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九霄帝主>第1827章 剑君绝

第1827章 剑君绝

本书:九霄帝主  |  字数:2304  |  更新时间:

秦阳提取到一段关键信息,这些事预言神尊之前没告诉过他。

预言神尊在永生之地里,窥见到了一些秘密!

正是因为这个秘密,预言神尊才会被九霄域的强者追杀。

“他窥见到了什么秘密?”

秦阳忽然有一种感觉,他就是一枚棋子,每一步都被预言神尊安排。

预言神尊帮助他来到九霄域,也许就是一个圈套!

这种感觉,令他愤怒!

“谁利用谁,还不一定呢!”

秦阳内心有强烈的杀机,他从一开始就信不过预言神尊,跟他合作,只不过是相互利用。

想要来到九霄域,单凭秦阳自己是不行的,得依靠预言神尊。

现在利用完了,等下次见到预言神尊,秦阳一定要杀了他!

“不知道他躲过那些强者的追杀没有?”

秦阳虽然想杀预言神尊,但是不希望他被那些强者抓住。

预言神尊一旦被抓,自己来到九霄域的事情也会暴露。

到时候引来无穷无尽的追杀,这不是秦阳所希望见到的。

秦阳希望,预言神尊死在自己手上!

他也很想知道,预言神尊在永生之地窥见到的秘密是什么?

若是预言神尊死在那些强者手里,这个秘密他就不能得知了。

“当务之急,是要提高自己的境界和实力,这样才有把握杀预言神尊。”

秦阳现在没有把握杀预言神尊,要是现在就遇上他,说不定危险的反而是自己。

预言神尊毕竟是永恒强者,而且还曾经到达过永恒第二步,虽然现在境界跌落了,但是手段依然深不可测。

在同一个境界,秦阳很难杀死他,必须要拥有绝对的力量,才有把握杀他。

接下来,秦阳在这个神城停留几天,详细了解东临州的情况。

他在一间酒楼里,坐在靠窗的位置,精神力释放出去,笼罩整间酒楼。

这间酒楼聚集了很多神灵,最适合打探消息。

秦阳只需要监听这些人的谈话,就能了解到不少信息。

他的精神力远超一般的初位神尊,只要不是神尊,就发现不了他在监听。

“刚刚接收到一个最新消息,噬神帝逃过了那些强者的追杀,不知躲在什么地方。”

这间酒楼共有三层,秦阳在第一层,二层有一道谈话,被秦阳监听到,立刻引起秦阳的注意。

刚才开口的,是一位中年男子,此人拥有初位神主境界,手上拿着一颗黄色珠子。

好像就是通过这颗珠子,让他接收到远在其他大州的消息。

“真不愧是噬神帝,在这种险境之下都能逃脱。”

中年男子身边,还有三个人,他们对中年男子的话没有怀疑。

“有噬神帝的消息了,噬神帝逃到赤明州之后,就摆脱了那些强者的追杀!”

酒楼第三层,也有相同的谈话,秦阳由此可以确定,这个消息是真的。

“赤明州……”

秦阳脑海浮现九霄域的地图,赤明州离东临州很远,几乎横跨半个九霄域。

九霄域虽大,但是传播消息很迅速。

秦阳发现不少人拥有一颗黄色珠子,那是一种传讯珠,能隔着几个大州接收信息。

预言神尊没有死,让秦阳松一口气的同时,也让他心中的紧迫感更加强烈。

接下来,预言神尊一定会躲在某个地方恢复境界,秦阳也必须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

“道友,我可否坐在这里?”

在秦阳思索时,一道声音突然打断了他。

一个白衣青年,来到秦阳的桌子面前。

他脸庞如刀削,五官棱角分明。

最让秦阳眼前一亮的,是此人的双眼有凌厉光芒,像是蕴含了两柄利剑!

“坐吧。”

秦阳打量一眼此人,就看出他的具体境界。

此人的境界是中位神君,身上好像只有一种力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剑修。

“在下剑君绝,敢问道友是不是剑修?”

白衣青年自报姓名,他之所以来到秦阳的桌子面前,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酒楼内没有其他空位了,第二个原因,是他感受到,秦阳身上有一道若有若无的剑意散发。

他刚才捕捉到秦阳的剑意时,心中一震,秦阳的剑意浩瀚如沧海,又蕴含有远古的剑意。

光从剑意上来判断,剑君绝就可以确定,秦阳所修练的剑法会比他高明。

“算是一个剑修吧,我叫孤鸿。”

秦阳觉得剑君绝很坦诚,靠近他不是有所企图。

“道友是剑仙门的剑修吧?道友身上的这种剑意,只有剑仙门的弟子才有。”

剑君绝不知为何,觉得秦阳身上有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息,明明境界比自己低,却看不透秦阳。

“不是,我只是一介散修。”秦阳摇头。

剑君绝听到秦阳只是散修,跟自己一样时,双眼顿时绽放光芒。

“既然孤兄无门无派,何不加入剑仙门,那是我们天下剑修心中的圣地。”

剑君绝不是东临州的人,他来东临州,就是想加入剑仙门。

如果能拉秦阳一起去剑仙门,以后互相有个照应。

“做散修惯了,不想过着被约束的生活。”

秦阳拒绝,他现在不需要依附任何一个势力。

“孤兄身为剑修,难道不想掌握剑道的最高奥义?”

剑君绝有些不理解秦阳。

“难道到了剑仙门,就能掌握剑道的最高奥义了?”秦阳笑道。

“进入剑仙门,不一定能掌握剑道的最高奥义,但不到剑仙门,永远掌握不了剑道的最高奥义!”

剑君绝脸色很严肃。

“为何?”秦阳见剑君绝这么严肃,就收起笑意。

“剑仙门有登仙剑阶,听说只有踏上剑阶,才能领悟剑仙意境,从而领悟剑道的最高奥义。”

剑君绝露出向往之色,天下剑修心中的最高目标,就是剑仙境界!

“登仙剑阶……难道我想领悟归元剑诀的最后三重,真要到那里?”

秦阳心中自语,如果真有机会掌握剑道的最高奥义,那他花一些时间去剑仙门又有何妨?

“想要踏上剑阶,需要什么条件?”秦阳问剑君绝。

“当然是成为剑仙门的弟子啊,不是剑仙门的人,人家怎么会让你登上剑阶?”

剑君绝见秦阳这么问,分明是心动了。

“成为剑仙门的弟子,又需要什么条件?”

秦阳心中感叹,因果真是在上演,他获得了归元剑诀,终究与剑仙门有一层因果。

“在路上,我与你详说。”

见秦阳意动了,剑君绝心中大喜,他先把秦阳拉到剑仙门再说。

他们走出酒楼后,一个黑衣青年冷笑。

他的桌子在秦阳旁边,听到了秦阳与剑君绝的谈话。

“剑仙门准备覆灭了,你们这个时候加入进去,是嫌活得太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