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656章 一脚踹倒

第656章 一脚踹倒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80  |  更新时间:

“冥,你认识墨渊吗?”

秦阳见冥神色有异,想必是认识墨渊的。

“我跟他是同一个时代的,在丹城,我就只有他一个朋友。”

冥回忆往事,能知道他身份的人不多,墨渊是其中之一。

“小兄弟,这枚驻颜丹可以让你成为丹城的永久居民,请把你的名字和家族告诉我,我为你登记一下。”

老者怕秦阳后悔,想快速收下这枚驻颜丹。

“乾坤圣地,秦阳。”

秦阳报出自己的名字后,老者手一抖,差点把驻颜丹滑落。

“他就是秦阳?”众人面色一变,离秦阳近的人纷纷与秦阳保持距离,好像秦阳是瘟神一样。

“再不快点我把驻颜丹收了。”秦阳催促愣着的老者。

“哦,马上就好。”

老者对秦阳的恶名如雷贯耳,今天第一次见到真人,不由多看了两眼。

秦阳得到了一面金色令牌,拥有这面令牌他可以永久居住在丹城。

他进城后,众人才议论起来。

“他就是恶魔秦阳,敢骂刀家圣主的人物!”

“听说了没有,现在各大圣地和圣族都训诫门下弟子,防火防盗防秦阳,见到秦阳来了,连门都不让他进。”

有武者总结出一个规律,凡是秦阳所到之处,宝物都是他的。

“古剑圣地最惨,帝剑已经是秦阳的囊中之物,圣女估计也要被秦阳拐跑。”

听着众人的议论,老者在想,他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决定,不应该让秦阳进城的。

这些议论,秦阳都听不到,就算听到了也置之一笑。

他进入丹城后,就闻到空气中的药香。

“丹城汇聚天下丹药师,每日炼制出来的丹药不下于十万枚!”

冥虽然闻不到,但他还记得丹城的味道,药香飘满城,充斥每一个角落。

古老的丹城,被划分出四个区,秦阳找人问了天鼎阁的地址,在东城区的街道。

来到东城区,一条十里长的街道上有上千家丹阁,能在这条街道上生存下去的丹阁,不是传承万年的丹圣世家,就是财大气粗的丹阁。

街道上人群攘攘

,天命帝者随处可见,秦阳甚至见到一位天命五重的帝者走入一家丹阁,迎接他的是一位九劫大圆满的美丽侍女。

“这……”秦阳见到这一幕,很受打击。

“那是丹圣世家用来彰显底蕴的,别在意。”

冥冷笑,这些丹圣世家恨不得让世人知道他们的底蕴。

秦阳沿着街道走下去,总算找到了天鼎阁。

天鼎阁的建筑是一栋六层阁楼,建筑古老,不像是新开的丹阁。

天鼎阁的大门前,有很多武者围观,大部分人都是慕名而来。

“只卖七品天丹和珍贵丹药,很多丹圣世家也没有这个勇气尝试啊。”

“能在天鼎阁买丹药的人,不是圣族的大人物,就是圣地的天才。”

众多武者聚集在一起议论,天鼎阁的丹药不同于其他丹阁,用的都是上古炼丹手法。

“听说那些丹药都是孤鸿炼制的,那位孤鸿的年龄还不到二十五岁!”

秦阳刚走到天鼎阁,就听到有人说他的另一个身份。

“我的名字也在丹城流传了吗?”秦阳有点小激动。

“跟楚大师一比,那位孤鸿又算得什么,他也就在北灵洲那种贫瘠之地威风而已,来到丹城什么都不是。”

一说起孤鸿,一些人露出不屑。

“楚大师是谁?”秦阳问那个看不起孤鸿的青年武者。

“还能有谁,当然是墨丹皇的传人楚南啊。”那名青年武者用异样目光看秦阳,秦阳竟然丹城第一天才都不知道。

“哦。”秦阳也不生气,随后走入天鼎阁。

“快看,有人走进天鼎阁了,看来此人是某个圣族的公子。”

秦阳没想到,他走入天鼎阁都能引起惊呼。

“这就是我说的精品效应,在天鼎阁买一枚丹药,是身份的象征。”

冥看透人心,知道世人想要什么,所以他给白雅制定这个计划。

走入天鼎阁,秦阳看到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顾客,除了一位九劫大圆满的华服青年外,其他人都是天命帝者。

“叫南宫小姐出来,我对这枚驻颜丹不是很了解,叫她给我讲解一下,顺便探讨一下丹道。”

秦阳刚进来,就听到这句话,他看到那名华服青年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耍起横来。

“探讨丹道?我看你不怀好意!”秦阳一看此人就不是好人。

“离公子,您每天都来,我都给您讲解几十遍了,您还有哪里不懂?”白雅在一旁苦笑,表情很无奈。

“我不懂的地方多了,唯有南宫小姐才能解惑。”

华服青年还是那个态度,一副不见到南宫婵就誓不罢休的模样。

“白雅,以后遇见这种人,直接赶出去。”

秦阳火大,这个华服青年不是来买丹药的,是想打南宫婵的主意。

“孤……秦公子!”白雅惊喜转身,差点把秦阳叫出孤鸿。

“他来了。”在阁楼第三层的南宫婵也感应到秦阳的气息,一路小跑下来。

“秦阳,你终于来了。”南宫婵俏脸上有红晕,秦阳应该看到那封信了。

“南宫小姐,一天零八个时辰不见,你又美丽了一分,见不到你的时间里,我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无法呼吸!”

见到南宫婵,华服青年激动无比。

“去你的!”秦阳直接一脚过去,把激动万分的华服青年踹到地面。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在秦阳面前,说这种低级情话不是你的错,错就错在,不应该对南宫婵说。

南宫婵见华服青年被踹倒,笑得很开心,看来秦阳还是很在乎她的。

“该死的,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被秦阳一脚踹倒,在南宫婵面前丢脸,华服青年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哦,你是什么身份?”秦阳猜想这个华服青年也是有身份的,要不然白雅不会这么无奈。

“我是离家炼丹天才,离子奇!”

离子奇报出自己的身份,秦阳那一脚把他踢出内伤,现在还疼得厉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