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715章 五千年前的往事

第715章 五千年前的往事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93  |  更新时间:

“冥,龙帝鼎是什么?”秦阳问冥。

“龙帝鼎?那是万年之前我们祖龙山的龙帝亲手铸造的,放置在祖龙山山门前,用来镇压天地气运的。”

冥当然知道龙帝鼎,但他不清楚这些白龙为何要去举鼎。

“你们为何去举龙帝鼎?”秦阳放开那条小白龙,身上释放一丝龙皇威压,让飞船上的白龙都趴伏下来。

“当然是想见到龙菲漓了。”在冥的龙皇威压下,这十三条白龙统统不能维持人形,变出白龙本体。

“这跟龙菲漓又有什么关系?”秦阳听到龙菲漓的名字时心神一动。

“她是龙域第一龙女,每天想见她的龙不知有多少,她曾经说过,谁能举起龙帝鼎,就能跟她论道一次。”

一条白龙用异样目光看秦阳,竟然还有龙人不知道这件事,真是稀奇。

“龙帝鼎有多重?”秦阳猜想,龙菲漓压根就不想见这些龙人,特意说了一个不可能做到的条件。

“只有九千九百九十九斤。”冥知道龙帝鼎的重量。

“这么轻?那不是一条幼年龙都能举起来?”

秦阳这就疑惑了,那些白龙不知道冥的存在,只看见秦阳自言自语。

“龙帝鼎的重量不是重点,重点是龙帝鼎承载了龙域的气运,龙域的气运看不见摸不着,谁能举起,谁就能掌控龙域气运。”

冥知道龙菲漓为何说出这个条件了,能举起龙帝鼎的,就能承载龙域气运,这样的龙人,才有资格见她。

“原来如此。”秦阳扫了一眼十几条白龙,这些白龙估计是想去碰碰运气。

“祭龙大典何时来临?”秦阳又问。

“半年之后。”

一条白龙回答,越发怀疑秦阳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竟然连祭龙大典的时间都不懂。

“时间还算充足,在祭龙大典来临前,我还有时间重铸龙躯。”

冥一听还有半年,安定不少,时间不算太赶。

“天杀的,你敢阴我,我还没输!”

秦阳问完之后,百里外传来咆哮声,一条白龙从碎石堆飞出。

这条白龙,正是刚才被秦阳击败的白楚。

白楚龙眼喷火,杀气腾腾飞回来,要找秦阳复仇。

他认为自己没有败,只是轻敌了,秦阳只有天命一重,如何击败他?

“烦躁。”秦阳用空间领域束缚白楚,然后探出龙爪,把他扯回飞船上。

“启动飞船,目标祖龙山!”

秦阳打算借助白龙族的飞船去祖龙山,不敢拿出造化之舟。

“放了我,我是白龙族的皇子!”被秦阳压在飞船甲板上的白楚大叫,用身份来恐吓秦阳。

“不错,还是皇子,细皮嫩肉的,想必很好吃。”

秦阳拿出匕首,笑眯眯地看着白楚。

“你是魔龙?”白楚见秦阳动真格了,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吓得龙躯缩起来。

“你父皇是白飞扬?”正当秦阳想下手割肉时,冥忽然制止秦阳,让秦阳问白楚。

“你既然知道我父皇,还不快快放了我!”

白楚看见,飞船已经飞出白龙族的领地,刚才就在白龙族的边界,白龙皇没有发现他遇到危险。

“没想到他还活着。”冥叹息一声,露出回忆。

“你们有交情?”秦阳收起匕首,既然冥跟白龙皇有交情,那他不能吃白楚。

“算是吧,曾经一起论过道,有过一段交情。”冥的朋友不多,白龙皇是其中一个。

“快放了我,我可以对这件事既往不咎”白楚见秦阳收了匕首,以为是秦阳害怕了。

“你父亲好歹也是龙皇,你的资质怎么这么差?”

秦阳松开龙爪,放了白楚,白楚的龙珠只是绿色下品龙珠,这种资质在冥眼中算是很差了。

“这怎么能怪我,我有一百八十多位兄弟姐妹,轮到我时,龙血已经非常稀薄了。”

这是白楚的痛处,越晚出生,能继承的龙血越稀薄,资质也越低。

“一般来说,龙生九子,这九子能继承完整的血脉。九子之后,龙血稀薄,你以后也别生太多。”

冥的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怎么叫别生太多,我现在连道侣都没有。”秦阳无语。

“你的龙血这么强大,当年为什么不生一个?”

秦阳好奇心上来了,以冥的资质,放眼整个龙域也是数一数二的,难道就没有寻到一个龙女?

“咳咳,当年一心向道,哪有时间。”冥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胡说,上次说起凝芯龙皇时,他一脸痴情,显然跟那位凝芯龙皇有瓜葛。”

噬灵天火揭短。

“凝芯龙皇……她不是龙菲漓的师傅吗?”秦阳清楚记得,凝芯龙皇是龙菲漓的师傅。

“凝芯龙皇确实是龙菲漓的师傅,在五千年前,她被称为龙域第一龙女,无论是资质还是美貌,都没有哪个龙女能比得上她。”

白楚听到秦阳说起凝芯龙皇,就忍不住说道。

“哦?五千多年前的第一龙女?那五千多年前,龙域第一天骄又是谁?”

秦阳来了兴趣。

“当然是轮转龙皇啊!”白楚的回答让秦阳意外,竟然不是冥。

冥目光复杂,沉默了。

“第一天骄跟第一龙女……”秦阳不敢说下去,生怕触及冥的伤心事。

“你猜错了,轮转龙皇跟凝芯龙皇最后也没成为道侣。”白楚知道秦阳想歪了。

“为何?”秦阳急忙问。

“按照人类的话来说,就是襄王有情,神女无意,据说凝芯龙皇喜欢的是另一位龙皇。”

白楚越说越起劲,为轮转龙皇感到惋惜,同时又幸庆,龙域两大龙女都没有道侣,他还能有一丝幻想。

“说不定,我白楚就是龙菲漓的命中人,在祖龙山举起龙帝鼎,然后在祭龙大典得到祖龙认可,成为这一世的龙帝!”

白楚忍不住浮想联翩。

“醒醒,现在还是白天。”秦阳翻白眼,如果白楚这种小白龙也能举起龙帝鼎,他当场把龙帝鼎吞了。

飞船破空而行,速度非常快,距离祖龙山只有两个月的距离。

越接近祖龙山,冥的心绪越复杂,他如今只剩下龙魂了,该如何面对昔日的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