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854章 永夜王

第854章 永夜王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03  |  更新时间:

“有的,那个人类供奉是老族长册封的,只有极少数人才能知道这个秘密。”

夜冷盯着秦阳,再看看被铁链套住的比目,忽然发现秦阳跟比目不是一伙的,或许自己错怪秦阳了。

“你叫什么名字?”夜冷要确认秦阳是不是那个人。

“我叫秦阳。”秦阳报出自己的真名。

夜冷听后露出沉思,刻在祖碑上面的名字不是叫秦阳,而是叫孤鸿。

“我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孤鸿。”秦阳差点忘记了,他第一次跟葛丹王相识时用的名字是孤鸿。

“你真的是孤鸿?”一听到这个名字,夜冷信了七分,但心中还有疑虑。

“我可以发誓,我就是孤鸿。”秦阳把手举起来,就要对天发誓。

见到秦阳的举动,夜冷彻底相信秦阳的身份。

“供奉大人请恕罪,是我有眼无珠,还望您见谅。”

夜冷急忙制止秦阳,然后命人把城门打开,他要亲自去迎接秦阳。

“进城。”

看见夜冷把城门打开,护城大阵也撤了,秦阳命令比目他们拉着龙辇进城。

比目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当着这么多永夜族武者的面给秦阳拉车,他算是身败名裂了。

夜冷带着上万名永夜族武者出来相迎时,龙辇也到达城门下,夜冷他们的目光都看向比目,让比目羞愧难当,干脆闭上眼睛。

“这位不是千目海族的太子殿下吗?怎么做了拉车的苦力?”夜冷故意把声音提高,他要狠狠地羞辱比目。

“千目海兽本来就是拉车的,他们只不过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有人马上附和,然后永夜族的武者都笑了,他们看着比目的狼狈模样,心中畅快无比。

面对众多嘲笑声,比目概不理会,因为他知道如果理会了,只会自取其辱。

“笑吧,再过三天,你们就要跪在我的脚下哭!”比目发誓,要把嘲笑他的人统统套上铁链,到时候给他拉车。

“供奉大人,他们怎么落入您手中了?”夜冷来到秦阳面前,恭敬问道。

“我在水城把他们俘虏了,让他们带我来隐岛。”

秦阳注意到,包括夜冷在内的永夜族武者都对他很恭敬,看来供奉这个身份,在永夜族地位很高。

“原来如此,供奉大人一来我们永夜族,就送了我们永夜族一份大礼,真是感激不尽。”

夜冷对秦阳一拜,其他永夜族武者也对秦阳一拜。

“举手之劳而已,我把他们交给你们了,是杀是刮随你们发落。”

秦阳已经对比目失去兴趣,交给永夜族就当是顺水人情。

“感谢供奉大人。”夜冷听了大喜,比目的身份很特殊,可以用来要挟千目海族。

“供奉大人难得来我们隐岛一次,一定要去我们永夜族作客,老族长对您甚是想念。”

夜冷对秦阳的认知是丹王人物,或许有办法医治夜魅。

“老族长?”秦阳一愣,难道葛丹王是永夜族的族长,族长不应该是永夜王吗?

“我们老族长也有另一个名字,叫葛丹王。”夜冷给秦阳解释。

“原来他是你们永夜族的族长。”秦阳这才明白,为什么葛丹王能给他飞鳞甲,原来他是永夜族的族长。

“供奉大人,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我们需要尽快回到永夜城。”

夜冷想现在就传送回去,如果让千目海族知道比目被俘虏了,一定会震怒,玄铁城有可能被屠。

“可以,我也很想立刻见到葛丹王和夜魅兄。”夜冷的想法正合秦阳心意,他也很想用最快的时间到达永夜城。

“那就好,请大人跟我进城,传送阵随时可以启动。”

夜冷的态度毕恭毕敬,让秦阳很满意,他从龙辇下来,跟夜冷一起进入玄铁城。

比目他们如丧考妣,跟在秦阳身后,到了永夜城,等待他们的是更大的羞辱。

玄铁城里没有多余的建筑,除了永夜族武者之外也没有多余的凡人,传送阵在城中心的统领府。

玄铁城的传送阵是一座祭坛,有十五根铭文石柱,能一次性传送上百人。

“大人,请。”夜冷请秦阳先进去,表示秦阳的身份最高。

秦阳没有多疑,直接走入祭坛。

夜冷随后也进入祭坛,比目他们不情不愿走进来,人齐之后祭坛轰鸣,随着一道道霞光卷过,秦阳他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祭坛。

离玄铁城有百万里距离的永夜城,也有祭坛的轰鸣声,每次传送祭坛启动,就意味着有大事发生。

永夜城的传送祭坛,建立在王宫里,秦阳他们降临时,祭坛外有几十个永夜族的天命帝者。

这些人中境界最高的,是一名天命八重的老者,每个人都用紧张的神色盯着祭坛,生怕传送回来的不是自己的族人。

“是千目海兽,玄铁城被他们占领了!”看见九个千目海兽,永夜族的天命帝者大叫,就要摧毁祭坛。

“且慢,夜冷也回来了。”那名天命八重的老者看见了夜冷和秦阳。

“大长老,不要动手,是我们的供奉大人来了。”夜冷一降临就大喊,担心大长老他们把祭坛毁了。

“我们的供奉大人?”大长老打量秦阳,他知道夜冷所说的供奉大人就是秦阳。

“没错,他就是老族长亲自册封的供奉!”夜冷见很多人露出疑色,马上又解释。

“那这几个千目海兽是怎么回事?”

大长老对秦阳的身份没有怀疑,既然夜冷敢把他带来永夜城,说明秦阳的身份已经得到确认。

“他们被供奉大人俘虏了。”夜冷指着比目说道。

比目他们心如死灰,到了永夜城就不指望复仇了,能不能留个全尸还不一定。

秦阳到来时,王宫的一个院落中,有一个比女子还美的男人从发呆中回过神。

他躺在摇椅上,脸色苍白如纸,一头长发披散下来,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风采。

“他来了。”王宫的一间大殿内,葛丹王站在王座下,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个得到妖帝传承的人吗?”

王座上端坐着一个黑袍老者,目光穿透重重宫殿,看到从传送祭坛走出来的秦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