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683章 地底水牢

第1683章 地底水牢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099  |  更新时间:

血衍和炫绝,在一间酒楼里面,他们的境界还是跟两年前一样。

秦阳用空间之眼望来时,他们没有发觉。

“一年前,族中传来消息,始魔族的波宇已经死在神域,被轮回图的拥有者秦阳所杀。”

血衍正是因为这个消息,才没有离开星启城。

他之前以为那个孤尘就是波宇,现在才知道不是。

血衍旁边,有一个魁梧大汉,此人拥有中位魔主的境界,他就是血长老。

“那个孤尘,极有可能就是秦阳。”

血长老低沉着声音说道,他们在一个房间里面,交流时都很谨慎,撑开了领域,防止有魔人用精神力探查他们。

不过,这个领域在空间之眼面前如同无物。

但秦阳只能看到他们,却听不到他们的谈话。

在这两年内,外界发生了很多事,从神域传过来很多消息,其中就包括波宇的,这一点秦阳无从得知。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血衍猜到了。

“有七成可能是他!”

血衍眼中有火热的光芒,当初他们差一点就能击杀秦阳,错失了一次机会。

“玉刹被关在地底水牢,他应该会回救她来。”血衍留在星启城这么久,就是为了等秦阳。

要是能将秦阳斩杀,轮回图就落入他手中。

一想到秦阳身上的这么多宝物,血衍就难掩兴奋。

“只是都过去两年了,我们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血长老担心秦阳死了。

“反正有的是时间,再等几年也没事。”

血衍不想去参加试炼古路,他深知自己的实力,现在还无法证道魔祖。

炫绝与血衍同在一个酒楼,他一直在房间内闭关。

两年前的兽潮,让他有些感悟。

只是闭关了两年,境界始终突破不了,他的境界还是初位魔主。

“感悟还不够,需要再历练一番。”

炫绝准备在几天后离开星启城,他想要走到试炼古路的最后一关。

“现在魔祖之位还有两个,我要去争取一下,早日成为第二个波玄。”

炫绝的目标是波玄,他认为波玄肯定会成为魔祖,剩下的最后一个魔祖之位,他要争取到!

秦阳收回目光,他刚才扫了一遍,对星启城内的情况基本掌握了。

“除了罗睺,其他的没有威胁。”

秦阳向血衍所在的酒楼走去,他在那里要了一间房间,然后等待小塔兵魂的消息。

星启城中央,矗立着一座七层石塔,这座石塔,名为守护塔,只有城主才能进入里面。

在秦阳进城时,罗睺睁开了眼睛,他心神不宁,总觉得有大事发生。

“这是危机降临的征兆啊。”

罗睺尝试推演,看看他会遇到什么危机,但是推演出来的结果一片空白。

“难道是错觉?”罗睺觉得奇怪。

秦阳在酒楼住下后,打探到地底水牢的一些信息。

水牢下面,关押着数万魔兽,其中有一部分是雪族人。

雪皇死后,罗睺带领星启城的魔人,也参与了屠杀雪城的行动,俘虏上万雪族人回来。

秦阳得知一个最重要的信息,地底水牢的入口,在守护塔下面,这让秦阳感到棘手。

“等吧。”秦阳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待小塔兵魂到来。

这一等,就是三天时间,星启城内跟往常一样喧闹,所有魔人都不会想到,兽潮在这一天来临了!

炫绝带着九个圣魔族的魔人,准备离开星启城,但就在这个时候,星启城内有钟声敲响!

当!

钟声传遍全城,无论是大街上的魔人,还是在闭关的魔人,纷纷被惊动。

“发生了什么事?”炫绝刚说完这句话,钟声又连续敲响两遍。

听到三声钟响,所有魔人的脸色都变了,他们很清楚,钟声敲响三次意味着什么,那是危机降临的意思!

一般只有兽潮来临,钟声才会敲响三次,三声钟响过后,护城大阵就要启动了。

轰!

星启城猛烈震动,然后众多魔人就看见,有无数道光柱升天。

阵法铭文运转,一个海碗般的巨大光芒缓缓凝聚出来!

“护城大阵真的启动了,是有强者来犯,还是兽潮来临?”

众多魔人满是疑惑,他们释放出精神力,探出城外。

没看见有强者在星启城外面,就说明是兽潮来临。

过了一会,他们才看见一股黑色洪流,地面震感不是很强烈,那股黑色洪流的规模,也不像上次一样这么大。

魔云之中,只有一杆魔旗。

那面魔旗上,雕刻有一只凶猛的虚空兽。

“虚空兽?就只有它?”罗睺走出守护塔,飞到城墙上面。

魔云向星启城遮掩过来,从中走出一个光头青年,这个光头青年额头上刻印有一个神文。

“罗睺,出来决一死战!”虚空兽挑衅罗睺,没有任何理由。

罗睺眉头皱起,他跟虚空兽似乎没有什么仇恨,也没有利益冲突,虚空兽为何无缘无故来挑战他?

兽潮接近星启城,护城大阵完全启动,一个巨大的阵法光幕,笼罩整座星启城。

众多魔人见到兽潮的规模这么小,再加上只有一只虚空兽,悬着的心落下了。

这次的危机,好像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主人命我屠城,他很快就会降临这里,到时候你们统统要死!”

光头青年体型爆涨,变成虚空兽本体。

它大嘴一张,吐出一座三层古塔!

“是杀戮神尊的造化神兵!”

见到原罪塔,众多魔人皆惊呼。

“刚才虚空兽说,杀戮神尊很快就会降临这里?”这下,包括罗睺在内的魔人,都无法镇定了。

唯有秦阳他们才知道,虚空兽这句话只是恐吓而已。

小塔兵魂催动原罪塔,疯狂撞击阵法光幕!

每撞击一次,阵法光幕都会出现裂缝。

“现在罗睺的注意力完全在外面,是时候动手了!”

秦阳走出酒楼,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血衍和血长老也出来了,向守护塔的方向走去。

“待会护城大阵可能会被打破,我们去水牢,把玉刹带走,她应该知道秦阳在哪。”

血衍想趁机带走玉刹,问出秦阳的下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