不光是他们刀家想杀秦阳,有很多势力都希望秦阳死。

“我怀疑他是永生君王……”刀家圣主语气凝重,说出自己的猜测。

当秦阳得到帝剑认可时,也有很多人想到了这个可能。

“秦阳,你所展现出来的潜力实在太大了,可能会让一些人怀疑你。”

冥是老古董,思考事情很全面。

“如果主人的身份暴露,这不是一件好事情。”

噬灵天火担忧,秦阳的封号太过逆天,如果暴露了,会招来很多武者的仇视。

“如果我的实力足够强大,就不必为这些事情烦恼了。”秦阳渴望迈入天命境界。

他来到天剑山时,只看见帝剑,没有看见那名老者。

“他就在帝剑旁边,是一只剑魂。”秦阳看不到,冥倒是能看到。

“剑魂?”秦阳暗自一惊,天剑山的守护者怎么会是一只剑魂?

“他不是普通的剑魂,生前是一位剑圣,屹立在大陆之巅的人物。”

冥看着白发老者,也很惊讶。

“永生……世间谁能不死?唯有超脱……”

白发老者的身形显现出来,完全透明,没有生命波动,只有不灭的剑意。

“一切都瞒不过前辈。”秦阳看着白发老者,心中惊悸,不过他知道白发老者对他没有恶意。

“你的剑意浩大深远,仿佛是远古剑意,你的师傅是谁?”

白发老者看着秦阳,以他的境界,都看不透秦阳的剑意。

“我也不知道,我的剑意是在睡梦中获得的,我做了一场梦,梦回万古。”

秦阳撒谎时面不改色,连精神都没有波动。

“梦回万古,这是天大的造化,看来你是一个有大气运的人。”白发老者一叹,也不继续问了。

“前辈缪赞了。”秦阳不敢托大。

“你来古剑圣地,应该是想进入洗剑池凝聚剑之道,至于能不能领悟剑法真谛,就看你的领悟力了。”

白发老者有一丝期待,领悟剑法真谛,就能得到帝剑认主。

“其他的人也上来吧。”

白发老者准备开启洗剑池,让其他得到名剑的剑修也上来。

此次除了秦阳他们之外,以前得到名剑认主的剑修也飞上天剑山,他们都是古剑圣地的真传弟子。

无上君王和竹婉琪也上来了,他们身份不同,每次洗剑池开启都能进去。

慕青虽然没有得到名剑,但他的资质已经被古剑圣地认可,破例收为真传弟子,也有机会进入洗剑池。

慕青看着帝剑旁边的秦阳,眼神很黯淡。

“小师弟,待会是不是大家一起洗澡,我好害羞哦!”

黑皇拿着诛星剑,听到洗剑池这三个字,就以为洗剑池是一口池子。

听到黑皇的话,叶擎苍讥笑,暗骂一句白痴。

竹婉琪看着蓝泪剑依偎在帝剑旁边,再看着秦阳,眼神流露复杂。

面对那复杂的目光,秦阳选择无视。

“这个女人很信命,相信命运有安排。”秦阳无奈叹气。

“好了,都到齐了,我要开启洗剑池了。”

白发老者站起来,透明的身躯释放磅礴剑气,在秦阳等人的目光中,他化作一柄巨剑,斩向虚空!

没有想象中的轰然巨响,虚空泛起涟漪,一个空间之门出现。

“进去吧,能在洗剑池中领悟到什么,全看你们自己。”

白发老者的身形重新显现,对秦阳他们说道。

“是。”无上君王率先飞入空间之门,他不是第一次进入洗剑池了。

“两位师兄,我们也进去吧。”

秦阳跟黑皇和白帝进入空间之门,见秦阳进去了,竹婉琪也进去。

等众人都进去后,空间之门关闭,谁也看不见里面的情景。

秦阳进入空间之门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不是他想象中的池子。

“这是剑冢吗?”

秦阳倒吸凉气,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震惊了,他来到了一个类似远古战场的地方,不过大地上没有白骨,也没有血迹,只有无数柄形状各异的剑!

这些剑的数量无法数清,用眼睛看不到尽头,到处都是断裂的剑,掩盖在黄沙中。

“起码有上千万柄剑,没有一柄剑是相同的!”

冥的精神释放出去,想看看这方天地的尽头,但他发现,这方天地是一个剑的领域,他的精神无法释放!

苍穹上,剑气万千,有无数剑魂像幽灵一样漂浮,等待有缘之人。

“其他人呢?”秦阳发现,四周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人。

“洗剑池内部空间是剑帝的不朽念头所化,能隔绝我的精神,我无法感应到其他人在哪里。”

冥有种错觉,所看见的一切都是假的。

“这就是不朽帝者,一个念头都这么厉害。”

秦阳向前走去,他发现这些断裂的剑都朝向一个方向,似在朝拜君王一样。

远古的战场,弥漫肃杀剑气,每一柄剑都残留有不灭剑意,长存万古。

秦阳踩在黄沙上,向前方走去。

千万柄剑朝拜的方向,是两座剑冢,这两座剑冢都没有墓碑,只有两柄石剑。

这两柄石剑,每个人都认得,那是帝剑和蓝泪剑。

帝剑后面的剑冢里,有心脏跳动声,像音波一样扩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