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494章 再次预言

第1494章 再次预言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83  |  更新时间:

不过法则多也有好处,他的战力在同阶罕有敌手,这就是他能跨境界击杀对手的原因。

等秦阳突破到中位天神后,就可以抗衡那些绝代天骄,普通的上位天神甚至都不是他对手。

修炼一途,没有捷径可以走,唯有苦修。

哪怕是资质再高的天骄,也需要用大量时间来修炼。

秦阳有时间阵法,让他比别人多出三十倍时间,即使他起步比别人晚,也可以追赶上。

秦阳来到昆木树下,将佛魔龙三身放出来,然后各自修炼起来。

秦阳把末日之道凝聚出法则后,融入自己的混沌神格里面,让他的法则多达两百零二种。

这些法则,都已经领悟到第十重奥义,秦阳需要把它们全部领悟到第十四重奥义,才可以突破到中位天神。

这个过程,注定是漫长的时间。

秦阳开始修炼后,佛魔龙三身也各自领悟自己的法则。

冥在一个月前,就将法则领悟到第十重奥义,他现在可以冲击天神境界。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不能出去渡劫,担心有人认出他。

在轮回图内,能隔绝天地感应,他不用担心雷罚感应到他。

对于突破境界,他不是很在意,只在意自己的丹道能否更进一步。

玄武也要闭关了,现在他不缺资源,想在十年内把境界提升到中位神君。

吞天兽早就陷入沉睡当中,下一次醒来,应该是中位天神了。

混沌神火也利用这段时间,感悟自己的神火大道。

只剩下彤彤和噬神鸟,他们一个是不能修炼,另一个是不用修炼。

“我怀疑那只恶鸟没有死,也没有离开神域。”

彤彤每次见到噬神鸟,总会想起那只葬送了一个时代的恶鸟。

远古时代,有一只噬神鸟从天外九霄飞来,将整个远古时代葬送,神族就是在那个时候覆灭的。

“这跟我可没关系。”

噬神鸟解释过很多遍了,也咒骂过那只恶鸟很多次,害得他成为各大神国的公敌,连出去都要变化形体。

“我记得一件事,你以前是不死鸟时,献祭身上的一根羽毛,就能催动预言之书,对不对?”

彤彤把预言之书拿过来,她浏览过冥的记忆,知道有这么一件事。

预言之书是秦阳在虚灵界得到的,那时候秦阳被帝一困在虚灵界,是不死鸟用自己的羽毛,帮秦阳找到去龙域的通道。

那时候的不死鸟,明明没有修炼有预言之力,用自己的羽毛就能催动预言之书,这让彤彤很疑惑。

“我现在已经不是不死鸟了,是噬神鸟,催动不了预言之书。”

噬神鸟知道彤彤想干什么,他变化成一团黑雾。

“快点,再尝试一下。”彤彤不相信噬神鸟的话。

噬神鸟打死不干,他身上的羽毛少一根就永远长不出来。

可是,论手段,噬神鸟又怎么会是彤彤的对手。

在彤彤的逼迫下,噬神鸟拔了自己身上的一根羽毛。

“你让我预言什么?”

噬神鸟想哭,秦阳以前拔他羽毛也就算了,现在连彤彤也拔,看来这就是命。

“预言那只恶鸟,究竟是不是你的前一世。”

彤彤脸色兴奋,她只要找到那只恶鸟,就能知道远古神族为什么覆灭了。

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噬神鸟就是那只恶鸟的前一世。

“谁懂那只恶鸟是什么境界,用一根羽毛可能预言不出来。”

噬神鸟先说好条件,接下来要是预言不出来,他可不会再拔第二根羽毛。

“行行行,快点尝试吧。”

彤彤嘴上答应着。

“在三生石里,我已经看见过自己的前世今生和未来了,我的前世是一缕火,今生是一只鸟,未来还是一缕火。”

噬神鸟在地底世界时,看见过自己的三生,他前世根本不是那只恶鸟,是一缕神火。

秦阳的那段记忆虽然被抹去了,可他的那段记忆没有被抹去。

“那有可能只是一块普通的神石,当时你们境界不够,被幻象迷惑了也说不定。”

彤彤也知道秦阳在地底世界的事,她不以为然,下界的那块三生石,是不是真的还不好说。

三生石是神石,在神域都是一个传说,区区一个下界怎么可能有?

“那好吧,我就试一试。”羽毛都拔了,噬神鸟干脆就试一试。

他将预言之书翻开,将自己的那根羽毛燃烧。

“无所不知的预言之道,我献祭一根珍贵的羽毛,寻求一个答案……”

噬神鸟装模作样吟唱,其实他没修炼过预言之道。

羽毛献祭后,预言之书竟然发光了,一段画面快速闪过,那段画面只有噬神鸟能看见。

噬神鸟浑身一震,仿佛被百万道雷劫劈了,浑身乌黑的羽毛倒竖起来。

“你看到了什么?”彤彤见噬神鸟反应这么大,就知道肯定预言到了一些东西。

“它难道还活着?”噬神鸟颤抖着声音,一双漆黑的瞳孔放大,一副极度震惊的表情。

“什么?那只恶鸟还活着?”彤彤大叫。

他们的声音再大,也影响不到秦阳他们,陷入闭关状态后会关闭六识,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你自己看。”噬神鸟将刚才看见的画面传给彤彤。

彤彤的脑海里,出现一副画面,她看到一尊神像高高耸立,浑身流转着玄奥气息。

那尊神像不是神灵,而是一只鸟,那只鸟跟噬神鸟差不多!

最可怕的是,那尊神像好像是有生命波动一样。

彤彤看到那尊神像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无比深邃的眼眸,能穿透时空,直达每一个人的心神。

任何秘密,在那双眼睛下,都会被看穿。

彤彤浑身一震,有种神魂与形体要分离的痛苦感。

“它就是那只恶鸟?”

彤彤脑海中的画面快速模糊,不是她自己抹去的,而是这段画面自己消失。

噬神鸟脑海中的画面也是如此,好像有一股无处不在的力量,硬生生抹去这段画面。

“我就说了,我不是那只恶鸟,如果它还活着,我又怎么可能是它的前一世?”

噬神鸟把预言之书合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