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065章 牺牲代价

第1065章 牺牲代价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79  |  更新时间:

令炎煌想不通的是,秦阳是从哪里得到九阳天经的。

这篇太阳族的至高经文,只传承在战帝血脉里,他就是觉醒了战帝之血才获得的。

“难道战帝在世间还留下另一个传承?”

炎煌眼中绽放寒芒,他拿出一杆燃烧着火焰的长矛向秦阳走来,这杆长矛是一件顶级不朽命器。

他欲用这杆长矛钉穿秦阳的身体,结束秦阳的生命。

秦阳此时身受重伤,胸口有一个血洞,本身就不是炎煌的对手,再加上那些太阳族强者,怎么看都没有活路。

但他眼神平静,没有任何恐惧,嘴角还有淡淡的冷笑。

“你的名字不叫孤鸿,而是叫秦阳,我猜的对不对?”炎煌来到秦阳面前,用长矛指着秦阳。

“他是秦阳?”

青银沙露出狂喜之色,如果孤鸿真是秦阳,那轮回图就在他身上。等炎煌得到轮回图和太阳神矛,不光能重振太阳族辉煌,还能争夺这个纪元的纪元之主!

“从你贪婪的眼神中,我就可以看出你不会成为战帝。”秦阳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罢了,杀了你,再搜你的魂,一切都会知道。”炎煌用长矛向秦阳刺去,不打算跟秦阳废话。

他动手时,九阳天经也运转,九颗太阳演化出来,释放能焚化万物的太阳本源。

演化出九阳,这是把九阳天经修炼到了大成,炎煌不指望太阳本源能伤到秦阳,只想把秦阳炸死!

九颗太阳向秦阳撞来,想逼他动用轮回图。

轮回图内,冥急得团团转,映羽丹皇还在炼化神丹,等她炼化成功,秦阳估计都死十次了。

“不急,我说他死不了,他就一定不会死。”昆木树灵催动本体,让昆木神树飞出去保护秦阳。

外面,秦阳握住刺来的长矛,徒手接下这件不朽命器。

命器是抵挡住了,但是那九颗太阳也撞来了,这九颗太阳散发毁灭气息,分明是想把他炸死。这个时候,以他的力量很难抵挡。

千钧一发的时刻,一株昆木突然出现,树枝伸展,树叶覆盖,将秦阳护在其中。

“圣子大人快收手,不可冒犯昆木前辈!”

见到昆木神树,那些太阳族强者立刻大喊,在他们心中,昆木神树也是太阳族的图腾,神圣不可侵犯。

“来不及了。”炎煌握紧拳头,内心非常嫉妒,昆木神树为什么认可秦阳,而不是他?

轰!

九颗太阳自爆,让丹界的空间塌陷,外面的众人看见昆木,眼睛都红了。

“昆木果然在他身上!”多宝道人大喜,舍弃神丹宗的宝库飞入丹界。

外面的情况比丹界内还混乱,随着尸阴宗发动攻势,各方势力的武者也参与抢夺。

他们对神丹宗的底蕴垂涎已久,现在迎来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神丹宗弟子被战尸大军包围,无法去阻止那些势力,丹尘至尊也被幻魔拖住,让神丹宗众人更加绝望的是,绝灭至尊从空间之门走了出来。

“昆木道友,这次你没有选择了。”绝灭至尊降临后,目光就锁定昆木神树。

“这个世间,还没有生灵能左右我的意愿。”昆木树灵的声音从轮回图传出。

“唉!昆木道友,我只是想请你去我们尸阴宗做客,没有其他目的,请你放心。”

绝灭至尊态度诚恳,没有到最后一步,他不想跟昆木神树撕破脸。

“尸阴宗我是不会去的,你们的傀儡之道,与我的世界之道相违背。”昆木树灵表明了决定。

“那没有办法了,只能得罪了。”对于昆木树灵的决定,绝灭至尊不感到意外。

众人见到绝灭至尊向丹界飞去,都知道他要用强硬手段了。

“昆木承载了世界气运,你敢动它,就是触怒天意!”丹尘至尊一边抵挡幻魔的攻击,一边拖延时间。

“我们的傀儡之道,就是逆天而行,还担心触怒天意吗?”绝灭至尊大笑,走入丹界当中。

炎煌暗道不妙,绝灭至尊一来,他就没有机会得到轮回图了。

外面,千幻比他更急,她释放魔气,幻化出千万只魔头攻击丹尘至尊,一直没有用全力。

在魔云中,她变成人类形体,是一个身穿黑裙的绝色女子,一双瞳孔是赤红色的,显得分外妩媚。

“天魔之眼……是真真正正的魔眼,不是虚幻的……”

千幻盯着秦阳,她感应到了天魔竖眼的气息,她发现秦阳体内还有天魔的空间本源,这两样东西她渴望得到。

幻魔对同级别的魔族很敏感,秦阳眉心隐藏的那颗竖眼泄露了他的秘密,如果他把天魔竖眼收入轮回图,千幻肯定感应不到。

“绝灭至尊,昆木神树我可以不要,但这个人必须给我。”

炎煌和青银沙站在一起,无惧绝灭至尊,他们的头顶有一幅阴阳图,阴阳合道,短时间内可以爆发出极强的战力。

绝灭至尊扫一眼秦阳,他对秦阳不是很在意,刚想答应炎煌,起源君主就飞入丹界制止了他。

“昆木神树和这个人我们都要!”起源君主很好奇秦阳身上的秘密。

“你们可以滚了,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既然起源君主开口了,说明秦阳很重要,绝灭至尊让炎煌他们滚。

炎煌脸色难看,怒火不断攀升,要是打起来,他们肯定是打不过一个至尊的,但是绝灭至尊也别想杀他,他有保命的手段。

“忍一时,谋万世之基,等你成为了战帝,再来洗刷今天的耻辱。”青银沙传音给炎煌,让他忍。

“可是轮回图不能落在他手上……”炎煌关心的是轮回图。

“你看他眼神平静,说明他也有保命的手段,或许他可以逃过一劫。”青银沙注意到秦阳很冷静。

秦阳表面上平静,内心的怒火已经可以焚天了,这些人把他当成了什么,任杀任宰的蝼蚁吗?

“前辈,怎么办?”虽然愤怒,但秦阳更多的是无奈,他的实力不能抗衡一个至尊。

“我已经想到一个办法了,只不过要让你牺牲一些代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