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591章 拒绝

第1591章 拒绝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97  |  更新时间:

秦阳跟炫牧,共同进入第十八层空间!

外面的广场,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全部盯着投影水晶,看看秦阳和炫牧哪个先承受不住。

一息……两息……

众多魔人不仅停止议论,还屏住呼吸。

五息过后,他们预料的场景没有出现。

“能坚持这么久,他本身还是有点实力的。”

玉刹魔女对秦阳的看法改变,在第十八层空间里,深渊重力达到一万亿斤,能坚持一息时间都足以说明实力。

“情况有些不对劲。”

枯瘦老者通过投影水晶,能看到秦阳和炫牧的神色变化。

秦阳脸色平静,好像那些恐怖的深渊重力对他没多大影响。

而炫牧,脸色涨红,每坚持一息时间都是煎熬。

深渊重力就像海水一样包裹他,让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要承受重力。

他体内的须弥世界已经开裂,再过五息时间就会炸开。

“我就不信,他能比我坚持的久!”

炫牧咬牙坚持,他体型爆炸,撑破衣服,变出圣魔躯体!

变出魔躯后,能运转魔体的力量,可以多坚持一会。

“我不能输给他!”

炫牧双眼通红,体内有骨头断裂的声音,他表面的皮肤也裂开,大量魔血流淌全身。

时间过去八息,炫牧显然承受不住了,而秦阳无动于衷,没见他有什么痛苦表情。

外面,众多魔人傻眼了,这个情况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快出来!”

等时间到达十息时,枯瘦老者身上的气息突破攀升,按耐不住想要飞入重力塔,他最清楚炫牧的情况,体内的须弥世界炸开了!

“我不甘心啊!”炫牧飞向空间出口,他自动放弃。

在尊严和生命之间,他选择了生命,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幸好他出来及时,要是晚了一息时间,他就会葬命在里面。

他刚刚飞出来,胸膛那里就炸穿一个血洞,鲜血淋漓,看起来触目惊心。

“炫牧皇子估计也用了须弥丹,他正在遭受重力反噬。”

一些魔人看出异常。

“我还以为炫牧皇子是靠自己的实力冲上去的,没想到他是依靠丹药。”有一个魔人不耻说道。

经过这件事,炫牧的名声一落千丈。

“那个魔人不错,已经坚持十五息时间了,就算吞服了丹药,也总比炫牧强。”

有魔人注意到,秦阳还在第十八层空间里面。

通过投影水晶,没有魔人能看到秦阳正在吸收深渊重力。

他以自身为载体,承载一万亿斤重力,将其转化成自己的力量。

到二十息时间时,秦阳伸出右手,隔空一拍。

外面的众多魔人,看见秦阳的这个举动皆不解。

“可惜,要是你能坚持到现在,我就可以将你轰杀在这里。”

秦阳现在已经能掌控第十八层的重力,要是炫牧还在里面,他意念一动,就可以轰杀炫牧。

用深渊重力杀人,不会有人怀疑到他头上。

时间到达三十息时,秦阳就从第十八层空间出来,他没有在里面停留太久,因为他已经得到想要的东西。

一出来,就看见一只浑身染血的圣魔,正在用怨恨目光盯着自己。

“伤的不轻,但也不是很重。”秦阳觉得可惜,他以为炫牧就算不死也会重伤。

“你是谁?哪个魔族的?”炫牧怀疑秦阳另有身份,不是一个无名之辈。

“不方便透露。”秦阳留下这句话,就离开重力塔。

他从重力塔出来时,一双双目光聚集到他身上,让他成为焦点。

“长老,我们要不要擒拿下这个魔人?”一个圣魔侍卫对枯瘦老者传音。

“暂且不要动他,我们圣魔族还丢不起这个脸,他的命先留着,给皇子殿下杀。”

枯瘦老者没有对秦阳出手,炫牧虽然输给了秦阳,但他并没有生命危险。

事情还不算太严重,只是让炫牧的名声受到一些影响而已。

等炫牧恢复过来,可以亲自解决秦阳,炫牧在境界和实力上,可以碾压秦阳。

“惹上一些麻烦了,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进入深渊魔冢?”

秦阳传音问黑莲老祖,他本来也不想惹事,是炫牧非要与他作对。

“进入深渊魔冢之前,还需要做一些准备。”

黑莲老祖让秦阳不用着急,多准备一些东西,就能多一份保障。

“进入深渊魔冢后,要用到的东西多了,我需要各种布阵材料。”

黑莲老祖擅长布阵,他让秦阳去采购一些布阵器具。

“这些东西,哪一样都是天价,我身上哪有这么多魔脉?”秦阳只剩下两百多条魔脉,根本买不了什么。

“放心,想要魔脉还不简单。”黑莲老祖让秦阳先找一个地方,他把一些东西交给秦阳。

“好吧。”秦阳也不是很急。

正当秦阳想离开这个广场时,一位身穿蓝色战甲的女天魔来到他面前。

众多魔人看向秦阳的目光充满羡慕。

“这位道友,可否有时间?”玉刹魔女想邀请秦阳,她心中有一个疑惑,想请秦阳为她解惑。

“没空。”秦阳瞧了玉刹魔女一眼,淡淡说道。

玉刹魔女一愣,她第一次对一个男性发出邀请,竟然被拒绝了。

还没等她再说什么,秦阳就离去。

“她身上流淌着天魔祖血,我最好不要跟她接触太多。”

秦阳担心玉刹魔女能感应到他身上的天魔竖眼。

秦阳离开后,广场还在议论他,重力塔所发生的事向全城扩散。

炫牧从重力塔出来,他觉得所有魔人都在嘲笑他,他的名声毁了。

“我不会放过你的!”炫牧心中发誓,要将这痛苦,十倍奉还给秦阳。

秦阳此时身在交易城的一间酒楼内,他要了一个房间。

这个房价有阵法隔绝,启动阵法后,秦阳腰间的魔珠,就变化成一个道袍小人。

“你刚才为什么不受重力影响?”秦阳想起一个问题。

“我一直生活在第十七层深渊,早已习惯了深渊重力,当然不受影响。”

黑莲老祖在这一点上,倒是没有隐瞒秦阳。

秦阳想想也是,黑莲老祖本来就是深渊魔冢下的生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