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949章 命运至尊

第949章 命运至尊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101  |  更新时间:

两人几乎同时经受炎阳王的考验,就看谁承受不住,哪个先受伤。

十息过后,两颗太阳重新化作太阳印记,飞回炎阳王的额头。

古狂身躯裂开,身上的战甲也破碎,大量的血液就像血雨一样飘洒。

而苏依依,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没有其他异样。身上的素洁白衣完好无损,没有被焚烧,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

“通过考验!”炎阳王冷冰冰宣布,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一扇高达万丈的空门出现在星海。

空门屹立在星海,垂落万千星辉,从空门里面,一股万物皆空的意境流传出来。

这股浩大深远的意境,犹如广阔的宇宙,能包容世间万物。

祖神的意境席卷整个禁区,让五十多万武者都能感受到。

禁区外面也能察觉到波动,众多护道者都体会到超脱至尊的意境。

“空门出现了……”每个人都知道那是空门中传出的意境,只是还不清楚是谁轰开了空门。

“是古狂殿下吗?”古元逍内心激动,只要迈入空门,祖神传承就是古狂的。

“空门出现并不意味着能进去,还要看能不能轰开。一般来说,古神族的人优势比较大,毕竟祖神传承是留给古神族的。”

柳凝云知晓一个隐秘,想要轰开祖神的空门,需要用古神皇族的血液才可以。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祖神传承是留给古神族的,外族人想要得到很难。

她给暮千雪的任务,也只是在禁区里证道主宰,然后通过九座道宫的考验,并不奢望她能获得祖神传承。

“用古神皇血轰开空门,那也不是难事……”霜妃内心自语。

空门出现时,秦阳和巨无败刚好来到第八座道宫,龙轩和暮千雪还被困在第七座道宫。

“他们通过考验了。”秦阳的目光穿透道宫,能看见屹立在星海中的空门。

“不急,我们还有时间,他们没这么快进入空门。”鸿蒙天火让秦阳保持冷静,一旦着急了就容易坏事。

“秦阳大哥,那扇空门出现时,我的血液在沸腾,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巨无败用精神穿透道宫,看向那扇空门。

“没有。”秦阳只有古皇之力,没有古皇之血,当然不会有反应。

“难道,想要轰开空门,需要以古神皇血为引?”鸿蒙天火通过联想,猜出一个答案。

“想要轰开空门,首要条件是需要古神皇血,那岂不是说,第一个进入空门的是古狂?”

噬灵天火很担忧,要是古狂得到祖神传承,他的实力会大增,秦阳就有危险了。

“不,最危险的是古狂。”秦阳有预感,古狂是苏依依的踏脚石,苏依依会用古狂的皇血,轰开空门!

“他们必有一场大战,最好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到时候对你就有利了。”鸿蒙天火大笑,这给秦阳争取了时间。

“我们赶紧通过考验。”秦阳为了节省时间,只接受祖神的力量考验,不接受神奴的神通考验。

第九座道宫内,炎阳王重新变成八颗太阳。

苏依依盯着古狂,嘴角的淡淡笑意始终不变,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你是圣堂哪个殿的弟子?”古狂也盯着苏依依,眼神中有杀意。

“我是命运殿的圣女。”苏依依说出自己的身份,也不怕古狂会泄露出去,因为她已经没有必要隐瞒身份。

古狂听到后面色大变,如果苏依依真是命运殿圣女,那她的师尊肯定是命运至尊!

“怪不得你有恃无恐,原来你是命运至尊的弟子。”古狂倒是不怀疑苏依依会骗他。

“古公子,我想向你借一样东西。”

苏依依向古狂走去,封印在她丹田的那股力量正在一点点解封,一股超脱至尊的气息从她体内释放出来。

“敢问圣女殿下想借什么东西?”古狂紧张戒备起来。

“借你的皇血,让我轰开空门。”苏依依直接开门见山,没有拐弯抹角。

“看来这场大战不可避免了。”古狂打开祖窍,他的祖窍里面有一滴古皇之血,这是古踏天的至尊血!

至尊血复苏,在古狂的身后凝聚出一尊古皇虚影,这尊古皇正是古踏天!

古踏天的意志觉醒后,不用想也知道古狂遇到了危机。

他的精神扫向苏依依,想探查这个女子的秘密,结果被苏依依体内的一股力量弹开了,那股力量让古踏天也感到惊悸,那是命运的力量!

“命运至尊,你想窃夺我们古神族的传承吗?”古踏天发出雷霆般的声音。

苏依依丹田里,盘坐在命运轮盘上的那个彩衣女子睁开眼睛,她的瞳孔竟然是紫色的。

“天地造化,皆靠窃夺,你对这两个字感触最深,你的皇位就是靠窃夺得来的。”

那个彩衣女子开口,从苏依依的丹田飞出。

古狂看到命运至尊时瞳孔一缩,命运至尊不是虚影,而是真实的!

命运至尊身材修长,曼妙的娇躯在梦幻彩衣下若隐若现,脸上有轻纱遮掩容颜,惹人无限遐想。

“用五千年寿命,凝炼出了一个分身投影,真是好大的手笔啊。”古踏天能看出来,命运至尊不是真身,而是一个分身投影。

“用五千年寿命凝炼出来的分身投影?”古狂无法理解,寿命怎么还能用来凝炼分身?

“这就是命运的力量,你永远都不会理解的。”

古踏天叹息说道,古狂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一切都在命运至尊的算计之中。

“命压诸天,世间的生灵,皆受命运控制。”命运至尊的声音空灵,又带着岁月的沧桑。

古狂脸色苍白,古踏天只是一滴至尊血,而命运至尊是一具分身,还没有打起来胜负就揭晓。

“取走他的皇血吧,放他一条生路。”沉默了一会,古踏天做出一个决定。

“多谢古皇成全。”苏依依对古踏天的虚影一拜,内心欢喜至极。

古狂整个人如遭雷击,他什么都没有做就输了。

“命运,无人能抗衡……”

古狂悲哀的发现,他只不过是一块踏脚石而已,命运在控制他,他就像一个玩偶一样不能反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