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724章 祖龙的血河

第724章 祖龙的血河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95  |  更新时间:

“这片祖龙空间,跟大虞皇朝的帝城一样,是祖龙用意念演化出来的。”

踏在彩虹桥上,冥让秦阳感受一下祖龙空间。

“一念世界生,一念世界毁……”

秦阳想起帝一昔日说过的话,超脱境界的强者,用念头能演化出世界,传言果然是真的。

“到了龙墓,你才知道祖龙山的底蕴是什么。”冥故意卖关子,没有直接告诉秦阳龙墓里有什么。

秦阳更加期待,祖龙跟虞是同一个级别的存在,他有墓留下,而秦阳却没有听说虞皇是否有陵。

怀着激动又紧张的心情,秦阳他们被传送到彩虹桥的尽头。

那里,有一扇通天的龙门,这扇龙门比幻境里的龙门更加真实,因为这是一件命器。

龙门有结界封印,里面没有气息传出来。

盘元龙皇上前,拿出一面令牌,往令牌里打了几个铭文,然后龙门的结界就破开!

“快进去,要争取在天地大劫感应到河图龙皇之前给他服用回天丹!”

龙门的结界被破,盘元龙皇就催促。

秦阳他们用最快的速度飞入龙门。

穿过龙门,好像穿越了一个时代一样,远古洪荒的气息扑鼻而来,让秦阳有一种梦回万古的错觉。

当秦阳看到眼前的一切时,对自己的眼睛产生了怀疑,这跟他想象中的龙墓完全不一样。

苍莽的大地,古树通天,身高千丈万丈的远古凶兽行走在大地,盘旋在天空。

“这些凶兽都是幻境?”秦阳问冥。

“笨,你见幻境里的凶兽有生命波动?”冥还没回答秦阳,龙菲漓就抢先说话。

“是真的,你所看到的,是龙域十九万年前的景象,连天地法则也没有改变。”

冥告诉秦阳,祖龙山除了龙墓外,最珍贵的底蕴就是这片十九万年前的天地,这里有十九万年前的天地法则。

“在这里证道不朽,会事半功倍。”冥感叹,这是祖龙留给他们的宝藏。

“河图龙皇在那里。”

盘元龙皇找到河图龙皇,他在一座山峰上盘坐,犹如磐石一般,保持那样动作,已经有三百多年。

秦阳也看到了河图龙皇,那是一个老者,双眼紧闭,没有生命波动。

冥带着回天丹,迅速飞到那座山峰,马上把回天丹放入河图龙皇的嘴里,然后用自己的力量炼化回天丹,让河图龙皇吸收。

轰隆隆!

外界,雷电交织,天地大劫感应到了河图龙皇。

“怎么回事?祖龙山怎么会有天地大劫,是谁的大限到了?”见到天地大劫,明灭龙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河图龙皇。

“难道他苏醒了?”明绝龙皇不解,河图龙皇不是自我封印了吗?

只是,让很多龙皇错愕的事情发生了,天地大劫只出现了十息时间就消失。

“天地大劫为何会消失,难道河图龙皇找到续命的办法了?”不止明灭龙皇他们疑惑,很多龙族的龙皇都不解。

龙墓里,河图龙皇苏醒。

“冥皇?”河图龙皇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冥。

“我回来了,我没有死。”冥看见河图龙皇醒来,非常欣慰。

以前的十大龙皇中,就只有河图龙皇和凝芯龙皇跟他关系最好。

现在河图龙皇苏醒,算是一件幸事。

“你身上怎么会有雷电本源?”河图龙皇有太多的疑惑,冥除了相貌跟以前一样外,所有的东西都变了。

“我成为了第八条始龙。”对河图龙皇,冥不会隐瞒。

“什么?你成为了始龙?”河图龙皇难掩震惊,当世又出现了始龙,那条始龙竟然是冥。

“河图龙皇,你苏醒后,我祖龙山又有三位龙皇强者了。”盘元龙皇喜形于色,因为河图龙皇的苏醒,他的压力会减少许多。

“祭龙大典还没有开始吧?”河图龙皇想起祭龙大典,这是关乎祖龙山一脉命运的事。

“半年之后才开始。”说起这个,盘元龙皇的面色又沉重了下来。

“这位是?”河图龙皇看见了秦阳,他惊骇的发现,以他的境界都无法看出秦阳本体。

“前辈,我叫秦阳。”秦阳也不知道该什么解释他的身份,干脆就不解释。

“待会再跟你解释,他现在需要进入龙墓。”

秦阳的事情太复杂,三言两语解释不清,冥等下再跟河图龙皇解释,现在让秦阳进入龙墓再说。

“好。”见冥的神色,河图龙皇压下疑惑。

“这里还不是龙墓吗?”秦阳听冥说,要送他进龙墓,马上就有疑问了,难道这里还不是龙墓?

“这里只能算是龙墓的外围,不灭圣脉在祖龙的墓里。”

冥带着秦阳,穿越这片苍莽大地,来到龙墓的核心区域。

这里的天空阴沉沉,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大地是一片赤红,像是被鲜血染红的一样。

“龙墓在前方,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一切看你的了。”

冥凝望前方,停下了脚步,他只能送秦阳到这里,也没有跟秦阳说如何得到不灭圣脉。

秦阳理解冥的意思,他让自己去寻找,能不能得到圣脉,不能依赖外力,只能看自己的领悟。

“我在龙墓外等你。”

冥跟秦阳心神相通,不需要太多语言便心领神会,他飞出这片阴沉沉的天地,只留下秦阳一个人。

阴暗的天空,赤红的大地,没有任何生命,颇有一种万物寂灭的荒凉感。

秦阳没有用飞行,而是用脚步走,他激发不灭武脉,用来感应龙墓的方向。

激发不灭武脉后,前方传来了呼唤,有河水激流的声音。

秦阳走着走着,不知走了多久,终于看见,前方有一条血河。

这条血河,在大地上蜿蜒曲折,像是蛰伏在大地上的神龙。

经历无数岁月,血河没有干枯,依然喷流不止,传出强大的生命力。

血河不知源头,没有终点,不知从哪里流来,也不知流向哪里。

秦阳一见到那条血河,就知道那是祖龙的血脉!

他没有多想,直接跳入血河里。

当他进入血河后,意识昏迷,灵魂从体内脱离,不断飘向高空,让他看见了条血河的源头和终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